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simg



联合国报告揭露了阿富汗伤亡惨剧


日内瓦/喀布尔(2016年7月25日)——周一公布的有关阿富汗的联合国报告中显示了自2009年以来创纪录的平民伤亡人数,仅今年上半年就有5166名平民被害或致残,其中儿童约占三分之一。根据联合国记录显示,2009年1月1日至2016年6月30日期间共有63934名平民伤亡,其中22941人死亡,40993人受伤。

联合国阿富汗援助团(UNAMA)人权小组在今年1月至6月间共记录了1601名平民死亡及3565名平民受伤。该数据较2015年上半年的伤亡总人数增加了4%,且是自2009年以来的半年度最高纪录。

今年的伤亡平民中还包括1509名儿童(其中388人死亡,1121人受伤)——联合国人权事务主管认为这个数据是“警醒而可耻的”,这也是自2009年以来最高的半年度儿童死伤人数纪录。

数据中还包括507名妇女(130人死亡,377人受伤)。这些数据是比较保守的——且几乎肯定是被低估的——这是由于在文件编制和确定受影响平民状态方面采取了极为严格的方式。

秘书长阿富汗事务特别代表兼联合国阿富汗援助团主席山本忠通(Tadamichi Yamamoto)强调,各方必须将报告视为采取行动的呼吁,“尽一切可能拯救平民于战争的恐怖之中。”

“这份报告中记录的每一起伤亡——人们在祈祷、工作、学习、汲水、住院时被害——每一名伤亡的平民都代表着未能实现的承诺,各方应将其视为采取行动的呼吁,尽一切有意义的切实措施减少平民的苦难并提升保护,”山本说道,“若无有意义行动的支持,那些承诺终究不过是空洞的陈词滥调。阿富汗人民的历史和集体回忆将凭实际行为评判冲突各方的领导人。”

“自2009年以来,这场旷日持久的冲突中共有63934人被害或致残,受害人及其家属的证词让人痛心地关注其中每个人的悲剧,”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扎伊德•拉阿德•侯赛因(Zeid Ra’ad Al Hussein)表示。“失去了顶梁柱的家庭不得不令孩子离开学校养家糊口;失去肢体的司机同样失去了赖以为生的手段;前往市集为孩子采购的男人归家后只见到孩子们的尸体;治疗背部和腿部伤痛的费用令许多家庭望而却步;父母正用塑料袋装起孩子的残躯……在短短的六个月中就发生了至少5166起这样的惨剧——死伤人数的约三分之一为儿童,这格外令人感到警醒和羞耻。”

“这份报告揭露的侵犯行为引发了一连串潜在的人权践踏行为,从阿富汗延伸至地中海甚至以外地区,许多阿富汗人被迫冒极大风险于海外寻求难民庇护,”扎伊德补充道,“冲突各方必须停止故意将平民定为目标以及在平民聚集区域使用重型武器。必须终止对这些平民伤亡的责任人的普遍有罪不罚——无论责任人是谁。”

尽管大多数——即60%——的平民伤亡应归咎于反政府力量,但在今年1月至6月内,亲政府部队导致的平民伤亡人数正在增加。联合国阿富汗援助团在这段时间内记录了1180起由亲政府部队导致的平民伤亡,占今年截至目前总数的23%,相较去年同期数据增长了47%,这主要是地面作战导致的结果。

地面作战依然是造成平民死伤最多的原因,紧随其后的是复合袭击、自杀式袭击和简易爆炸装置(IED)。战争爆炸残余物对儿童造成了不成比例的影响,此类装置导致的死伤人员中有85%是儿童。报告中包含几起儿童因把玩这些物体而被害或致残的案例。在4月13日的一起案件中,报告中记录,“孩子尝试用迫击炮弹交换冰激淋,失败后就将炮弹扔到了路上。”

在报告所涉时间内,又新增157987名流离失所的阿富汗人——较去年同期数据增加了10%。这令预计由冲突引发的境内流离失所阿富汗人民数量增长至120万。

报告同样记录了其他严重的人权侵犯和践踏行为,包括故意将公共区域内的妇女视为目标、在武装冲突中利用儿童、针对男童和女童的性暴力行为、对教育和卫生设施的袭击、绑架和即审即决。人权维护者、记者、律师和法官同样沦为了目标,塔利班有时将其标记为“军事目标”。1月20日的一起针对媒体的自杀式袭击导致八名平民死亡,30人受伤,其中包括七名Tolo电视台的员工。

报告同样提到了针对去年10月无国界医生组织(MSF)医院轰炸的调查结果,强调仍须“全面开展一次独立、公正、透明、有效的调查”,以此评估可能的刑事责任。

报告强调了对所有人权侵犯和践踏行为的追责需求,并指出受害人及其家庭成员无须递交书面申诉即可要求当局开展调查,特别考虑到该国识字率较低的情况。

山本和扎伊德强调,伤亡率并不代表人民遭受的所有苦难,而且无法涵盖武装冲突对阿富汗人民造成的伤害和限制的全貌。

“这场旷日持久的冲突代表着数百万阿富汗人获取教育和医疗保健、维持生计和寻求庇护、行使行动自由和公民、政治、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遭到了太久的严重限制。”山本表示。

2016年7月25日

另见
分享该页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