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for news printout

联合国人权事务副高级专员弗拉维亚∙潘谢里(Flavia Pansieri)女士在保护所有移徙工人及其家庭成员权利委员会第二十届会议上的讲话

纪念《保护所有移徙工人及其家庭成员权利国际公约》生效十周年,就工作场所的剥削和保护问题举行一般性讨论

2014年4月7日

主席先生,
尊敬的委员会成员,
各位阁下,
女士们,先生们,

我很高兴在此欢迎各位来到威尔逊宫与移徙工人委员会一同就工作场所的剥削和保护问题进行一般性讨论。

我也很荣幸能跟大家一起庆祝《保护所有移徙工人及其家庭成员权利国际公约》生效十周年纪念。

国际劳工组织的米歇尔•雷顿(Michelle Leighton)女士作为主旨发言人,将与今天在座的各位小组专家一同为本次讨论贡献多重视角和经验,大家都十分期待听到他们的发言。和委员会的成员一样,他们来自不同的背景,但对人权有着同样庄严的承诺,特别是移徙工人的权利问题。我要对雷顿女士以及各位尊敬的小组成员表示热烈欢迎。

女士们,先生们,

众所周知,《世界人权宣言》承诺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每个人都有权享有所有权利和自由,不得加以任何区别。放眼当今全球各个国家移徙者的状况,这一承诺似乎有些空洞。虽然所有移徙者都容易遭受人权侵犯,但那些非正规移徙者在移徙过程的各个阶段更容易遭受歧视、排斥、剥削和虐待。

今天,全球有超过2.32亿名国际移徙者。但这一群体大都仍为“隐形人口”。许多移徙者,特别是非正规移徙者,通常在阴影下生活和工作,不敢投诉,被剥夺我们认为理所应当的权利和自由,不成比例地遭受歧视和边缘化。

早在2006年,在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的带领下,由16个有关移徙的联合国和其他国际实体构成的机构间团体——全球移徙小组召开会议,表达对移徙者这一极端弱势群体现状的深深关切,并指出国际移徙者可能所处的非正规状况并不应该成为其权利被剥夺的理由。除了被记录在案的移徙者在非正规状况下遭受的歧视、排斥和剥削外,全球移徙小组还指出,这些人还更易成为排外分子、种族主义者、肆意妄为的雇主以及贩运犯和走私犯的目标。因为性剥削的风险极高,非正规状况下的妇女倍加危险。

大多数非正规移徙者处于社会边缘并经常无法参与正规经济活动,他们在劳动力市场低技能和不受管理的领域工作,通常从事肮脏、高危和困难的工作:与“体面的工作”背道而驰。除了工作环境危险,他们的劳动权鲜有或不受保护。他们经常在剥削性环境下工作,包括面对暴力、酷刑和强迫劳动,因为非正式的境况很少能寻求救助。根据国际劳工组织,约有2100万人正受困于强迫劳动,其中约有1900万人受到个人业主或企业的剥削,估计约有450万人为强迫性剥削的受害者,主要相关领域为家政、农业、建筑、制造和娱乐。

女士们,先生们,

高级专员已将促进和保护所有移徙者的人权作为人权高专办工作的有机组成部分。高级专员表示,“保护移徙者刻不容缓,是日益严峻的人权挑战。政府有义务确保针对移徙者及其社区的仇外暴力、种族主义以及相关不容忍现象在其社会中无容身之地”。

人权高专办关于移徙战略的一大重要部分为推动对所有移徙者的有效保护,不论其身处何地,法律地位如何。权利受到保护的移徙者可以有尊严并安全地生活,比起那些被剥削、边缘化和排斥的移徙者,他们能在经济和社会层面更好地奉献社会。

各位阁下,

30多年前,各国承认移徙者需要特定的保护并开始审议我们现在拥有的这份《公约》:《保护所有移徙工人及其家庭成员权利国际公约》。该公约并未给移徙者创造更多的权利或新的权利,也并未迫使各国监管非正规移徙工人的状况。公约并未超出一般性国际人权标准对所有人的保护范畴。但是,公约给予这些标准具体的形式,以使其在移徙的特定背景下依然有意义。今年是公约生效十周年纪念,正是商定公约的各国打破政治意愿中的障碍、批准并落实这一重要条约的时刻。

女士们,先生们,

在2013年10月的国际移徙和发展问题高级别对话上,联合国会员国再次确认有效保护所有移徙者的权利和基本自由的必要性,不论其移民身份如何,并尊重移徙者在工作场所的权利。他们明确宣称“将融合了发展且尊重人权、有效且具有包容性的国际移徙议程作为目标”。这是一个坚定的承诺,且是明年在2015年后框架中通过基于权利的移徙愿景的基础。

最后,我要向保护所有移徙工人及其家庭成员权利委员会表示敬意,委员会凭借自己的能力和贡献协助缔约国遵守并落实其在公约下的条约义务。委员会明确表明,虽然各国有确定进入并逗留该国的条件的主权权利,但各国也有尊重、保护并实现所有其管辖范围内个人人权的义务,不论其国籍、出身以及移民身份如何。

人权并不单单知识一种向往。人权不是慈善事业。人权是每个人不可剥夺的权利,不论其身在何处且地位如何。

感谢各位的聆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