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simg


善治与人权

概览

什么是善治?

“善治”并无单一而详尽的定义,它的范围也无固定界限,而是要求得到普遍认可。这一术语的应用有很大弹性;这既是优势,也是造成操作层面上困难的原因。根据具体环境和探求的最主要目标,善治多次被表述为包含以下内容:对人权的充分尊重;法治;有效参与;多角色伙伴关系;政治多元化;透明而可问责的程序与制度;高效的公共部门;合法性;知识、信息与教育的可获得性;人民的政治赋权;平等;可持续性;能够增强责任感、团结和包容的态度与价值观。

然而,在很大程度上存在共识,即善治关乎政治与体制进程以及被视为实现发展目标所必需的成果。善治也被表述为公共机构开展公共事务、管理公共资源、确保实现人权的过程,且不存在滥用和腐败并尊重法治。“善”政的真正考验在于它在何种程度上兑现承诺的人权:包括公民、文化、经济、政治和社会权利。关键问题是:治理机构是否有效保障健康、适足住房、充足食物、素质教育、公正司法和个人安全的权利?

善治的关键特征

前人权委员会的文件已经明确了善治的概念:在第2000/64号决议中,委员会将善治的关键特征确定为:

  • 透明性
  • 责任性
  • 问责性
  • 参与性
  • 回应性(回应人民的需要)

决议联系善治与可持续的人类发展,强调问责、参与和享有人权等原则,并拒绝发展援助的惯例方法,从而对基于权利的发展方法表示间接支持。

第2000/64号决议明确将善治与有助于人权享有并“推进增长和可持续的人类发展”的有利环境联系起来。决议强调了需要外界帮助的国家为确保善治而进行发展合作的重要性,认识到伙伴关系对于发展合作的价值以及惯例方法的不合时宜。

善治如何与人权相联系?

善治与人权相得益彰。人权原则提供了一系列价值观以指导政府和其他政治与社会行为者的工作。它还提供一系列实施标准,违反标准的行为者可能受到追究。此外,人权原则为善治的具体内容提供信息:人权原则可能有助于立法框架、政策、方案、预算分配和其他措施的制定。

另一方面,如果没有善治,就无法持续地尊重并保护人权。人权的落实依赖于有利的环境。这包括合适的法律框架和制度,也包括负责应对人民权利和需要的政治、管理与行政程序。

善治与人权之间的联系可以总结为四个方面:

  • 民主体制

在人权价值观的指导下,善治的民主体制改革为公众参与决策开辟了新途径,不论是通过正规机构还是非正式磋商。民主体制还能建立将不同社会组织纳入决策进程(特别是本地决策)的机制。最后,它可以鼓励民间社会和本地团体规划并表达其在重要问题上的立场。

  • 提供服务

在政府为公众提供服务方面,善治改革促进了国家履行责任、提供保护众多人权(例如教育权、健康权和食物权)所不可或缺的公共品的职能,从而推进人权。改革倡议可以包括:问责和透明机制,确保所有人能够获得服务、接受服务的具有文化敏感性的政策工具,公众参与决策的途径。

  • 法治

在法治方面,具有人权敏感性的善治倡议对立法进行改革,并协助各个系统,包括刑罚体系、法院和议会等,从而更好地落实立法。善治倡议可以包括:提倡法律改革,提高国家和国际立法框架问题上的公众意识,能力建设或机制改革。

  • 反腐

在反腐方面,善治的做法依赖于问责制、透明性和参与等原则,从而形成反腐措施。倡议可以包括:设立反腐委员会等机构,创建信息分享机制,监督政府使用公款和落实政策等。

善治、人权与发展

国际社会已在多项宣言和其他全球会议文件中对善治、人权和可持续发展的内在联系进行了直接或间接的表述。例如,《发展权利宣言》宣称,每个人和所有各国人民“均有权参与、促进并享受经济、社会、文化和政治发展”(第一条)。在《千年宣言》中,全球领导人申明了推动民主、加强法治以及尊重包括发展权在内的国际公认人权和基本自由的承诺。根据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战略文件《联合国与千年发展目标:核心战略》,“千年发展目标必须服从《千年宣言》的一般准则和标准”,包括关于“人权、民主和善治”的内容。

主要国际人权文书中的善治概念

从人权视角来看,善治的概念可以联系主要国际人权文书所载的原则和权利。《世界人权宣言》第二十一条承认参与式政府的重要性,第二十八条则称,“人人有权要求一种社会的和国际的秩序,在这种秩序中,本宣言所载的权利和自由能获得充分实现”。两项《国际人权公约》的内容更为具体,关注政府在确保尊重和实现所有人权问题上的义务和角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条要求各缔约国尊重并确保公约所承认的权利,并采取必要步骤使这些权利生效。特别是,各国应该为权利遭到侵犯的个人提供有效补救措施,并提供公平而有效的司法或行政机制,以界定个人权利以及对这些权利的侵犯。在《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之下,各国有义务采取措施,旨在以一切适当的手段逐步全面实现公约承认的权利。

人权条约监督机构已对善治的不同要素予以关注。在关于食物权的第12号一般性意见中,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委员会称:“善治对实现所有人权至关重要,包括在消除贫困和确保所有人拥有满意的谋生手段方面。”儿童权利委员会在多个场合关注政府为了儿童利益协调政策的职能问题,以及服务和决策的分散问题。委员会还关注了实现公约目标的一大主要障碍——腐败问题。人权事务委员会通常关注有关各国在司法行政背景下适足的补救、正当程序和公平审判问题。委员会时常强调独立而称职的法官对保护公约所载权利的重要意义。

 

分享该页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