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for news printout

《非洲和死刑——摒弃死刑的时刻!》主管人权事务的助理秘书长伊万•西蒙诺维奇的评论文章

1995年6月6日,星期二,南非在选举现已过世的纳尔逊•曼德拉为其总统后,通过宪法法院的裁决停止使用死刑。

曼德拉个人为这一成果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五年前刚出狱不久曼德拉就成功地迫使其前任——当时的总统德•克勒克(FW De Klerk)——宣布暂缓死刑。裁决宣布前四个月,曼德拉总统在法院的就职演讲开篇就提到了令他和他的同胞们一生畏惧的1963-64年的审判:“上一次我出席法庭是要获得对我生死的宣判,”他表示。

几十年来,南非处决了数千名本国公民,其中黑人人口极多,是全球死刑率最高的国家之一。

院长亚瑟•查斯卡尔森(Arthur Chaskalson)在宣布法院裁决时指出:“每个人,包括最令人憎恶的人,都有生命权,因此死刑是违宪的。”值得注意的是,法院的11名法官每人都发表了一份书面意见来支持该裁决。

裁决公布后,新的南非处在了转折点上,非洲大陆该何去何从。这宣告着非洲使用死刑方面的重大变动,更多的国家加入了摒弃死刑的全球潮流。死刑曾经十分普遍,但现在这一做法正在被摒弃。截至1999年,21个非洲国家在法律或实践中废除了死刑。其中10个国家已废除了死刑,另外11个国家在事实上暂缓死刑。

根据国际人权联合会的信息,如今,在南非的裁决公布20年后,非洲大陆的54个国家中有37个已经在法律或实践中废除了死刑。其中18个国家已废除了死刑,另外19个国家在事实上暂缓死刑。

在去年12月的联合国大会上,27个非洲国家同来自全球各地的90个国家一道投票支持呼吁逐步停止使用死刑的决议。五个月之前,即2014年7月,在贝宁的首都科托努,非洲通过了一项促请仍在使用死刑的各国“考虑废除死刑”的宣言。非盟目前正在考虑《非洲人权和人民权利宪章》关于废除死刑的额外议定书,这将使得非洲大陆沿着其最杰出的儿子曼德拉的足迹更进一步。

然而,正当非洲大步远离死刑之际,令人担忧的进展笼罩了我们的视线。比如,肯尼亚和尼日利亚等少数国家继续对一些罪行施以强制死刑。幸运的是,乌干达最近采取了一些措施废除其刑法中类似的条款。

另一个持续存在的问题是缺乏公平审判的保障。2014年3月,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表达了对索马里司法进程仓促的关切,在索马里,被指控杀人和处决之间只有9天的间隔,这剥夺了嫌疑人获得法律代表和上诉的权利。

近几个月来更明显的是在安全状况极度恶化的情况下,死刑再度兴起。面对着博科圣地暴力极端主义的巨大威胁,尼日利亚和一系列国家都规定对模糊定义的“恐怖主义”活动判处死刑。更引人注意的是,埃及诉诸大规模审判。2013年,一家法院因为杀戮一名警官和其他暴力活动的指控在两次这类审判中对1000多人判处死刑。

所有这些发展都说明了更有力地宣传反对使用死刑的必要性。非洲同整个世界舞台十分相像,目前的方向很明确,但动员活动必须继续。领袖们也应该参与辩论。民间社会行为者和学术机构也都必须参与。每个人都应该了解事实,从那些已无争议的事实开始。

首先,多个国家的研究人员都已说明,没有确凿证据表明死刑对犯罪有威慑作用。总的来说,已经废除死刑的国家并没有犯罪增加的记录。第二,也是最不幸的是,死刑是终极刑罚。最好的司法系统也曾将无罪的人判处死刑。根据总部设在纽约的非盈利法律组织无罪项目(Innocence Project)的信息,美国有20名死刑犯通过DNA测试被豁免。第三,不论在何地,那些最终被处决的人几乎都是因为贫困、少数群体身份或心理残疾而身处弱势的人。

这些只是诸多理由中的一小部分,我们联合国以此坚定地相信——用秘书长的话说——“21世纪没有死刑的容身之地”。伟大的马迪巴(Madiba)也曾简单明了地表示,“死刑是野蛮的行为”。现在正是摒弃死刑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