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强平等并对抗歧视

问题相关性

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反对种族主义游行。海报上写着“团结起来反对种族主义”。© EPA / Anders Wiklund
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反对种族主义游行。海报上写着“团结起来反对种族主义”。© EPA / Anders Wiklund

消除所有形式的歧视已经成为联合国自成立以来最核心的目标之一。在法律面前的不歧视和平等是组成国际人权法的基本原则以及人类尊严的基本要素。的确,国际人权框架是根据平等尊重所有人和免受任何理由的歧视的基本前提建立和运作的。然而,在太多国家里,人们行使权利时还会继续受到基于种族、肤色、国籍、族裔或社会出身、语言、性别、宗教、政治或其他见解、家世、出生、种姓、年龄、残疾、健康状况、移民身份、性取向或性别认同等理由的排斥、边缘化、区别对待和限制。那些受到多重形式歧视的人们身上的负担更加沉重。

歧视也是冲突的根本原因之一以及暴力的表现形式,尤其是针对妇女和女童的歧视,这一问题在全世界都没有得到缓解。在经济危机时期,不平等可能会进一步恶化,弱势和边缘群体成员在行使权利时面临着更加严重的风险、排斥和障碍。他们中的许多人都面对仇外心理,这可能会受到紧缩措施或加强移民法的推波助澜。与此同时,近年来,全球人民艰难地寻求伸张权利,尤其是那些边缘化人群。

尽管国际和国家层面都做出了努力,受歧视群体仍然会面对不容忍和暴力。现有的国际法律文书和标准并不足以融入国内法律体系,国家政策和国家保护框架或机制也并未强大到能够打击所有形式的歧视。事实上,国家法律、机构和做法可能会延续直接或间接的歧视。在许多国家,政治过渡已经带来了积极改变,但也带来了由于社会动乱和不稳定、国家管制的侵蚀以及暴力加剧导致的其他风险。这导致保护少数群体变得更加困难,尤其是针对民族、种族和宗教仇恨的煽动。(1)一些情况下,传统或文化信念和做法会限制妇女享受自由、参与政治生活以及其他形式歧视的受害者行使权利的能力。


(1)这里所用的煽动仇恨一词参照《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0条:“任何鼓吹民族、种族或宗教仇恨的主张,构成煽动歧视、敌视或强暴者,应以法律加以禁止。” 同时参考人权事务委员会颁布的第34号一般性意见(见解和言论自由)以及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颁布的第35号一般性建议(打击种族仇恨言论)。

分享该页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