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simg


Header image for news printout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扎伊德•拉阿德•侯赛因在人权理事会第23届特别会议上的开场发言

2015年4月1日

主席先生,
尊敬的理事会成员,
各位阁下,

我要花些时间向周五在摩加迪沙被杀害的索马里常驻联合国日内瓦代表尤瑟夫•巴里-巴里(Yusuf Bari-Bari)大使表示敬意。他是一个聪明的好人,一个十分关注针对妇女的暴力和对白化病人的保护问题的有力的人权维护者。他的生命因为一次恶意的恐怖袭击而突然终结,我想,通过回顾他的主张来引导此次讨论是十分适宜的。

我要向遭受袭击的受害者及其家人,不管是青年党还是博科圣地所为,以及世界各地所有生活受到恐怖主义破坏的人们表示慰问。

主席先生,

博科圣地暴乱犯下了令人震惊的暴行,这使得尼日利亚北部和乍得湖流域的人权状况十分紧急。我建议启动本次理事会特别会议的成员国深入研究这一危机。我还对非洲联盟委员会、乍得湖流域委员会成员国、中非经共体(ECCAS)和西非经共体(ECOWAS)在寻找危机解决方案中的积极参与表示欢迎。

自从2009年博科圣地组织开始大规模实施暴力以来,至少已有15000人被杀害。数不胜数的儿童、妇女和男人被绑架、虐待和强迫雇佣,妇女和女童成为了包括性奴役在内的极端恐怖虐待行为的对象。村落和城镇被掠夺和摧毁。博科圣地对学校有特别的敌意,特别是对于女童的教育——它的袭击已导致至少300所学校被严重毁坏,无数学生被杀害,数百名女学生被绑架。

这一可耻荒唐的大屠杀明确且迫切地威胁到了发展、和平和安全,必须立即停止。博科圣地领袖必须明白,他们将在法院中为这些骇人听闻的人权侵犯行为受到问责。

一百多万人因为尼日利亚内部的冲突而流离失所,至少已有168000人逃至邻国。每天都有更多的人逃离冲突,当局和国际社会加强充分回应这些受害者需求的力度至关重要。这些人中有很多人经受了不可名状的痛苦,现在面临着严重的食物短缺,因为恶劣的安全状况使得许多地区的农业活动大幅减少。因为尼日利亚北部的农田负责生产萨赫勒地区的农产品,这也意味着该地区一些基本食物的价格大幅上涨。

最初的地方性危机正在迅速演变为十分令人担忧的区域性危机。博科圣地在尼日利亚博尔诺州(Borno)、阿达马瓦州(Adamawa)和约贝州(Yobe)的大片领土内活动。旱季还使得其加强了入侵活动,进入附近的喀麦隆、乍得和尼日尔,将杀戮和破坏传播得更广。

最近几周,尼日利亚、喀麦隆、乍得和尼日尔的军事进攻又夺回了尼日利亚东北部的几座城镇。这让万人塚的可怕场景为人所知,也是博科圣地杀戮行为的明显证据。本办事处也收到了关于博科圣地战士在政府军队进攻从结点处撤离时杀害其所谓的“妻子”——事实是被奴役的妇女和女童——以及其俘虏的几份报告。

必须强有力、协调且有序地回应这些严重的侵犯行为。

上个月,在我提交本届理事会的声明中,我强调了打击暴力恐怖主义的战略维护民主和人权的价值是如何重要。这不单单是原则和法律问题:这也会有效得多。并非完全基于人权准则的战略会引发不满,通常将推动极端主义运动并破坏它们旨在实现的宗旨。所有的军事和反恐行动都应相称,针对威胁,适当监管并充分问责。

我也多次呼吁对冲突可能的根本原因进行全面且清晰的考量。如果当前问题的真正情况被否定,解决方案将永远无法找到。本办事处的经验表明,深层次的歧视和牢牢印刻的不平等几乎总是内部武装冲突的基础。歧视和匮乏这两大因素的影响因为治理不善而被放大;服务不足;经济和社会权利以及机会被剥夺;各级别无法参与,包括压制民间社会;贪污感知(为了个人私利而没收公共物品)。根深蒂固的性别陈规定型也成为了冲突案例中对妇女和女童造成特定侵害的工具。

尼日利亚是非洲人口最密集的国家,是经济和文化大国,不仅自然资源丰富,更特别的是,其人民动力十足且极富创造力。在过去几天内,我为东北部地区有尊严的选民排着长队行使其参与国家政治生活的权利的画面所鼓舞。人们勇敢地站出来对抗恐怖主义的场景——即便有对博科圣地一些攻击行为的报道——也是希望的一大表现,基于此,我要祝贺尼日利亚成功举行了选举。

主席先生,

为向联合国系统提供更可靠和及时的人权信息,我已经在该地区部署了一些额外的工作人员。他们的报告明确表明,博科圣地已经犯下大量严重人权侵犯行为,包括在喀麦隆和尼日尔,其中有大屠杀、袭击受保护场所以及大规模绑架儿童和成人。目击者和幸存者都证实称,许多妇女和女童都已沦为奴隶并遭受着性暴力、强迫劳动和强制皈依。可靠报道指出,博科圣地经常将儿童作为攻击的第一线,作为可牺牲的炮灰。约为12岁的儿童被发现横尸于这类战场。该组织还多次将幼童作为人肉炸弹,一个案例中一名14岁的女童背上背了一个婴儿,在集市引爆了一枚炸弹。这些报道如果经法院证实,将构成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

各位阁下,

本办事处对全球任何地区开展的每一次访问必须将所有关注到的可靠人权侵犯行为记录在案,不论被指肇事者可能为何。我的团队多次收到信息称,人权侵犯行为的肇事者不单单为博科圣地。我们已向本届理事会报告,一直有关于尼日利亚和其他国家的安全部队在回击博科圣地的活动时犯下严重人权侵犯行为的可靠报道。

我必须强调,这些被指安全部队违反国际人权法和人道主义法的行为必须由相关当局进行彻底、充分和透明的调查。如果国际法禁止的行为被证实,肇事者应该受到问责。

正如伟大的尼日利亚作家齐诺瓦•阿切比(Chinua Achebe)曾写道,“我们不可能在贬低别人的人格时还保持自己的高尚。”任何这般强力回击暴乱的方法都是可耻的,这与近期在实地取得成功的军人所展现出来的勇气和效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此外,联合国人权尽职政策表明,这类行为可能严重阻碍国际上对军事打击这一暴乱的支持。最重要的是,这类侵犯行为加深了人民的痛苦,正如本届理事会经常指出的那样,这只能催生仇恨、推动对新的叛乱者的雇佣并形成更强极端主义的恶性循环。

我还对冲突日益增多的族裔和教派成分深表关切。博科圣地明显是受极端主义和极权主义意识形态所驱动。毫无疑问,基督教社群成为了攻击的对象,至今,大多数的受害者似乎是穆斯林。

然而,博科圣地的原始领袖来自卡努里族裔群体,本办事处收到的报告指出,卡努里人目前被一些军官视为嫌疑人。这一怀疑导致了任意逮捕和虐待,反过来又在卡努里人中引发了恐惧和仇恨。至于博科圣地,它已经开始将目标锁定为舒瓦阿拉伯(Shuwa Arab)出身的尼日利亚人,明显是为了报复他们被视为对尼日利亚武装的支持。

因此,族裔和宗教暴力极有可能恶化。对军事人员有原则的领导和明确的指挥,再辅以适当的问责才能中止暴力。

各位阁下,

深层次的不平等、腐败以及由此而来的边缘化自然地催生了不满。人们越被边缘化和绝望,他们就越有可能开展激进的暴力运动。我强烈建议就该地区民众的发展权开展涉及面广且以行动为导向的对话,包括更多地参与决策、改善服务以及更广的经济、社会和政治机会。

关于反暴乱行动,我多次呼吁所有国家都采取适当的措施来确保对人权的尊重并对侵犯行为问责。安全部队采取措施保护平民也至关重要。这应该包括根据人权和人道主义法开发参与规则;培训安全部队;强健的内部监督,包括对所有非法行为的指控进行调查。我还要鼓励各国承诺让人权监察员进入拘留场所。

在尼日利亚,人权高专办已在反恐措施的人权合规方面协助联合国对执法人员的培训工作。我们还同意为喀麦隆安全部队开展一项国际人权、人道主义和难民法方面的培训项目。我们随时准备在我们的能力范围内协助该地区的其他国家。

我们还必须反思这次暴乱一些可能的根本原因。我强烈建议共同解决该地区明显的不平衡现象,特别要关注有幸逃脱博科圣地魔掌的地区。在这一方面,我对尼日利亚近期关于东北部地区的总统倡议表示欢迎,该倡议旨在解决长期的社会和经济问题,并创造可持续复苏和经济发展必须的条件。

克服这一对和平的威胁需要我们的持续关注,而非仅仅通过使用武力。加强法治、废除歧视性法律并落实包容且非歧视的政策必须是应对博科圣地恐怖侵犯行为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