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simg


Header image for news printout

世界反酷刑组织三十周年论坛

2016年11月24日,上午11点

吉拉尼女士(Jilani), 

基罗加·卡里略女士(Quiroga Carrillo),

世界反酷刑组织的成员们,

同事们和朋友们,

我十分荣幸能在此次反酷刑运动集会上发言。你们其中的许多人都是人权维护者和反酷刑专家——在援助受害者和记录酷刑恐惧方面投入了大量时间和心血。我要称赞各位30年来对结束酷刑的呼吁以及为许多受害者带去了深刻持久利益的援助,今天也是对此的纪念。
你们的努力是全球、区域和国家级别的,如今你们的网络中已经有将近300个组织参与。他们的工作通常都在危险状况下开展。这个房间中的许多人都曾面对过暴力行为和个人报复的威胁。

你们为联合国人权机构带来了弥足珍贵的援助。关于酷刑的国际法律框架特别牢固、全面,这部分要感谢各位投入的行动。你们参与了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禁止酷刑委员会和防范酷刑小组委员会进行的上报和监控工作,以及自愿基金为受害者及其家庭成员提供的援助。

酷刑是一项明确罪行,在所有情况下无一例外地遭到禁止。无论社会中存在何种威胁,对毫无防备的男性、女性和儿童造成痛苦是没有正当理由且非法的。酷刑行为卑劣至极,应为任何体面的社会所不齿。

目前酷刑的持续存在尤其令人困扰。酷刑在所有区域内挥之不去,在许多国家内愈演愈烈。国家和非国家行为者在多重冲突区域内实施酷刑。对于保护国家安全和国家边界越来越多的顾虑同样导致了侵犯行为。试图从移民流中获益的人通常都能够毫无怜悯之心地绝对控制脆弱的移民和难民。

受害者来自生活中的各行各业:不仅有男人、女人,其中儿童的数量也在不断上升,这令人十分心痛。他们是土著人民和少数群体;人权维护者;政治反对派和记者;移民;残疾人;男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或双性者;或仅仅是某个社区的居民。他们被随机地选中遭受酷刑,或是沦为目标、遭到追捕。

通常在极其隐秘的背景下,想要估计全球酷刑受害者的总数是很困难的。但世界许多区域的冲突都在增加,数以百万计的人民逃离了存在暴力和剥削的地方以寻求更好的生活,许多报告显示,越来越复杂背景下的酷刑和虐待行为处于上升趋势。

在许多国家,我们还目睹了越来越多令人震惊的说法,宽恕甚至煽动酷刑的使用。酷刑被描述为一种有效的捷径和较轻的罪恶。但酷刑是懦夫对被俘虏且毫无防备的男人、女人和儿童施加的痛苦。酷刑无法获取任何有用信息,因为人在极端痛苦之下会口不择言。酷刑不会给任何人带来好处,而会对许多人造成极大的罪恶——也将腐化和扭曲每一个要求、使用和宽恕酷刑的社会。正如一名在伊拉克北部工作的心理学家近期对我说的,"从社会成员中选出一人呢,对其施加酷刑后令其重返社会,这就相当于折磨了整个社会。"

在未来几年中,我们需要联合力量进行呼吁和行动,以结束全球范围内的酷刑,并为遭受伤害者提供援助。世界反酷刑组织是全球最大的反对任意拘留、酷刑、即审即决和法外处决、强迫失踪和其他形式的暴力行为的非政府组织联盟,我希望能在你们和其他反酷刑行为者之间看到更强的联系。能见到联合国机制之间的工作更加密切已经令我十分高兴,我坚信这将持续下去。

我还要鼓励我们所有人了解受害者的视角和意见。他们在对实施酷刑者的问责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但遗憾的是还应寻求关于对他人的适当护理和援助的专家援助,他们尤其有资格为呼吁改变采取行动。我们必须不断提醒决策者,如果不对过往的侵犯行为进行追责,那么就无法有效预防未来受害者的出现。所有国家反酷刑方案都应包含这一点——以及为受害者提供援助和康复、预防和改善反酷刑标准的运用。

此外,需要更广泛地理解酷刑造成的特别伤害和创伤以及治愈所要求的援助。包括无人陪伴的儿童在内的许多移民都面对过酷刑,有些是在离开之前,有些则是在旅途中,更有甚者——也许这是最令人震惊的——是在抵达之后。需要对他们进行细心面谈和关怀康复,而各位则应为此和相关问题提供专业知识。我希望可以更加努力,传播你们有关这些话题的经验和知识,包括面向移民目的国。

最后:我们必须加强呼吁和行动,为民间社会争取更有力、更广泛的行动空间——这样的空间在许多国家都岌岌可危。去年,条约机构委员会通过了《圣何塞抵制恐吓或报复准则》,提醒各国其有责任预防并调查针对与联合国人权机构合作者的报复行为。特别程序协调委员会和各个条约机构都指定了报复问题联络点或报告员。主管人权事务助理秘书长安德鲁·吉尔莫(Andrew Gilmour)已获得了一项新的任务授权,负责领导联合国内所有终结报复行为的努力。

最后,我要以我所在的办事处和个人名义感谢在座的所有人,感谢你们的付出和帮助。希望在接下来的三十年内能在全球范围内消除酷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