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for news printout

欧洲/移民:五国警察协议加剧了危机并将脆弱的移民置于险境——扎伊德

日内瓦(2016年2月25日)——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扎伊德·拉阿德·侯赛因周四对近期五大欧洲国家*警察首脑会议上通过的安全措施表示严重关切,这些措施已经对南欧和中欧的难民和移徙者人权造成了负面影响,并使希腊本已异常艰难的处境更加复杂。

“在上周通过这些措施后不久,途中经过其中一些国家的难民和移徙者的待遇似乎已经改变,他们的人权受到严重负面影响。”扎伊德说,“最新的一些报告显示,整条巴尔干陆路存在连锁驱逐的情况,包括奥地利、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塞尔维亚、前南斯拉夫马其顿共和国直到希腊。此外,数百名阿富汗人据报受困于前南斯拉夫马其顿共和国和塞尔维亚边境的恶劣环境中长达五天以上,许多其他阿富汗人被阻止从希腊进入前南斯拉夫马其顿共和国,而这样做的依据似乎仅仅是他们的国籍。”

高级专员还对某些政府部门的做法表示遗憾,据称它们拒绝任何无法出示协议所规定文件的抵达边境者进入。

“不论某人是否持有某个特定的文件,这无论如何都不影响其是否属于难民。”扎伊德说,“难民没有有效的旅行证件就被迫逃离自己的国家有很多理由。缺少有效文件绝不应该成为拒绝进入避难程序的理由。”

“我理解某些欧洲国家当局面临的挑战,它们正在努力解决大量移徙者抵达或经过其领土的问题,此外,旨在改善管理这一状况的行动将会很受欢迎。”扎伊德说,“不过,警长们签订的这项不同寻常的协议在五个国家之间确立了一项政策,其中包括似乎与当事国人权义务不符的措施,这些国家都受到国际人权和难民法的约束。”

“我对协议似乎允许集体驱逐非本国国民感到尤其不安,这种行为是国际法明确禁止的。”扎伊德说。

禁止集体驱逐的规定让每个非本国国民有权就其所有驱逐理由接受个别审查。它代表着一种重要的正当程序保证,旨在预防任意驱逐非本国国民。保护免受集体驱逐权和获取有效补救权的一个内在要素是,在最终确定符合国际人权法之前,需暂停驱逐。

这项协议的纲要写于五国“警察部门首脑联合声明”中,该声明发表于2月18日,似乎给予了多种权限,包括特征认定,还有仅仅根据国籍和身份证件持有情况来限制“以人道主义为由入境”,而不是对某人是否需要避难或某种其他形式的国际人权保护开展个人评估。

协议确立了极其严格的允许入境标准——“逃离战争”——没有提到“迫害”,而这是1951年难民公约及其1967年的议定书和相关国际法中承认难民的关键标准。这种狭隘的聚焦点似乎也导致国际和欧洲人权法之下的多种其他合理理由失效,而个人原本可以根据这些理由获准进入他国领土(比如视情况而定的家庭团圆)。

“令人警惕的是,鉴于警察部门保护人民的首要职责,该协议并未写入旨在保护这些极其弱势的妇女、儿童和男性移民的措施——比如,它甚至没有提到任何特殊措施来保护那些特别容易面对人权侵犯风险的人,包括儿童、残疾人、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者、老年人、酷刑受害者或性别暴力或贩运受害者。”扎伊德说,“相反,协议似乎只关注对所谓巴尔干陆路上的移徙者采用严格的入境限制,没有充分保护措施就准备‘用可控方式转移移民’。”

在这些警务措施通过前,奥地利政府宣布同时限制2016年接受的难民数量和允许在本国过境的人数。

“这些措施恶化了整条线路的混乱和悲惨状况,特别是希腊,它已经不堪重负。上游边境的关闭给最需要帮助的国家带来了巨大压力。这会对希腊以及目前该国领土上的大量人群造成不可预见的破坏性后果。我敦促签署了上周这份协议的五个国家谨慎地再次核查其警务方针,使它充分符合国际法。”

高级专员指出,联合国难民机构——难民署和联合国移民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弗朗索瓦·克雷波(Francois Crépeau)多次向欧盟发出呼吁,要求停止对难民和移徙者的持续压迫。

扎伊德敦促欧盟和其他欧洲国家“采取措施打击制造流言、陈规定型、种族主义和仇外心理,它们已使移民问题辩论如此地歪曲和政治化,破坏了控制难民和移民理性迁移的行动,这种方式原本可以保护他们的权利并缓解整个欧洲面临的管理难题”。

*奥地利、克罗地亚、前南斯拉夫的马其顿共和国、塞尔维亚和斯洛文尼亚。

人权高专办《国际边境人权问题建议原则和准则》(2014)请见:http://www.ohchr.org/Documents/Issues/Migration/OHCHR_Recommended_Principles_Guidelines.pdf

更多信息和媒体请求请联系鲁珀特·科尔维尔(Rupert Colville,+41 22 917 9767 / rcolville@ohchr.org)或塞西尔•普伊(Cécile Pouilly,+41 22 917 9310 / cpouilly@ohch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