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simg
English Site French Site Spanish Site Russian Site Arabic Site Chinese Site OHCHR header
Make a donation to OHCHR


Header image for news printout
2010年12月10日,人权日: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纳瓦尼特姆·皮莱的致辞

 عربي| 中文 | English | Français | Русский | Español

 

 

联合国自成立60年来,已经在建立和执行一个普适人权体系方面取得了巨大进展。国际法规定,权利适用于我们每个人:年长者和年轻人、男性和女性、富人和穷人,无论我们是谁,来自何处。

我们知道是谁改变了人权的历史:是那些从事废除奴隶制斗争的先驱们(如威廉·威尔伯福斯);是那些推动妇女人权取得重大进展的人们(如凯莱·史坦、胡达·沙拉维、西蒙娜·德·波伏瓦)。我们也知道是谁解决了殖民主义的不公(圣雄甘地);还有诸如马丁·路德金、纳尔逊·曼德拉和里戈贝塔·曼姝——他们致力于终结制度化种族主义以及对少数群体和土著人民的歧视。

但是,如果没有众多我们连名字也不知道的人们的帮助,这些鼓舞人心的英雄们不会有所成就。尽管终结奴隶制的努力横跨了千年,但成年人和儿童仍然继续被贩卖为性奴隶和包身工。经过长达150多年的艰苦斗争,妇女才在几乎所有的地方赢得投票权,但她们仍然缺失许多其他基本权利。

我们的进步归功于这些成百上千无名英雄的巨大努力,他们被统称为人权维护者/捍卫者。

人权维护者来自社会各界,从王室成员和政治家,到诸如记者、教师和医生这些专业人士,再到没有受过教育或没有受过正规教育的人士。成为人权维护者不需要特殊的资质,要的是承诺和勇气。

我们都可以成为人权维护者——想想我们今天心安理得享受的权利有多少是他们为我们争取来的——而且都应该成为人权维护者。至少,我们应该尽最大努力支持那些维护人权的人们。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维权人士被骚扰、虐待、或不公正的监禁和谋杀。这就是为什么2010年人权日要献给这些人权维护者以及他们那种为制止各种歧视而斗争的勇气的原因。我们应该挺身维护他们的权利,就像他们挺身维护我们的权利一样。

使一些遭受不公正拘禁的人获得自由是国际社会努力的主旨。虽然有时他们不能尽快获得释放,但是这种关注可以在很大程度上为他们提供身体上的保护。然而,他们大多数被当局拘禁在监狱、家中和再教养中心,尽管奄奄一息却无人知晓,他们的家庭也常常成为攻击的目标。

人们会记住那些被杀害的维权人士——如俄罗斯记者安娜·波利特科夫斯卡娅2006年在其寓所外被杀;刚果维权人士弗劳瑞博特·切倍亚·巴西扎尔今年早些时候被发现死在他的车里——他们只得尊敬。但是,仍有许多因信仰人权而遭谋杀的不太知名的维权人士仍然不为世人所知。

        人权维护者的工作从未像今天这样重要,因为数千百万人每天仍然直接或间接地遭受某种形式的歧视之苦。

         估计世界上有3.7亿土著人民,他们中很多人都遭受着歧视。即使是在发达国家,现今出生的某些土著群体的儿童的预期寿命要比非土著儿童的预期寿命少20岁。

  少数群体遭受相类似的不平等。例如,在拉丁美洲,有1.5亿非洲后裔陷入贫困,这一比例要远远大于非非洲后裔人口;同样地在发展中国家,估计6.5亿残疾人中的三分之二以上(4.26亿)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妇女——占世界人口的一半——在一些社会仍然受到歧视,而在另一些社会,歧视则显得更为隐密,其中最令人震惊的也令人沮丧的统计数据是, 7000万到1亿失学儿童中,70%是女孩。

 每年大约有1亿人因不得不支付医疗卫生费用而陷入贫困。在许多国家,来自于贫困家庭的孩子接种疫苗的人数要比出身富裕家庭的孩子少10倍;与最富有的20%的妇女相比,贫困妇女在生产时能获得熟练的医疗工作者帮助的人数要少20倍,这些医疗工作者可以拯救他们生命。

    世界有超过2亿的移民,特别是那些非法或没有证件的移民,他们遭受着种族主义、排外心理和其他习惯性歧视。

         当今及未来的人权维护者面临着严峻的挑战,我要赞扬他们无私的决心,他们不知疲倦地在上述所有领域工作着,还有许多权利领域也活跃着他们的身影——如

性偏向者权利、无国籍人权利、老年人权利和艾滋病毒感染者的权利。

  一个严峻的问题是统计数据的缺失:我们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权维护者,或每年他们中有多少人遭到恐吓、骚扰、殴打、监禁或杀害。我们还没有制定出衡量他们成就的办法,成就往往不是归功于他们而是归功于政治家们或政府——最终听从了他们的劝说或在他们的压力下终于屈服了的政治家或政府。我们需要做更好的工作来保护我们的维权人士。

新的经济和政治力量正在21世纪出现,像往常一样,他们也将面临促进国内和国外发展的责任,与此同时,他们也要为自己的行为担责。通过指摘当前和未来政策和行为的利弊人权维护者将在这一进程中发挥关键作用。然而,尽管人权维护者为社会带来了益处,在世界的一些地方,他们却正遭受着更加严重的骚扰、迫害和行动限制,特别是在言论自由上。

 在这个人权日,我呼吁各国政府:要认识到批评不是犯罪;要释放所有那些因和平行使他们的基本权利、维护民主原则和人权而遭到拘禁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