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simg


Header image for news printout

协调委员会在人权理事会第二十三届关于“博科圣地”的特别会议上的声明

2015年4月1日

主席先生,尊敬的代表们,女士们,先生们,

我代表人权理事会特别程序协调委员会发表这项声明。鉴于本次特别会议的主题,在打击恐怖主义的同时促进与保护人权和基本自由问题特别报告员本·埃默森(Ben Emmerson)也加入这份声明。

我们要对“博科圣地”组织(Boko Haram)在喀麦隆、乍得、尼日尔和尼日利亚各地不断犯下暴力和恐怖暴行所造成的人权和人道主义危机表达最深切的担忧。

让我们极为警觉的是博科圣地开展活动的国家内发生的人权侵犯程度和性质以及平民付出的惨重代价,包括不加区分的大规模暴力袭击和杀害。妇女和儿童尤其受到针对的事实——数百名妇女和女童被绑架、强奸和奴役;青年男子和男童被迫受到雇佣并被用来传播恐慌;儿童被该组织用作人盾——尤其令人恐惧。多年来,博科圣地所表现的暴力和残忍已迫使一百多万人逃离。这对所有人权——公民、文化、经济、政治和社会权——造成持久的影响,并正在威胁整个区域的稳定,因为暴力也会在邻国增加。

我们对所有形式、所有地点和在所有情况下发生的恐怖主义表示坚决的谴责。用暴力和摧毁来假装提出意见是不可接受的。我们因此支持各国为预防和打击这类行为做出的努力。恢复法律和秩序、确保所有肇事者被绳之以法确实是各国的责任。然而,所有采取的措施,包括安保或反恐行动,应该充分根据国际法开展,特别是人权、难民和人道主义法。这些措施应该坚持法治和人权,而不是破坏它们。它们还应该尊重合法性、相称性、非歧视性和必要性原则。如果我们忘记了首要目标,就只会进一步破坏我们应该捍卫的价值观和准则。确保这些措施真正有效也是至关重要的。

我们记得,在打击恐怖主义时,任何国家的首要责任是保护其公民的生命,以及所有身处其领土之内并受其管辖的个人的生命。这包括有义务采取合法而适度的措施,旨在预防恐怖主义行为对生命构成真正而立即的威胁;当可能有指称表明这一积极责任遭到违反时,有义务开展彻底、独立而公正的调查;有义务调查和惩治恐怖主义行为肇事者,其方式应符合国际标准;有义务向恐怖主义受害者提供适足赔偿和医疗与心理-社会支持。

这背后的理由是,保护人权和基本自由并非与安保不相适宜。这一直是2006年通过的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的精神,该战略旨在成为首份全面的国际责任声明,依赖于各国打击恐怖主义,在法治框架内推进国际合作。

在这项战略的背景下,各会员国协定要解决助长恐怖主义传播的条件,这需要通过各种措施,其目的尤其包括:消除贫困,促进经济增长,增强发展和社会包容议程,承认该领域的成功能减少边缘化以及随之而来的、可推动极端主义与恐怖分子招募的受害感。

安理会第1963号决议(2010)重申,人权侵犯只是助长恐怖主义传播的一个条件。它还首次在一项联合国安理会决议中承认,恐怖主义无法仅靠军事力量、执法措施和情报行动击败,并强调了加强保护人权和基本自由的必要性。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又根据《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特定权利是绝对的,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容克减。这包括生命权(第六条),不受酷刑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惩罚的自由(第七条),不受奴隶制或奴役(第八条第1和第2段),在应用刑法过程中的法律确定性和不可追溯性原则(第十五条),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第十八条),不被遣返可能存在酷刑的国家(《禁止酷刑公约》第三条)。

如有可能,克减《公约》所保障其他权利的任何措施必须严格遵守其第四条的规定。

此外,根据习惯国际法,以下权利也被认为是不可克减的:所有被剥夺自由者受到人道待遇和尊重的权利;公平审判标准;禁止劫持人质、绑架或不被承认的拘留;对属于少数群体者权利的国际保护;递解出境或强制转移人口;禁止鼓吹战争或提倡可构成煽动歧视、敌意或暴力的民族、种族或宗教仇恨;禁止对酷刑的“驱回”。

然而,反恐措施往往对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构成严重挑战。各国因此需要注意,它们有责任确保相关条件,允许生活在其管辖范围内的所有人享有一切人权,包括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这尤其重要,因为这些权利应该被视为一种可行手段,旨在解决助长恐怖主义传播的情况,从而防止恐怖主义行为。

主席先生,尊敬的代表们,女士们,先生们,

在反恐的背景下,合法国家行动的精髓依然是要在以下两者间取得公平而适度的平衡:一方面是国家安保和公共安全的要求,另一方面是所有个人享有人权和基本自由;所有这些权利和自由本质上都不会在这种平衡中受到限制。

过去十年的经验显示,反恐政策或措施若要行之有效,也应该解决助长恐怖主义发生和传播的根本原因和条件。

这涵盖了解决那些可能为某种运动吸纳人员提供肥沃土壤的情况——这类运动保证变革的前景,却诉诸不可接受的恐怖主义行为。举例来说,这些情况包括贫困和不平等的经济发展、少数群体的边缘化、政治压迫、善治的缺陷和族裔与宗教特性的两极化。

考虑到这类事物的巨大范围和重要意义,这些问题不可能有单一的应对方式。不过它们表明,目前迫切需要制定全面安保和保护战略,结合执法和对话,融入和发展,不仅努力解决恐怖主义表现形式,还要解决区域内的根本原因。目前存在一些由社区领导的积极倡议,它们提供了在地方层面应对博科圣地挑战的非安全领域有效对策,这应该得到进一步加强。

主席先生,尊敬的代表们,女士们,先生们,

最后,我们要强调对所有人而言都日益明确的一点:还有什么能比恐怖主义这场瘟疫更好地提醒我们联合国三大支柱的内在联系:和平与安全,人类发展,以及人权。它们携手并进,彼此加强。特别程序人权任务负责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有更充分的准备,将为人权理事会、各会员国和当事国的政府与社会提供其独立援助、专业技能和建议。

近几个月,多项特别程序已经着手应对了博科圣地的侵犯行为和各国的回应。一些任务负责人近期访问了当事国,发出了来文或发布了新闻稿。我们准备好在此方面继续协助各国,并强烈鼓励它们利用我们的建议和专业技能,以此设计博科圣地所构成挑战的适当对策。我们欢迎喀麦隆、乍得、尼日尔和尼日利亚都向特别程序发出了长期邀请,并呼吁它们充分与我们合作。在此背景下,在打击恐怖主义的同时促进与保护人权和基本自由问题特别报告员本·埃默森正在与尼日利亚就访问事宜进行联系,他希望能在双方约定的日期尽快开展访问。我们敦促各国积极响应其他任务负责人提出的、尚未得到回应的访问请求*。

谢谢。

* 特别是人权维护者问题特别报告员访问喀麦隆的请求,以及和平集会自由问题、暴力侵害妇女问题、危险物质和废料问题、水与卫生设施问题特别报告员访问尼日利亚的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