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simg


Header image for news printout

移徙者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弗朗索瓦•克雷波(François Crépeau)以及保护所有移徙工人及其家庭成员权利委员会主席弗朗西斯科•卡里翁•梅纳(Francisco Carrión Mena)的声明

2015年10月23日

“我们对于联合国安全理事会近期通过的决议深表关切,决议允许欧盟在有合理理由怀疑利比亚沿海船只被用于偷运该国移徙者时进行检查,还可以将其扣押,‘在完全符合国际人权法的基础上使用与对抗移徙者偷运者和人口贩运者特定情况相符的所有措施’。

为了打击有组织犯罪团体参与此类活动,国际合作当然是必需的,但这项安理会的决议却偏离了这一目的。

试图封锁边境并过度强调边境安保并非减少非正规移徙的长久之计。欧盟索非亚行动(Operation Sophia)——允许欧盟海军舰艇在公海海域对怀疑进行移徙者偷运的船只进行登船、搜查、逮捕和转移——是各国天真地认为封锁边境能够奏效的实例之一。

只要禁止政策和做法为偷运行动创造了有利可图的市场,这一行动就无法成功减少偷运行动。虽然可能暂时放缓偷运行动,但是偷运者会继续以超乎想象的速度重组。结果很有可能是偷运行动简单地转移到其他边境。只要有能够剥削的市场,偷运者会继续灵巧地加以适应。

加强过境国在领土内拦截非正规移徙的能力并诉诸于军事手段,同时又不给移徙者和难民长期的流动性方案与有效的人权保障,这并不能改变制造了相关市场的条件,可能只会加剧人权侵犯。

通过向移徙者提供安全、正规和经济的流动性方案是从偷运者手中夺回流动性市场的唯一长期计划,各国政府可以真正减弱这项犯罪活动的影响,直至消除包括冲突、暴力、贫穷和治理不善等在内的导致非正规移徙的根本原因的那一刻。

安理会的决定是各国错过保护移徙者权利的关键机会的又一例子。

欧盟本可以利用这次机会向国际社会寻求支持,要求其协助提供安全合规的移徙渠道以及难民安置场所。如果没有能为自己和子女创造未来的机会的其它正规备选方案,人们还是会继续选择向偷运者付钱,冒着生命危险踏上危机重重的旅途。

第7章下的一项决议授权使用武力。在这项决议中,欧盟成员国被授予‘在完全符合国际人权法的基础上使用与对抗移徙者偷运者和人口贩运者特定情况相符的所有措施’。

我们非常难以想象欧盟成员国将如何针对偷运者的船只采取措施,而不会将船上移民或难民的生命置于危险境地。我们也不清楚此类措施如何不构成‘推回海上’或集体驱逐,以及使用这些武力如何能符合欧盟成员国在国际人权法以及人道主义法规定下的义务,这些法律要求他们遵守不驱回原则,并允许做出适当的个人评估。

至于难民,鉴于当前形势,只有少数国家作为中转国或目的国接受了他们。这些国家应该受到赞扬:它们付出努力,坚定决心,有能力明确表达有意义的长期愿景,告诉人们如何明智地响应挑战。不过它们不应该继续这样独自承担所有责任。

现在我们需要来自全体欧盟成员国的承诺——也希望更多全球北方和南方国家作出承诺——能够在数年中安置直接来自中转国的大量难民(很可能是数百万),并向他们提供向偷运者寻求危险和高成本流动性服务的替代方案:这样,欧盟成员国就能从偷运者手中重新夺回流动性市场。

欧盟必须承认并适当响应低薪劳动市场的需求。我们呼吁欧洲当局和各国当局迅速为各种技术水平的移徙者开辟更多的正规移徙渠道,通过有效执行雇主制裁令并加强劳动监察,坚决打击劳动剥削。

无论移徙者、寻求庇护者还是难民,他们都有权按照国际法,尤其是人权法、人道主义法、难民法条约框架享有保护对策。所有政策和做法都旨在有效响应日渐增加的混合移徙流动,以及解决移徙者在中转国和目的国的状况,其必须完全符合国际社会建立的准则和原则。

我们敦促欧盟将此作为紧急事项,迈出重要的一步,为移徙开辟创造性、正规和安全的渠道——不论是对移徙者还是难民——从而确保鼓励他们避免向偷运者求助,并确保他们的不安全状况不会再导致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在招募者、偷运者、或肆无忌惮的雇主或地主的手中受到剥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