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for news printout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特别程序任务负责人向美利坚合众国总统发出的公开信

26 November 2014

2014年11月26日

敬爱的奥巴马总统:

我们作为代表全世界人权受害者开展工作的联合国独立专家,向您发出这份信件,敦促您同意以尽可能完整且易于理解的形式披露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关于中情局审讯做法的报告,让受害者和公众充分了解事实。您在这个问题上的决定会对各地的人权侵犯受害者和美国的信誉带来影响深远的结果。

我们十分赞赏您决定终止中情局的审讯项目,也非常敬佩美国在建设国际人权体系中的贡献,包括参与制定《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公约》要求所有缔约国调查可信的酷刑指称,确保追责需为之负责的人员,向受害者提供适足的补救。除了酷刑,很可能某些受害者还被迫失踪,其他严重侵犯行为也有可能在同一类中情局项目中发生。这些做法也必须接受调查,并被承认为严重侵犯受害者权利的行为。问责制和对受害者适当的补救是应对这类严重人权侵犯的必要内容。

作为一个公开申明相信尊重真相能推动尊重法治的国家,作为一个频繁向其他国家呼吁透明性和问责制的国家,美国必须争取达到它为自己和别国设立的标准。

基于我们在全球各地许多国家的工作,我们相信,其他国家正在密切关注您在这个问题上的行动。如果您对支持透明性做出强有力的姿态,全球各地的酷刑受害者和人权维护者将大受鼓舞。相反,如果您向中情局继续保密的要求让步,那些抵制问责制的人当然会滥用这项决定,用它来支持各自国家的行动议程。

我们也已经在工作中看到,每一个曾发生侵害行为的国家都在事后挣扎着面对它们的遗留问题。每一个领导人都会听到一类说法——在相关背景下似乎十分有说服力——即为什么现在总不是合适的时候,为什么它会适得其反,为什么要牺牲国家安全来履行法律和道德上的义务并调查、报告和解决安全部门犯下的侵犯行为,包括酷刑、秘密和任意拘留以及强迫失踪等做法。不过正如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在支持公开参议院报告时所言,唯一的前进道路就是承认过去发生的事实。只有在真相而不是秘密的基础上才能实现持久的安全。

我们希望,作为《禁止酷刑公约》起草国之一的总统,作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您会认识到,您所做出的决定,您与联合国和世界各地努力披露真相、终结酷刑的人们站到一起的立场,都具有历史意义。

马德斯·安迪纳斯(Mads ANDENAS),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主席兼报告员

巴勃罗·德格列夫(Pablo DE GREIFF),寻求真相、司法、赔偿和保证不再发生问题特别报告员

阿瑞尔·杜利茨(Ariel DULITZKY),被强迫或非自愿失踪问题工作组主席兼报告员

克里斯托夫·海恩斯(Christof HEYNS),法外处决、即审即决或任意处决问题特别报告员

大卫·凯(David KAYE),增进和保护见解和言论自由权问题特别报告员

加芙列拉·克瑙尔(Gabriela KNAUL),法官和律师独立性问题特别报告员

胡安·门德斯(Juan E. MÉNDEZ),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问题特别报告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