dcsimg


经费趋势

捐助数量

人权高专办2002-2015自愿捐助情况概览2015年的预算外捐赠数共达到1.258亿美元,比上一年(1.237亿美元)增加了1.7%。虽然这是一项可喜的改善,这些捐赠中的一些是针对人权先行行动计划、位于布隆迪、洪都拉斯和乌克兰的新驻地代表/代表处等新的和/或额外的活动,而非包括在人权高专办2014年-2017年管理计划中的常规工作。

利息和杂项收入等额外收入使得2015年可用收入总额达到了1.265亿美元,鉴于2015年开支总计1.287亿美元,人权高专办仍有280万美元短缺,这是连连续第六年出现实际收入低于开支的情况。尽管如此,自2010年以来的短缺都由此前的剩余经费进行了冲抵。这是由2005年-2009年期间当办事处处于成长期,因而获得的高于支出的基金储备冲抵的。连续六年为填补资金差距而进行的支取使得这些储备金逐渐达到运营所需的最低标准,办事处很快将无法支出高于年度捐赠的数量。

目前的经费挑战是人权高专办将在审议2014年后的优先事宜及预算时进行仔细研究的重要问题,以应对各方对人权高专办不断增加的需求及其资源限制方面的问题。与此同时,人权高专办必须加倍努力提高来自自愿捐赠的收入数量,并继续呼吁增加常规预算,以全面覆盖所有仍接受预算外资源的现有任务活动。


捐助者数量

2002-2015年人权高专办的机构捐助者数量(以及成员国捐助者数量)

2015年,人权高专办收到了来自62个成员国的捐赠,2014年收到65个成员国捐助,而2013年则是70个(2012年68个)。登记的机构捐助者数量共为71个,2014年和2013年则分别为71个和78个(2012年74个)。一个政府首次承诺提供资金,另有七个政府在经过至少一年的财务闲置后再次支持。

虽然高级专员反复呼吁扩大捐助者基础和支持办事处工作,仍有11个成员国离开了捐助者行列。

办事处在吸引新成员国支持的同时也坚持认为现有捐助对办事处至关重要。在过去三年中,只有50个成员国每年都捐款,而其余的35个国家则在相同的三年中至少捐助了一次。

在2015年捐助的62个成员国中,24个属于联合国西方和其他集团(WEOG),19个来自亚洲集团,9个来自东欧集团,7个来自拉美和加勒比集团(GRULAC),另有3个来自非洲集团。


人权高专办2012、2013、2014和2015年各区域集团的捐助者基础

常规预算和自愿捐助

总体上看,人权高专办有46%的经费源自于联合国常规预算(2014年的数字为46%,2013年的数字为44%,2012年的数字是42.5%),有54%来自于自愿捐助(2014年的数字为54%,2013年的数字为56%,2012年的数字是57.5%)。人权高专办收到的联合国常规预算份额的增长,归因于为覆盖条约机构加强过程和人权理事会设立的额外活动(包括调查任务)所分配的额外资源。

专项经费

虽然人权高专办2015年的经费总额小幅增长了1.7%,非专项经费占全部收入比例却(从2013年的54%和2014年的47%)降至37%。由于吸引更多地方基金支持外地活动的努力以及一些原本是非专项捐助方决定进行专项捐助,专项经费捐助则增加了近1400万美元(从6500万美元增至7870万美元)。办事处还从人道主义和发展等非人权方面的预算线中接收资金。

人权高专办在分配资源时需要灵活性和自主性,因而希望从捐助方获得非专项捐助。人权高专办继续通过所有适当机会来说服捐助方贡献更多不指定用途的资金,这使得44个捐助者提供的支持中至少部分是不指定用途的。

2002-2015年专用经费与非专用经费情况

可预测性

可预测性和可持续性对人权高专办能够以最低的灵活性和效率计划和落实活动至关重要。然而,在2015年初,人权高专办只能确定约3610万美元的认捐款,其中有3170万美元是多年经费安排的年度支付。2015年,人权高专办与13个捐助者商定了多年经费安排,包括9个成员国(比利时、中国、丹麦、芬兰、挪威、沙特阿拉伯、瑞典、瑞士和英国)以及欧洲委员会和三个基金会(美国犹太人世界服务、教育高于一切基金会及福特基金会)。

实物捐助

少数成员国,特别是设有人权高专办办事处的哥伦比亚、卡塔尔和塞内加尔,为人权高专办实地工作提供了实物支持,如租赁办公场所、公共设施和车辆等。

初级专业人员

部分成员国通过支持由纽约经济和社会事务部管理的联合国协理专家方案,向人权高专办提供了额外的间接财政支援。及至2015年12月31日,人权高专办共有30名由下列政府提供支持的协理专家(即初级专业人员):丹麦、芬兰、德国、意大利、荷兰、挪威、沙特阿拉伯、瑞典和瑞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