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旺达大屠杀:20年之后


艾德琳(Adeline)在卢旺达大屠杀发生时只有19岁,胡图族联攻派(Interahamwe)民兵进入她的村庄并杀死他们见到的所有图西族人,艾德琳就亲眼见证了全家人被残杀。

艾德琳说:“许多人被村民抓住并扔到路中。很快就有许多妇女遭到强奸。这种情况持续了两周之久。”

在多次遭到几名男子的强奸和殴打后,艾德琳认为她也会被杀害。但她所在的地区被卢旺达爱国阵线所解放。她现在感染了艾滋病毒。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4月7日发表的纪念卢旺达大屠杀20周年的致辞中表示:“我们将永远铭记80多万被残忍杀害的无辜死者,并对幸存者的勇气和韧性致敬。”

联合国人权事务负责人纳维·皮莱在反思1994年卢旺达大屠杀国际日的声明中表示:“时隔二十年之后,卢旺达种族屠杀的恐怖仍未消散。”

皮莱表示:“我们必须支持卢旺达在确保促进和保护所有人人权,以及实现和解和恢复方面的努力。”

胡图族民兵和政府军在1994年的100天中杀害了大多数图西族和温和派胡图族人。大屠杀发生的前一天,一架即将降落于卢旺达首都基加利的客机被击落,机上载有卢旺达和布隆迪总统。讽刺的是,他们刚刚结束了一个旨在确保和平协议和制止胡图族政府和图西族反叛团体间冲突的和谈。坠机事件成为杀戮的导火索。

和艾德琳一样,约有10万至25万妇女在这三个月内遭到强奸。冲突造成成千上万的胡图族和图西族妇女沦为寡妇。许多幸存的妇女都感染上艾滋病毒或死于艾滋病。由于艾滋病/艾滋病毒和1994年种族灭绝,卢旺达目前约有100万孤儿。

大屠杀发生时年仅14岁的乌依森加(Uyisenga)曾被拿着棍棒和砍刀的男人追赶。她表示:“我被强奸和虐待,但还有勇气继续逃亡。你可能会说我很勇敢。是的,我曾经直面死亡,并为存活下来付出了令人震惊的代价。但我在某些方面却是幸运的。我没有目睹家人被杀害。”

菲利普(Phillippe)在胡图族联攻派民兵侵入他家并杀害其父母和叔叔时年仅6岁。他被一名卢旺达爱国阵线士兵救出,并最终联系上另一个将他抚养成人的叔叔。现年26岁的他希望成为一名建筑工程师,并在与其他幸存者交谈后获得了一些内心的平静。

他表示:“我许多幸存的朋友仍怀着创伤;但我们能尽量互相帮助。我希望看到一个儿童不受威胁的更稳定的卢旺达。”

联合国于1994年设立了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以起诉种族灭绝中的肇事者。为了防止类似暴行再次发生,各国元首和政府首脑在2005年的世界首脑会议上通过了国家保护责任。这一承诺旨在保护人民不受种族灭绝、战争罪、种族清洗和反人类罪以及煽动这些罪行的行为之害。

皮莱表示:“今天,我们也必须反思旨在解决现有人权危机的努力是否充分,能否应对危机的萌芽和深化阶段,以确保过去的长期失误绝不再重演。”

一个纪念活动将于4月16日下午6点15分在联合国纽约总部举行,活动将进行网上直播。

卢旺达也将举行几个纪念活动,包括在基加利种族灭绝纪念中心献花圈和点亮全国哀悼的火焰;在基加利阿马霍罗(Amahoro)体育场举行的全国纪念活动和从国会到阿马霍罗体育场的纪念游行。

2014年4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