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for news printout

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助理秘书长伊万·西蒙诺维奇的媒体声明,有关乌克兰人权状况的第二份报告发布,基辅,2014年5月16日

女士们、先生们,
 
这是此次危机开始后我第三次访问乌克兰。访问适逢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发布第二份关于乌克兰人权状况的报告。报告基于联合国驻乌克兰人权监察团的调查发现。报告列举了已取得的进展以及乌克兰当前的人权挑战,尤其是在该国东部和南部。
 
昨天,我有幸与政府官员、监察员和民间社会代表讨论了报告及其建议。
 
所参加的讨论富有建设性,我们得以交换意见,探讨了多项政府可以当即采取措施予以落实的重要建议。我已经强调,政府务必立即对建议作出反应,从而帮助缓解总统大选前的紧张局势。
 
4月15日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发布的首份报告基于我此前两次访问以及联合国驻乌克兰人权监察团前几周的监测。我们试图反映全局,聚焦人权侵犯的根本原因,包括长期未能尊重法治、缺少对安全部队的问责、腐败、管理不善及其对经济和社会权利的影响。我们也提出了对广场抗议活动相关的侵犯、对当前其他人权侵犯(尤其是在克里米亚和东部地区)进行问责的重要性。上一份报告也写入了覆盖面较为广泛的长短期建议。
 
在这今天发布的第二份报告中,我们首先着重关注了当前乌克兰东部和南部的人权挑战,以及首份报告所提建议方面的进展。它还写入了与上份报告不同的具体建议,这在总统选举前夕尤其重要。
 
报告描述了该国东部和南部人权状况令人不安的恶化情况:采取违法行动的武装组织数量有所增加——乌克兰人权监察团已获悉112起非法拘留的案件,我们对其中49人的下落和境况依然表示担忧。这种侵害行为明显反映了该国这部分地区的法律和秩序已经崩溃。此外,根据我们从政府和民间社会来源收到的信息,在东部及南部的暴力冲突和安全与执法行动期间,共有127人被害。这令人深为不安。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尽管抗议者人数并未大量减少——不过我们所指的仅是少数几座城市的几千人而已——但这些抗议中武装人员和武器数量越来越多。
 
警察往往人数不足,或未能采取措施预防冲突。在敖德萨,这似乎推动了5月2日的悲剧事件。48人的死亡本应该且本可以避免。我呼吁当局调查谁是杀人事件的直接肇事者,为什么安全部队未能及时而果断地采取行动:对这场悲剧需要有充分的澄清和广泛的问责。在另几起事件中——所幸这些事件并不那么严重——用以规范行使集会自由权的具体法律的缺失恶化了局势,因为所有对集会自由的限制有时都具有任意性,也更有争议。然而,和平集会和某些只能被界定为暴力的行为间存在显著差距,后者对安全和公共秩序构成明显的威胁。按照国际法,务必要允许和平示威,执法官员必须接受适当的培训,从而根据国际人权标准处理集会和抗议事件。另一方面,政府在绝对必要时使用武力受到国际法律与标准的严格规范。
 
在东部,煽动暴力的仇恨言论与随后的暴力现象似乎相互促进。暴力为更多的仇恨言论提供了理由。这种恶性循环必须打破。乌克兰的危机从广场抗议(2013年11月至2014年2月)开始爆发,克里米亚局势发生动荡,当前东部地区武装组织的活动及安全与执法行动的应对方式中都出现了非法行为,而敖德萨又发生了5月2日暴力事件——自从这一系列情况发生以来,联合国人权监察团已收到信息称约有250人遇难,包括当地居民、国际安全部队和武装组织。
 
必须立即制止越来越多抗议者获得军备并转变为准军事组织的情况。武装组织应该立即解除武装。任何能够影响这些武装组织的人员应该建设性地利用其影响力,避免进一步的暴力。任何煽动暴力、为抗议者提供武装、将他们变成准军事部队的人要为这些悲剧结果负责。
 
从一开始,我就不断提出有必要立即限制仇恨言论的使用。这也成了5月25日总统选举前夕令人疑虑的重要问题。我呼吁所有总统候选人利用总统选举前剩下的时间向乌克兰人民传达和平与和解的讯息。
 
乌克兰已经宣布了宪法修正案,并有意向通过全国磋商讨论修正案,这是缓解紧张局势、创造有利于落实日内瓦协定的氛围的正确方式。不过正如昨天与我开展会谈的民间社会代表所言,这些全国磋商应该是包容且向民间社会开放的,包括来自该国东部持和平态度但又批评政府的代表。
 
政府和国际社会都应该传达明确的讯息:若实施犯罪则必受追究,不论施害者的族裔或政治派别如何。在当前局势下,每个人都是输家:不论是乌克兰族还是俄罗斯族,不论是说俄语还是说乌克兰的人,并且在区域层面有更大的负面影响。然而我坚定地相信,现在还没有到达无可挽回的程度,我们不能走到那一步。联合国与所有族裔或政治派别的乌克兰人并肩协作,一同防范这类结果的出现。
 
根据联合国大会关于乌克兰领土完整的第68/262号决议,报告还写入了一个关于克里米亚局势的章节。从人权视角来看,有必要不让发生改变的现行法律框架对克里米亚居民的人权产生负面影响。不论公民身份如何,生活在克里米亚的人们应该拥有平等获得就业、教育、健康和其他社会服务的权利。
 
应该特别关注克里米亚鞑靼人的状况以及他们作为土著人民的权利。昨天,我有幸与德高望重的鞑靼族领导人耶米列夫(Jemiliev)先生进行了交流。5月18日鞑靼人被迫离开克里米亚的70周年纪念活动应保持平静,他们的自由集会权应得到充分尊重,这都十分重要。所有相关方应保持克制:现状已经足够艰难了。
 
在接下去几天内,我计划访问顿涅斯克和敖德萨,之后在5月19日返回基辅。我可以借此跟进这份报告中强调的一些严重人权侵犯现象,以及5月6日以来出现的某些人权问题——这一天是联合国人权监察团报告所载内容的终止日期。
 
顿涅斯克和卢甘斯克地区举行了不合法的公投,总统选举也即将举行,缓解紧张局势至关重要。

下一份关于乌克兰人权问题的报告计划在6月发布。报告将尤其强调人权状况的进步,以及紧张的政治和安全形势对生活在乌克兰的人民,尤其是该国东部人民社会和经济权利的负面影响。 

谢谢各位,下面我将回答各位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