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simg



扎伊德称要警惕欧洲和美国的民粹主义者与蛊惑者


英文 | 法文 | 俄文 | 西班牙文

和平、司法与安全宴会
海牙,2016年9月5日

亲爱的朋友们,

我想把这段简短的讲话送给基尔特·威尔德斯先生(Geert Wilders),他的附庸者,以及所有和他类似的人——民粹主义者、蛊惑者和政治幻想家。

在他们看来,我必然是噩梦般的角色。我是传播人权和普世权利的全球之声;由各国政府选出,现在却几乎批评着所有政府。我捍卫和促进世界各地每一个人的人权:移居者、寻求庇护者和外来移民的权利;男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和双性者团体的权利;所有国家中妇女和儿童的权利;少数群体;土著人民;残疾人;任何受到歧视、迫害或酷刑或面对不利情况的人——不论这是由政府、政治运动还是恐怖分子造成。

我是穆斯林,令种族主义者困惑的是,我也是白人;我的母亲是欧洲人,父亲是阿拉伯人。我也十分愤怒。因为威尔德斯掺杂着部分真相的谎言,还有他操纵和煽动恐惧的行为。你们或许知道,二十年前,我在巴尔干战争时期于联合国维和部队服役——如此残忍且极具破坏力的战争,它同样产生于这座制造欺骗、偏执和民族主义的工厂。

基尔特·威尔德斯几天前公布了可笑的十一条竞选宣言,一个月前,他在美国克利夫兰说过相似的话。我不会重复他所说的内容,但许多人会,他的党派预计将在三月的选举中有不错的表现。

然而,威尔德斯先生和特朗普先生(Trump)、奥尔班先生(Orban)、泽曼先生(Zeman)、霍费尔先生(Hofer)、菲克先生(Fico)、勒蓬女士(Le Pen)、法拉奇先生(Farage)等人所持的相同意见,也是达伊沙组织(Da'esh)所认可的。

他们都寻求在不同程度上回归过去,安宁而纯粹,阳光普照的田野上住着以民族或宗教划分的人群——和平生活,不相往来,自己把握命运,且不会遭遇犯罪、外来影响和战争。这种过去在现实中肯定不存在于任何地方,从来不会。众所周知,欧洲过去的几个世纪绝非那种模样。

提出要回归假想的完美过去,这就是妄想;贩卖这种想法的商人就是骗子。狡猾的骗子。

民粹主义者使用半真半假和过度简化的方法——宣传大师的两把锋利武器,而互联网和社交媒体是他们完美的轨道,把思想打包成一块块极小的碎片:口号;发帖。在焦虑的人们心中描绘半副画面,这些人可能面对着经济困难或通过媒体感受到恐怖主义的恐惧。在画面各处用半真半假的故事加以支撑,让人们自然产生的偏见填补其余内容。加一些戏剧效果,强调这全是某个明确的群体的错,于是,宣传者就射出了这枚言语上的炮弹,他们的追随者则或多或少感到无可指摘。

因此,公式很简单:让本已紧张的人们感到害怕,然后强调这全是因为某个包藏祸心的险恶外来群体。然后为目标群众献上幻想,这样的场景让他们心满意足,对另一些人却是恐怖的不公。煽动又熄灭,重复多次,直到焦虑固化为仇恨。

不要误会,我当然不是将民族主义蛊惑者的行动等同于达伊沙,达伊沙是令人作呕的恶魔;他们必须被绳之以法。不过,在传播模式、使用半真半假和过度简化的手法上,达伊沙的宣传策略与民粹主义者类似。这项等式两端的人彼此受益——实际上若没有相互的行动,其影响力不会扩大。

威尔德斯先生等人煽动的羞辱性种族和宗教偏见在一些国家已成为市级甚至全国性政策。我们听说工作场所的歧视行为加速发展。儿童因为族裔和宗教出身受到羞辱并因此逃避——不论护照是哪国的,他们听到的是,自己不是“真正的”欧洲人,不是“真正的”法国人、英国人、匈牙利人。全体社区成员都被污蔑为与恐怖分子勾结的嫌疑人。

历史或许已经教会威尔德斯先生和他的同党,仇外和偏执能够如何有效地成为武器。各个社区将把自己围在充满恐惧和敌意的营地中,周围都是和他们一样的民粹分子、极端主义者和下命令的人。气氛会因仇恨变得凝重;此时,就可能迅速坠入大规模暴力。

的轨迹上撤回。朋友们,我们是否付出了足够的努力打击跨境联合的蛊惑者?十年前,基尔特·威尔德斯的宣言和他在克利夫兰的演讲可能会造成全世界的轰动。现在呢?现在,他们遇到的不过是人们一笑置之,在荷兰之外,他的言论和恶毒计划几乎无人问津。我们是否要继续袖手旁观,看着固执偏见成为常态,直到其得出逻辑自洽的结论?

正保护我们社会的是法律——人权法,它是凝结着人类经验、数代人苦难、过去犯罪和仇恨受害者惊叫的约束性法律。我们必须热烈地捍卫这项法律,接受它的引导。

在骗子后头。只有追求全部的真相,采取明智的行动,人类才能永远生存。划清界限,发出声音。要大声疾呼,说出真相,同时带着同情,为你的子女、为你关心的人、为所有人的权利,务必要说得清清楚楚:停下!我们不会被你们这些恶人欺凌,也不会被你们这些骗子愚弄,再也不会;因为主导我们集体命运的,是我们,不是你们。书写并刻画未来一百年的,是我们,不是你们。划清界限!

 

另见
分享该页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