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等法为摩尔多瓦人赋权打击歧视


伊昂·玛玛里加(Ion Mamaliga)的身体前后颤动着,他的母亲瓦伦蒂娜(Valentina)帮他从睡椅上起身,让他离窗子更近一些。她帮他坐到沐浴着阳光、放满毛绒玩具的床上。他时而大笑,时而微笑。

伊昂21岁,患有脑性麻痹,这种神经紊乱症状会永久地影响他的身体活动和肌肉协调。他视力很差,很难从一间屋子移动到另一间,他和父母就住在摩尔多瓦基希讷乌的这栋两室公寓里。

虽然伊昂面对着很多挑战,但瓦伦蒂娜说,他喜欢上学,探索罗马尼亚文学、地理和历史方面的兴趣。他很珍惜与兄弟和父母共度的时光。

多年来,伊昂未能获取许多残疾人能在其他国家得到的基本服务。因此,他的母亲不得不全职护理他——她也对此深感自豪。不过,许多残疾人被人遗忘,得不到所需的帮助。

“一方面,你爱自己的孩子,但如果(在摩尔多瓦)有一个残疾孩子,就相当于被遗忘在边缘,没人听得见我们的声音。”瓦伦蒂娜说。

2012年,一项关于残疾人社会包容的新法律——联合国人权高专办一贯支持——为残疾人提供了更多保护,并给予伊昂和许多生理残疾人拥有个人助理的权利。因此,他退休的母亲申请成为他的正式个人助理,这样,她就能得到津贴帮助她发挥看护作用。不过她被拒绝了。国家说她年龄太大,不能看护他。

她的抗争没有结束。因为摩尔多瓦确保平等执行法在2013年通过,瓦伦蒂娜成功提交了一份基于歧视的投诉。这项非歧视法打击歧视,并旨在确保摩尔多瓦所有公民和摩尔多瓦管辖之下的其他人在生活各个领域的平等,不论他们的种族、族裔、语言、宗教、性、年龄、有限能力或其他状态如何。

这项法律为打击歧视提供了重要工具,而这个国家把歧视视为其主流问题之一,特别是在身心残疾人、老年人、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者以及妇女问题上。

预防和打击歧视及确保平等理事会在平等法之下创建,旨在审查这些关于歧视的投诉并确定其真实性。理事会表示,瓦伦蒂娜是歧视的受害者,并建议当局使她获得伊昂的个人助理的身份,即便她已到退休年龄。虽然这项法律已经证明对那么多人打击歧视的重要性,但它现在却面临着被废除的危险。议会将在今年稍晚对社会党代表提出的这项建议进行裁定。

联合国人权高专办摩尔多瓦协调员瓦塞斯拉夫·巴兰(Veaceslav Balan)表示,平等法的通过得到办事处的支持和持续推广,它是一项重要的文书,因为它建立了如何保护所有人免受歧视的清晰框架。

它也已带来成果。自从这项法律诞生以来,平等理事会已经在100多起案件中认定歧视行为。巴兰强调,废除该法律有害于摩尔多瓦的每一个人。公众对法律的观念是,它只对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者群体有利,事实并非如此。

办事处已经在多个地方民间社会组织的帮助下开展了一场运动,包括摩尔多瓦唯一的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者组织Genderdoc-M,从而提升人们对法律益处的认识,并传达这项法律能为所有人服务的信息。

瓦伦蒂娜感到自己的声音受到了倾听,这项法律也使她能够更好地照顾自己的孩子。

“我们当然需要这项法律,因为它保护我们的权利。”她说。“如果你有一个残疾的孩子,没有人听得到你的声音,这项法律就能帮助我们走出了这个恶性循环。”她说。

2016年7月21日

另见
分享该页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