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simg


Header image for news printout

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扎伊德·拉阿德·侯赛因在《禁止酷刑公约》30周年纪念活动开幕式上的发言

2014年11月4日,15:00
日内瓦万国宫第二十八号会议室

主席先生,
尊敬的禁止酷刑委员会成员,
各位阁下,同事们和朋友们,

我很高兴今天能与你们一起庆祝《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公约》通过30周年的纪念。这是我首次作为人权高专与条约机构进行会议,我期待与你们和其他委员会在今后几年中开展卓有成效的对话。

30年前,国际社会面对着军事独裁带来的恐怖人权侵犯,通过了《禁止酷刑公约》,这可能是目前最全面、最强有力的国际法文书。它使各方更好地认识到酷刑是一种极其令人厌恶的犯罪,因而禁止酷刑必须成为国际法的基本规定,所有国家应毫无例外地受到约束。这依然是国际社会一贯支持的少数几项明确义务之一。《公约》还制定了酷刑的法律定义以及各国为消除酷刑而必须采取的步骤。

《公约》对一系列问题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例如在爱尔兰,由于委员会开展了工作,以解决被强制扣押在宗教设施内——臭名昭著的“玛德莲洗衣店”——女童和妇女遭受的虐待问题,政府启动了重要的调查和一项补救计划。委员会七成涉及受害者个人投诉的决定得到了落实,在最引人注意的一些案件中,委员会裁定,将个人递解离境违反了《公约》的不驱回原则。

不过,尽管取得了这些进步,每一天依然有男女老幼在官方和秘密的监狱、警察局和拘留场所中遭到国家公务人员蓄意而残暴的酷刑,这些公务人员意图获取信息、压制抗议或仅仅因为被关押者的信念和身份而施以惩罚。现在有数以万计这样的受害者生活在各大洲的各个国家。这包括独裁国家、转型国家和几个拥有悠久的议会民主制传统的国家。

此外,新的酷刑和虐待形式依然挑战着《公约》,在这里我要强调两大重要问题。首先,世界各地的非国家武装团体正在使用前所未有的残忍暴力侵害特定的族裔和宗教群体。正如委员会所反复强调的,绝对且不得克减地禁止酷刑的规定适用于武装冲突。我们务必要努力确保对这类严重人权侵犯进行问责,防止其再度发生。我希望借此机会对委员会表示称赞,它一贯坚持其值得称道的立场,坚决反对大赦,因为大赦阻碍了迅速而公正地起诉并惩罚酷刑或虐待的肇事者,并助长了有罪不罚的环境。

其次,全球移徙者的人权状况日益严峻。我们不断看到移民在边境受到虐待,接收国越来越多地对移民和寻求庇护者进行长期拘押,且拘押状况十分悲惨。令我鼓舞的是,委员会一贯将《公约》应用于这类情况,并认为寻求庇护者和无证移民绝不应该被拘押——即便实行拘押,它也只能被用作最终的手段。

其他当代形式的酷刑和虐待包括基于性别的暴力、家庭暴力、切割女性生殖器官和贩运。我鼓励委员会继续开展其模范性的工作,让《公约》的规范适用于这类做法,并帮助受害者为其所受的不公寻求补救。

尊敬的代表们,

我希望借此纪念活动的机会,重新鼓舞我们采取集体行动,通过提倡全面批准《禁止酷刑公约》打击酷刑和虐待。全球每一个人都应该享有《公约》提供的全面保护。我对智利、丹麦、加纳、印度尼西亚和摩洛哥政府主导的《禁止酷刑公约》倡议深表欢迎,这项倡议希望在未来十年实现普遍批准《公约》。我办事处充分支持这项倡议。批准并非万能药,但它是重要的一步。普遍批准《公约》能传达一个有力的信号:在所有情况下均被禁止的酷刑永远无法找到开脱的理由。

我很高兴地注意到,各位今天的议程将关注普遍批准和落实问题。让我们一同确保今天的会议不仅仅是一天的庆祝活动,而是成为向前迈出的又一大步,让《禁止酷刑公约》在未来30年里更加有效地保护男女老幼。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