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simg


Header image for news printout

使用雇佣军问题工作组结束访问科摩罗的声明

莫罗尼,2014年5月16日

女士们,先生们,

我和我的同事加博·罗纳仅代表使用雇佣军问题工作组向科摩罗联邦共和国政府致谢,感谢其邀请和访问准备阶段及期间的配合。我们对此次访问期间会见的所有行政、立法和司法机关代表,民间社会成员,外交使团和联合国机构代表表示感激,感谢他们促成成果颇丰的讨论。由于技术原因,工作组对未能按原计划访问昂儒昂岛表示遗憾。但我们得以会见正在莫罗尼访问的昂儒昂州长,我们对他同意会面表示感谢。

此次新闻发布会的目的是在我们向2014年9月举行的人权理事会提交报告前先提出一些初步意见。

我们对科摩罗联邦从独立之初至受外部势力控制的漫长动荡时期中与雇佣军相关的复杂历史感到震惊。我们发现联邦内部的分裂主义危机加剧了这种动荡局势,并听取了有关该国历时三十载的动荡局面和马约特岛争端关系的证词。

我们还注意到,虽然科摩罗已于2001年通过宪法,并于2009年通过有关总统任期制的修正案等重要进步,以推翻统治政权,使国家局势动荡并受到削弱为目的的雇佣军现象目前仍对该国人民和机构具有持续性影响。科摩罗建国之后受到的袭击影响了该国的可持续发展。这一形势的直接和间接后果包括:国家机构的脆弱性及缺乏协调,科摩罗的资源稀缺无法满足人民的需求,因而不能保障其经济、社会、公民和政治权利。雇佣军问题的其他严重后果还包括对该问题的有罪不罚文化,不能满足公民需求的司法系统,缺乏长期的机构记忆和公共政策远景。虽然雇佣军参与了大多数政变并犯下严重的人权侵犯罪行,科摩罗至今未对任何一起雇佣军相关案例进行审判。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参与雇佣军活动的外国人并未在其原籍国受到审判(个例除外),这进一步加剧了有罪不罚现象。

我们注意到,科摩罗人民曾深受雇佣军之害,但雇佣军却始终受益于相关国家政治阶层内部的复杂性。这一事实进一步削弱了科摩罗,使之难以应对雇佣军的威胁,并损害了科摩罗人民的自决权。

2013年4月,一些科摩罗人和外国人被怀疑犯下危害安全和国家罪,这显示出该国持续的脆弱性。我们对该事件尚未得到解决感到遗憾,并鼓励科摩罗立即在符合国际法规定的司法保障下对疑犯进行审判,若不能确认其指控则应立即将其释放。

工作组对该国指定一个特别法庭来审理损害国家安全相关的案件,且被告不能就案情实质对该法院的决定上诉表示担忧。工作组强调,上诉是所有被定罪者的基本权利,并鼓励科摩罗考虑取消特别法庭,并将与国家安全相关的案件交至胜任的重罪法庭处理。

我们的报告将包括协助科摩罗更好地保护人民人权和自决权的建议。在这些建议中,我们可以发现,科摩罗国家和人民有必要通过历史记忆、文件和数据收集来建立起雇佣军在过去和现在带来的后果之间及其与国家动荡之间的联系,从而防止历史重演。

工作组发现,数据和书面信息的缺乏阻碍了科摩罗政府对雇佣军问题的原因进行深入分析,从而吸取过去的经验教训。我们还鼓励政府在记录这些事实及其原因方面寻求其他国家的合作。

工作组对科摩罗联邦2004年批准非洲统一组织关于雇佣军问题的公约表示欢迎,并建议科摩罗也考虑批准联合国关于雇佣军问题的公约,并通过国家立法对雇佣军相关活动定罪。我们了解到,科摩罗联邦已开始批准两项重要人权国际条约:《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经济、社会与文化权利国际公约》,我们鼓励其完成批准过程。

我们还认为,有必要通过更多打击雇佣军的预防性战略,例如加强法律框架,机构能力建设,加强并在机构间实现更好的协调,对公务员的培训和评估。科摩罗还可以考虑与该地区各国签订合作协议,以预防此类行为在未来发生。

政策宣传和促进人权也对公民全面参与政治生活十分必要。

最后,工作组的任务还包括私营安保公司的活动。在此次访问中,我们注意到科摩罗有必要通过规范这些公司活动的国家立法,如获得许可,登记注册,培训员工以及控制其活动以防止出现与雇佣军相关和可能导致侵犯人权问题的行为。这一框架还应确立私营安保公司员工在侵犯人权方面的责任,并确保任何受害者能通过司法途径获得补救。

谢谢大家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