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simg


Header image for news printout

联合国人权专家们敦促吉尔吉斯斯坦释放阿兹米杨·阿斯卡罗夫并撤销他的定罪

日内瓦(2016年4月21日)——多名联合国专家呼吁吉尔吉斯斯坦立即释放被囚禁的政治活动家兼记者阿兹米杨·阿斯卡罗夫(Azimjan Askarov),他们此前调查发现他被任意拘留,在不人道环境中被关押并受到酷刑和虐待,还被阻止适当准备其审判辩护。

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审议了阿斯卡罗夫先生对吉尔吉斯斯坦提出的一起投诉,还呼吁撤销对他的定罪。

人权维护者阿斯卡罗夫先生十多年来记录了他家乡巴扎尔库尔干(Bazar-Korgon)警察和监狱当局的人权侵犯行为,他于2010年6月15日在吉尔吉斯斯坦南部爆发族裔暴力后被逮捕。他的罪名是挑唆族裔仇恨、煽动混乱、共同参与对一名在动乱期间身亡的警察的谋杀,被判终生监禁。

委员会由18名独立国际人权专家组成,他们认定,在处理阿斯卡罗夫先生的案件时,吉尔吉斯斯坦违反了它缔约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多项条款*。

委员会指出,阿斯卡罗夫先生最初被拘留在身亡警察生前所在的警察局,而且没有采取专门的安全措施保护他。“独立专家们的法医检查结果与其他证据一致,表明(阿斯卡罗夫先生)受到过酷刑。”委员会专家们在调查结果中写道。

委员会得出结论称,吉尔吉斯斯坦也未能对阿斯卡罗夫先生的酷刑指控开展及时而有效的调查。委员会写道,2013年一项随后的调查“尽管内容详尽,但缺少公正性的元素,因为它采访了100多名执法官员、法官、法庭书记和检察官,但没有采访(阿斯卡罗夫先生)的律师、前往狱中探访他的人权维护者以及他的亲人”。

委员会还表示,阿斯卡罗夫被关押的环境是不人道的,他严重的医疗症状无法得到适当的治疗。

委员会指出,阿斯卡罗夫先生声称他和自己的律师无法私下见面,其辩护所需的信息也秘而不宣。身亡警察的亲属多次攻击他的律师,而警察和地方检察官未予干涉。

委员会发现,这造成了“总体的恐惧感,与适当履行辩护律师的职责并不相符”。也有无可辩驳的证据表明,他的律师太晚接到通知参加2010年9月2日的首日审判,当时法院听取了16名检方证人的发言。成员们强调,能够传唤和问询证人的保障“对确保被告和律师的有效辩护十分重要”。

委员会总结道,吉尔吉斯斯坦有义务为阿斯卡罗夫提供充分赔偿,包括立即将他释放。成员们表示,如果必要,应该举行新的审判,“符合公平审判原则、无罪推定和其他程序保障”。

人权事务委员会根据《公约》的第一任择议定书对此案进行审理,该文书赋予了委员会审查个人投诉的职能。

更多信息和媒体请求请联系莉兹·斯罗塞尔(Liz Throssell,+41 (0) 22 917 9466/ +41 79 752 0488 ethrossell@ohchr.org

委员会在2016年3月31日通过了被称为“意见”的调查结果,并在4月21日发表于此处:CCPR/C/116/D/2231/2012

*违反的条款:第7条,第9条第1款,第10条第1款,第14条第3(b)和(e)款:https://treaties.un.org/doc/Publication/UNTS/Volume%20999/volume-999-I-14668-Other.pdf

人权事务委员会是属于所谓条约机构的十个委员会之一,它们负责监督各国对核心国际人权条约的执行情况,本案涉及《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http://www.ohchr.org/CH/hrbodies/ccpr/pages/ccprindex.aspx

人权事务委员会的个人投诉程序:
http://www.ohchr.org/CH/HRBodies/TBPetitions/Pages/HRTBPetitions.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