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for news printout

关于乌克兰人权状况的互动对话

2014年9月24日

主席先生,各位阁下,女士们,先生们,

我很荣幸能够出席此次关于乌克兰人权状况的讨论。根据理事会第26/30号决议呈交的报告囊括了2013年11月21日至2014年9月5日间的情况。它就人权高专办于2014年4月15日至8月29日间发布的5份报告所载的关键人权发展和担忧进行了简述。联合国驻乌克兰人权监察团目前发布的5份报告对乌克兰在过去6个月中的人权状况提供了非常全面的评估。诸位可在面前这份报告的附录中进行查看。下一份报告将于9月30日发布。在本次口头介绍中,我也会就此介绍最新情况。

我想向乌克兰政府自2014年3月部署联合国人权监察团以来开展的开放且具建设性的合作表示感谢。人权高专办期待将此项积极互动继续下去。我们亦对欧安组织紧密且卓越的协作表示感谢。

主席先生,各位阁下,女士们,先生们,

乌克兰人权监察团的部署源于该国两次重大的人权挑战。其一,是独立广场示威活动期间所犯下的严重侵犯人权现象;其二,则是与克里米亚人权状况相关的担忧。

我们忆及独立广场示威活动在2013年11月至2014年2月期间导致了121人的死亡。此外,还有大量示威者遭到执法官员酷刑和虐待的报告。然而,独立广场示威活动亦揭示且进一步加剧了乌克兰社会中根深蒂固的分裂和因前任政府缺乏善治和法治而产生的长期不满。

普遍的反俄言论,特别是所谓的“右派”言论与俄媒使用的夸大宣传和恐惧战略一道,扩大了已极不稳定的环境。当时,乌克兰人权监察团,以及于3月访问乌克兰的少数群体权利问题特别报告员都未确认针对俄语少数群体的迫害和歧视。此外,在独立广场示威活动期间和其后,乌克兰社会中,特别是极端民族主义者和亲俄派之间出现了显著分裂。乌克兰东部激进团体在外部因素的帮助下导致该国东部的危机持续加剧并达到高潮,且这些危机至今仍然存在。

将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联邦也引起了一系列人权挑战。今年2月末,被普遍认为来自俄罗斯联邦的准军事组织、所谓自卫团体以及没有任何标识的士兵被指大量出现,特别是在3月16日举行不合法“公投”的情况下。所谓自卫团体被指犯下侵犯人权现象,包括绑架、强迫失踪、任意拘留、酷刑和虐待。投票者无法自由践行其持有观点和言论自由权利的报告也持续存在。

在克里米亚引入俄罗斯联邦立法已危害到言论自由、和平集会、结社、宗教或信仰自由。“国有化”、实权当局及所谓克里米亚自卫团体非法征收财产的决定侵害财产权。拒绝成为俄罗斯公民的克里米亚居民受到的影响尤为严重。表明“亲乌克兰”立场的人面对着恐吓。与此同时,其他乌克兰人,特别是克里米亚鞑靼人则面对着歧视,且在教育、就业和财产权方面尤为严重。克里米亚鞑靼人领袖被禁止进入克里米亚地区,克里米亚鞑靼人活动家面对迫害和享有权利方面的限制。近期克里米亚鞑靼人活动家纳迪尔•波基洛夫(Nadir Bekirov)被禁止参加本周于纽约举行的土著人民世界大会即是一个证明。此外,针对所谓克里米亚自卫队所犯下的侵害人权现象指称并未开展任何严肃调查。国家紧急服务署的数据表明,及至9月18日,来自克里米亚的境内流离失所者人数为17294人。

根据联合国大会关于乌克兰领土完整的第68/262号决议,尽管乌克兰人权监察团仍未被允许进入克里米亚,它依旧持续监测该地区的状况。乌克兰人权监察团近期再次向地方当局提交了一份访问克里米亚的要求。

主席先生,各位阁下,女士们,先生们,

在过去6个月中,我们看到了乌克兰东部和近期在该国东南部的人权状况出现了显著恶化。

目前记录在册的死亡统计表明,假如将马航飞机失事事件的298名受害者计算在内,那么截至9月21日已有3543人丧生。请允许我补充一点,这已数字仅涵盖现有信息来源所记录的死亡人员,而实际数量可能要大幅高出这一数字。

我们的报告表明,杀戮事件出现了大幅上涨,特别是在7月中旬到8月末之间。在4月中旬至7月中旬,即我们的前4份报告所涵盖的时间段中,我们的人权监察员的记录表明平均每天至少有11人遭到杀害。在7月中旬到8月中旬期间,该数字增至愈3倍,达到平均每天36人丧生。自报告截止日期以来,该数字还在持续上升。至9月5日停火时,每天平均已有42人丧生。在9月5日签署停火协议后,我们看到杀害事件大量减少,平均每天丧生的人数已降至10人以下。

乌克兰人权监察团持续记录武装团体在其所控制区域实施的侵犯人权现象,包括绑架、杀害、身心酷刑、虐待和其他严重犯罪。他们实施绑架以获取赎金和强制劳役,并用以交换乌克兰当局拘留的战斗人员。这是法律和秩序的完全崩坏。法治已被恐惧和恐吓统治所替代。

被武装团体拘留者的确切数量据估计约有500至800人。虐待囚犯的情况持续存在。近期在顿涅茨克,一名被怀疑担任乌克兰武装部队炮兵侦查员的妇女遭到了严重殴打。一名帮助冲突地区境内流离失所者和其他脆弱团体的民间社会志愿者遭到逮捕。他被胁至附近的森林并被强迫为自己挖掘坟墓,且遭到了严重殴打。这两人随后都被释放,而其他仍在押人员所遭受的待遇可能更为恶劣。这种行为只可能加剧乌克兰社会中已极为深化的分歧。

在政府重获控制权的地区,充分和公正地调查武装团体及政府自身部队所犯人权侵害现象和侵犯行为的指称极为重要,特别是志愿营。鉴于对报复的恐惧,许多受害者仍害怕站出来。

自4月中旬至8月16日,愈1000人被顿巴斯地区的警察和乌克兰安保部门拘留。这些人和乌克兰所有其他囚犯一样享有程序公正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权利。

在该背景下,新的反恐法也令人担忧。这些法律实质上拓展了检察官的权力,并将防范性拘留时长由60小时延长至30天。这不符合国际人权标准。

我在拘留所中见到了斯拉维扬斯克前任市长内里阿•施特帕(Nelia Shtepa),他的案件表明冲突可影响双方的人民。施特帕女士于4月17日至7月5日期间遭到武装团体拘留,并在政府军接手时获释。然而获释后,她立即再次遭到逮捕,于一周后的7月12日被乌克兰方面拘留。

主席先生,各位阁下,女士们,先生们,

境内流离失所者的处境令人警觉。在8月初至9月初的一个月间,注册流离失所者的数量翻了一番,及至9月18日已达275498人。然而,大部分境内流离失所者似乎都未被记录在册,因而实际数字可能要高得多。

多数境内流离失所者依靠着愿意用自身积蓄让他们在家中居住的慷慨亲友。东部地区的冲突已在乌克兰人中触发了一波支援境内流离失所者的团结热潮。但是,居民和新来境内流离失所者之间的紧张局势也有所加剧,这多数是由于工作和其余资源稀缺,以及怀疑流离失所者与武装团体有潜在联系。

我们必须防止境内流离失所者度过一个灾难性的冬天。确保紧急调动国家和国际援助,应对如不及时有效处理即可能成为人道主义危机的情况极为重要。务必要尽快通过一项引入了多种积极改变,且目前正接受议会审议的境内流离失所法草案。根据联合国关于境内流离失所问题的指导原则,该法包括了一系列批准基本服务的条款,如享有医保、教育和就业。

本周,境内流离失所者问题特别报告员正在访问乌克兰。我欢迎政府及时配合该项任务。特别报告员的建议可成为政府就此采取行动的良好基础。

主席先生,各位阁下,女士们,先生们,

尽管乌克兰东部人权状况仍极度让人警觉,不忽略该国其他地区的其他紧迫人权问题也十分重要。问责制就是其中之一。

对独立广场及其周边示威活动中暴力现象的问责仍待解决。总检察官已就针对示威者的非法行动展开了约445项调查,但仅有两人因虐待一名示威者被判刑。三名特别警察部门成员因涉及射杀示威者处于审前拘留中。然而,尚没有人因2013年11月30日暴力驱散示威者的行动受到追责。

2014年5月2日敖德萨支持统一和支持乌克兰联邦化人员之间的暴力行为也扔在追责中。该事件导致48人死亡,多数都是联邦化支持者。两人因谋杀指控被拘留,并被法庭判处软禁。政府表示,33名嫌犯中,有12名已被拘留,有21人被软禁。目前尚未进行起诉。

乌克兰人权监察团将持续密切监测这些进展,并就此做出报告。

关于司法和法律改革问题,尽管仍未能设立一个反腐部门,但打击腐败的法律框架已有所改善。反歧视法已得到修订,且更为贴合国际标准。该国已通过了一项旨在恢复对司法系统信任的法律来提供审议程序,尽管在享有正当程序权利方面仍存在一些担忧。一项旨在规范来自克里米亚乌克兰公民权利的进步法律也获得了通过,且未危害人们的自由行动权,也未包含歧视性条款。从整体上来看,这些都属于积极的法律举措。

另一方面,独立司法的法律保证仍未确立,且起诉方面的改革尚无进展。在自由集会方面,仍缺乏监管法律。尽管就克里米亚鞑靼人问题设立了主席专员,但在土著人民问题上尚无相关法律,少数群体问题法律则是1992年出台的。这些法律应被列为优先事项。

主席先生,各位阁下,女士们,先生们,

9月5日签署的停火协议和十二点议定书彰显了迄今为止就东部处境寻求和平解决方案的最重大机遇。

尽管目前这些文书尚未被充分遵循,但我们已能感觉到它们的积极影响。

9月19日,来自乌克兰、俄罗斯联邦和欧安组织轮值主席国的高级代表与武装团体的政治代表举行了会谈,并就采取进一步措施以落实和平计划的备忘录达成了一致。

我们还收到了记录境内流离失所者返乡的报告,尽管他们的未来仍不确定。这闪烁着一线希望,即此次冲突仍可能找到一项和平的解决方案。

十二点议定书中有近一半条款可能为人权处境带来积极的实际影响。这包括,在“过渡自治”中下放权力;释放人质和被拘人员;针对与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部分地区内事件相关的人员,通过一项规定不予以起诉的法律,那些犯下严重罪行者除外;举行国家范围内的对话,采取改善顿巴斯地区人道主义状况的措施。

尽管东部敌对现象的暂停仍是改善该国整体人权状况的前提,继续寻找方式以解决乌克兰侵犯人权现象的潜在和系统本质也十分重要。

腐败是独立广场示威活动中走上街头者不满的潜在来源之一。近期一份盖洛普调查表明,约四分之一乌克兰人曾在去年行贿。因此,腐败仍是乌克兰最严重的问题之一,且可能影响所有人权,包括公民、政治、经济或社会权利。它加剧了不平等、侵蚀了公众对包括司法体系在内的国家机构的信任,导致有罪不罚,且危害法治和善治。因此,该问题必须与进行深度司法体系改革一道,得到优先解决。

最后,请允许我重申人权高专办协助乌克兰人民促进和保护其人权的承诺。我们意图继续监测合报告该国人权处境。与此同时,确保潜在的人权问题被作为该国广泛改革的一部分而得到解决也十分重要。这场改革是在加入欧盟的背景下进行的,但也包括其他内容。

在此背景下,人权高专办已做好准备为乌克兰提供支持,制定基于联合国人权机制建议和人权监察团工作的多年人权国家行动方案。鉴于国际社会和乌克兰正为今年晚些时候一次重要的捐助方大会做准备,将这些建议融入广泛改革议程便十分重要。

谢谢您主席先生。让我们尽我们所能来支持乌克兰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