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simg


1993年6月14日至25日,奥地利维也纳—世界人权大会

1993年6月25日,世界人权大会上,来自171个国家的代表一致通过了《维也纳宣言和行动纲领》,从而成功地结束了为期两周的世界会议,并向国际社会呈现了加强世界各地人权工作的共同计划。

这次会议的一大特点是政府代表和国际人权界前所未有的高度参与。约7000名与会者相聚维也纳,审议并分享他们的经验,其中包括学术界、条约机构、国家机构和800多个非政府组织(NGO)的代表(其中三分之二来自基层)。

在向大会致辞时,联合国秘书长加利,对与会代表表示,《维也纳宣言和行动计划》的通过,是国际社会对促进和保护人权的再次承诺。他称赞扬大会为“下一个世纪的全球人权行动开创了新的篇章”。

《维也纳宣言和行动纲领》结束了一个针对世界人权机制现状的漫长的审查和讨论过程。它也标志着加强和进一步落实1948年以来基于《世界人权宣言》精心建立的一整套人权文书的工作迈上新阶。 

大会秘书长易卜拉•希马法尔先生在提交给最后一次全体会议的文件中提到,《维也纳宣言》为国际社会提供了一个新的“规划、对话与合作的框架”,它将有助于形成一个全方位的方法,以促进人权,吸引国际、国家和地方等各个层面人权活动人士的参与。

1989年联合国大会提议召开一个世界性的会议,以审议和评估自《世界人权宣言》通过以来在人权领域所取得的进展,并找出其障碍和克服障碍的办法。第一个关于人权的全球性会议是于1968年在德黑兰召开的。

按照1992年联合国大会第四十七届会议所确定的大会议程,还包含了检验“发展与民主” 以及“经济、社会、文化、公民和政治权利” 之间的联系,并评估联合国方法与机制的有效性,以便为确保联合国人权活动获得足够的财政和其他资源建议可行的方法。

显然,自1991年9月第一次筹备委员会会议(共四次)在日内瓦举行以来,筹备工作举步为艰,有时还存在着分歧,难点在于有关国家主权、普遍性、非政府组织的作用以及新的和改进后的人权文件的可行性、有效性和公正性等问题。

在这些和许多其他问题上寻求共同点体现为,在各国政府、数十家联合国机构、专门机构、其他政府间组织以及成千上万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权与发展非政府组织之间的激烈对话。

筹备进程包括在突尼斯、圣何塞和曼谷举行的三次主要区域会议。这些会议产生的宣言纳入了非洲、拉丁美洲及加勒比地区以及亚洲和太平洋地区尤为关心的问题以及这些地区看待问题的角度。此外,在欧洲和北美举行的非正式会议,以及在全世界举行的数十次得到社会各界人士广泛参与的卫星会议,亦对大会的筹备做出了极其宝贵的贡献。五月份举行的最后一次筹备会议上(此次会议经过一次续会后方告结束),筹备委员会准备了一份最终文件草案,由奥地利政府担任东道主并在维也纳由举行的大会据此开始了工作和最终谈判。

在维也纳达成一致、并经联合国大会第四十八届会议批准(1993年,第48/121号决议)的最后文件重申了历经四十五年演变的各项原则,进一步加强了在人权领域获取更多进展的基础。例如,通过认可在民主、发展和人权之间存在着相互依存的关系,为今后国际组织和国家机构在促进所有人权(包括发展权)方面的合作铺平了道路。

同样,大会为促进和保护妇女、儿童和土著人民的权利迈出了历史性的新步骤,其方法是支持创立“暴力侵害妇女问题特别报告员”的新机制;呼吁在1995年前普遍批准《儿童权利公约》在1995年前得到普遍批准;建议联合国大会宣告一个世界土著人民国际十年。随后,大会通过了这一建议。

 维也纳宣言还就加强和协调联合国系统的监测能力作出了具体的建议。它呼吁联合国大会设立一个人权事务高级专员职位。 此职位随即根据大会第48/141号决议,于1993年12月20日设立。由秘书长提名的首任高级专员—何塞•阿亚拉-拉索先生,与4月5日正式就任。

《维也纳宣言》进一步强调了早日批准其他人权文书的重要性,以及为作为该届世界大会秘书处的人权中心增拨资源的需要。

弗尔先生在他的大会总结性发言中讲到,“这一宣言的通过,意味着联合国成员国已庄严地承诺,将尊重人权和基本自由,并采取单独和集体的行动和方案,使每一个人都能够真正地享有人权。”

(摘自:新闻部/ 1394/Rev.1/HR-95-93241,1995年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