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塞内加尔,了解自己的权利能使你免受虐待


麦莫娜·加耶(Maïmouna Gaye)*在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的暑假打工期间开始家政工作时,只有15岁。

“我和父母还有兄弟姐妹住在一起,我们的境况一直很艰难。我想帮助我的父母,因为我是最年长的孩子。”她说。

麦莫娜的雇主一开始似乎比较友善。雇主为她提供了一份住家的家庭佣工工作,每两个周末放假一次,让她去首都郊区的皮金(Pikine)探望家人。雇主同意每月支付麦莫娜25000非洲法郎(50美元)的薪水,是这名女孩原本要求的一半。“我想了想家人和我自己的生活状况,立即接受了她提出的数字,因为这样就能帮助我的父母。”

她第一天工作从早晨7点开始。她被叫去做午饭时,才知道雇主有七个孩子,六个正在家休假,另一个从学校回来吃午饭。

“她不断地烦我,说我做事慢,说他的儿子一定要早点吃饭然后回校。她当然不在乎我是否挨饿,因为我整天没吃一点东西。”她不安地回忆道,“吃完饭后,他们只留下了一些蔬菜和一丁点鱼。最后我没有吃饭;我晚上10点上床,和狗一起睡在厨房旁边的房间。”

麦莫娜的第二个工作日是斋月的首日,这是塞内加尔主要的宗教节庆,要求穆斯林在这一个月内从黎明到傍晚都应禁食。雇主要求她负责全家人要洗的衣服。

“我一个人洗不完。我想:‘我不能像昨天一样过下去。’我就在那时决定打电话给我妈妈,向她说明情况。她让我回家。”

和世界各地许多身处类似虐待状况的年轻家庭佣工不同,麦莫娜现在了解了自己的人权。2014年12月,她所在的高中——第阿诺亚殉难者中学(CEM Les Martyrs de Thiaroye)成立了公民与人权俱乐部(Citizenship and Human Rights Club),她成为了其中活跃的成员。

她之所以加入俱乐部,是因为“想要做出贡献,打击对女佣和未受教育的女孩的虐待行为”。

这个人权俱乐部有20名成员,他们凭借对人权的承诺入选,每周都举行会谈。他们对行动主义表现出了更大的兴趣,这引发了新的行为。许多年轻女孩在学校或家中生活在暴力的现实之下,也面临着青少年怀孕的高发风险。俱乐部提供了讨论这些问题的重要空间,提供了获取援助信息和资源的途径,提供了同行支持网络——这都有助于女孩们了解更多自身的权利并留在学校。

“俱乐部通过绘画、放映影片和专题讨论组织信息和教育会议。我们也组织了‘茶会’(ataya),向三四年级的学生简单了解情况。”麦莫娜描述道,“希望参加俱乐部的教师可以主持这些简报会。每周课上都会解释和讨论《世界人权宣言》的一项条款,并在校内展示。”

俱乐部已成为其他希望参加该运动的学校的榜样。今年早些时候,麦莫娜的学校创立了一个新的环保俱乐部。

联合国人权高专办从俱乐部创始之初就加以支持,提供财政支持和用于促进成员努力向同学们讲授人权问题的工具。办事处还致力于提高他们对《世界人权宣言》、联合国人权条约和机构的意识,尤其是有关获得全民教育的内容。

“我们的优先事项是传播《世界人权宣言》所载的人权,让它们成为我们日常生活、日常行为的一部分。”联合国人权高专办西非办事处区域代表安德烈·欧里(Andrea Ori)说。

“目标是让青年改变习惯;让他们在日常生活中表现出更多的积极性。学生们已经在社区社团里开展运动。这会推动他们成为模范公民。”麦莫娜说道,他们得到了正面的媒体报道,这有助于增进公开辩论。学生们现在能了解自己的人权,知道和哪些地方及国家当局交涉来促进人权,这是足够幸运的。”

*非真实姓名

2016年2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