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simg



联合国妇女委员会对菲律宾性健康和生殖健康权利进行调查


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CEDAW)发布了一份根据2008年从菲律宾三个妇女权利非政府组织处收到的信息整编的调查概要。

非政府组织挑战了由马尼拉市时任市长在2000年发布的第三号行政命令与《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的歧视公约》合规情况。该命令力推“负责的家长和自然的计划生育”并不鼓励使用现代形式的避孕措施。根据这些非政府组织的意见,这将限制妇女和女童在该市获得性健康和生殖健康服务的集会,也会导致对现代避孕手段的禁止。

这些非政府组织还指出,由一名新市长在2011年随后发布的一份行政命令(EO030)也有悖国家的义务。它声称支持夫妇自由选择避孕方式,但却明确规定称没有“人工计划生育”的资金。此外,该市并未采取使避孕可用和可负担的措施。

2012年11月,在获得菲律宾政府对访问该国的同意后,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两名成员会见了该国国家和地方当局代表,并在卫生中心和政府医院采访了一些医疗工作人员、民间社会代表和60名年龄在19岁和49岁之间的妇女。

委员会发现,对两条行政命令的落实已导致对有关现代避孕措施和获取性健康和生殖健康服务方面信息的否认,这对妇女的健康和升级具有破坏性影响,进而构成对其人权的侵犯。

委员会特别强调了这对经济上处于弱势的妇女和少女的破坏性影响。

“虽然第003号行政命令的措辞中并未明确禁止现代避孕措施,其落实措施则导致将所有现代避孕产品撤出所有地方政府资助的医疗设施中,”开展调查的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成员之一普拉米拉·帕滕(Pramila Patten)表示。

“妇女无法获得除了禁欲、宫颈粘液、体温、日期和哺乳闭经等’自然计划生育’之外的其他计划生育方面的信息和建议,”她补充道:“对世界卫生组织基本药物列表中的现代避孕方法的误解也常有报道。”

受采访的妇女向调查员描述了在使用自然计划生育方法时面临的困难,这造成了与其丈夫或伴侣之间的紧张并造成家庭暴力。委员会还提到了多次怀孕对妇女心理和身体健康的损害及其更容易遭受艾滋病/艾滋病毒等性传播疾病的危险。

国家损害了妇女自由和负责任地决定其子女数量和间隔的权利,并表现出系统性地将某种意识形态置于妇女惠宜之上的官方蓄意政策。

“性别陈规定型处于否认获得现代避孕措施的政策核心。行政命令包含并传递了妇女作为抚养子女的首要角色的形象,由此延续了菲律宾社会中早已流行的歧视性成见,”帕滕强调道。

“它们影响了妇女作出有关自身保健、性和生殖问题的自由和知情决策和选择的能力,以及她们决定自身在社会中定位的自主权,”她补充道。

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妇女人权和性别科主任维罗妮卡·比尔加(Veronica Birga)强调了委员会在未来作出与其对行政命令造成的侵犯的严重和系统性特征的分析类似调查的重要性。

“这份调查发现侵犯是严重而系统性的,并重点关注了受影响的妇女和女童的极大数量,及其对该国意外怀孕、不安全堕胎、孕产妇死亡率和包括艾滋病/艾滋病毒在内的性传播疾病发病率的影响,”比尔加表示。

“该调查也是权利不可分割性的一个明例——当妇女就其身体做决定的基本自主性受到否认,她的健康、教育和发展都会受到威胁。”

在调查最后,委员会向菲律宾提出了一系列建议,其中包括堕胎合法化,确保普遍获取全面性健康和生殖健康服务、商品和相关信息,消除获取这些服务的障碍以及重新引入紧急避孕措施。

委员会还建议道,根据菲律宾宪法中政教分离的规定,政府应该确保国家政策和立法将关注保护妇女健康权,尤其是她们的性和生殖健康权利置于任何可能导致歧视妇女的宗教假设之上。

2015年6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