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人权融入发展和经济领域

问题相关性

近期诸如阿拉伯起义和全球金融危机等事件明显强化了人权、发展、和平与安全之间的相互依赖性;这三者是联合国的基本支柱,也是《联合国宪章》的基石。这些事件表明,缺少促进包容性和参与性发展的措施的经济增长是不可持续的。的确,在经济领域问责和法治的缺乏、不平等、腐败、公共资源管理不当、紧缩措施和制约不断在世界许多地区引发民间动乱,转而损坏长期发展和增长的可持续性。迫在眉睫的冲突和各国崩溃的预警信号来源于对经济、社会和文化领域基本权利的持续否认。除非解决发展和经济领域存在差距的潜在原因,否则将导致循环往复的暴力行为、不断缩小的民主空间、根深蒂固的歧视以及对法治的公然漠视。

东帝汶妇女和儿童寻找易拉罐卖钱。©联合国/Martine Perret
东帝汶妇女和儿童寻找易拉罐卖钱。©联合国/Martine Perret

金融危机和对自然资源所有权和控制权不断加剧的竞争在许多地方转变成了对获得工作、教育、健康、社会保障、食物、住宅、水和其他基本需求的严重否认。这些也导致了前所未有的移徙潮和难民潮。在这种情况下,妇女、儿童、土著人民、移徙者、弱势群体和边缘化群体成员经历着极其沉重的苦难。各种形式的歧视和极端主义加剧了这种苦难。此外,当那些被国家发展议程排除在外的人们对长期遭受的践踏和歧视进行抗议时,危机经常导致对公民和政治权利的严重侵犯。他们对公平分享和消除不平等结构的呼吁经常遭遇那些权力和现状受到威胁者的武力手段。

这些问题一方面指向经济力量和行动者范围和影响间的偏差,另一方面指向各国通过保护人权免受践踏以履行人权义务的政治意愿和能力。不断变化的国际外国投资形式和新经济实体日趋强大的作用展现了新的挑战,包括有关企业对尊重人权的遵从、问责和职责。

各国经常在未充分承认其相应的人权义务和责任的情况下,贸然追求有关自然资源的使用以及保健、教育、水、卫生设施和住房等基本社会服务和物品的获取和供应的政策和方案。特别是各国经常未能履行职责,以人民主动、自由、有意义的参与为基础制定发展政策,行动者间对于适用于工商企业标准的认识有限,进一步阻碍了有效预防和缓和由商业活动产生的任何负面人权影响。诸如国际金融市场和贸易等全球化体系在人权没有保障的情况下运转。粮食商品中的投机交易是引发2007至2008年粮食危机的因素之一,这是由国际投资市场中逃出住房危机的资金流入而引发的。粮食出口国通过的出口禁令进一步加剧了粮食价格的急速上涨。尤其是在贫穷的粮食进口国家,缺乏对人权的保护导致了严重的粮食不安全和饥饿。

对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负面结果,世界还未作好先发制人和迅速响应的准备。对金融机构的纾困通常有紧缩措施紧随其后,这构成了响应危机的一般政策,而这种反应对于边缘化群体和移徙者感受到的苦难来说是不成比例的。尽管紧缩措施已越来越多地被证实对人权和长期经济增长同时产生了威胁,但其仍在有限的政治阻力下进行落实。危机揭露了国际货币和金融架构的系统缺陷,其中包括缺乏对监管者和金融机构的问责。

自从在2000年千年首脑会议上通过以来,八项千年发展目标(MDGs)已将贫困情况提升为引发国际关注的问题。然而,在目标的构想和落实方面都发现了许多缺陷。同样地,千年发展目标背离了其本应实现的2000年《千年宣言》中的愿景和基本原则。这些缺陷包括缺乏主题平衡以及在诸如个人安全、司法行政和政治参与领域中对公民和政治权利的漠视;细分化不明确,尤其是有关定性方面和全球目标、子目标和指标与人权条约标准的不一致;全球目标在国家层面的不当运用;未能解决歧视和愈演愈烈的不平等现象;对过程和结果的薄弱问责制;以及非参与过程和对过程方面的普遍漠视。

面对现存挑战,2015年后发展议程提供了一个关键机遇,强有力地提倡对人权透明、问责、参与、不歧视原则和人权政策一致性在贸易、投资、经济、监管和发展领域内的广泛融入。在不断全球化的世界,必须提升国际合作,促进人权义务和责任的履行以及有效调动实现人权所需的最大可用资源。

关注领域

  • 发展权
  • 2015年后发展议程
  • 土地、水和卫生设施以及住房权利
  • 工商业与人权
  • 公共政策和预算程序
  • 社会及文化权利
分享该页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