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simg


加强国际人权机制

问题相关性

自从20多年前通过《维也纳宣言和行动纲领》(VDPT)以来,联合国人权系统在实现其目标上取得了巨大的进展:即确保对所有人的人权和基本自由的普遍尊重。联合国人权机制的工作是监督全球的人权并把普遍的规范转化为指导和实际措施,对所有利益攸关方产生社会正义影响,包括权利持有人、人权侵犯行为受害者、作为义务承担人的各国以及包括私营部门在内的其他行为者。联合国人权机制的扩张证明了全球对其重要性的认可。与此同时,这一迅速的增长还对该系统造成了重大压力,给它们的工作带来了挑战。

人权理事会特别程序的任务负责人2013年6月在维也纳召开会议,庆祝《维也纳宣言和行动纲领》20周年。© OHCHR
人权理事会特别程序的任务负责人2013年6月在维也纳召开会议,庆祝《维也纳宣言和行动纲领》20周年。© OHCHR

核心国际人权条约是在国家、区域和国际各级推动和保护人权的所有行动的基石。批准这些条约的国家数目的增加为人权保护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此外,条约相关个人投诉程序的生效为权利受到侵犯的个人寻求补救和正义开放了新的平台。然而,亚洲、加勒比海和太平洋地区或与一些条约相关的批准率仍然相对较低,比如欧洲的《保护所有移徙工人及其家庭成员权利国际公约》。一些条约个人来文和查询程序的接受率也不高。此外,由于缔约国对关键条款的保留,条约的充分落实也得到了阻碍,特别是在《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CEDAW)和《儿童权利公约》(CRC)之下。 

人权条约机构通过监督进程在指导各国和其他利益攸关方充分落实条约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随着近几年条约机构系统的发展,目前共有10个人权条约机构。其中九个条约机构监督核心国际人权条约的落实,在《禁止酷刑公约任择议定书》之下设立的第十个条约机构,即防范酷刑小组委员会,负责监督《任择议定书》缔约国内的拘留场所。在过去的两年内,这些条约机构平均每年审议了120份缔约国报告,并在个人投诉程序之下通过了同样多的决定。同期,防范酷刑小组委员会开展了11次国别访问,包括后续访问和咨询访问。条约机构系统和作为其秘书处的人权高专办所面临的长期资源不足问题加剧了本已不可接受的待审报告积压状况,使得提交投诉个人的等待时间过长。没有一个一致、可持续且定期再次评估的资助体系,条约机构的工作及其所提供的保护水准将大大受到影响。 

在高级专员启动反思强化条约机构系统的磋商进程四年后,2014年4月,大会结束了其在这一领域的政府间进程,通过了大大改善这一系统的实质成果。

2006年设立人权理事会是联合国人权系统改革的里程碑。作为致力于人权问题的主要政府间机构,理事会处理危机、国家状况和专题问题,它还负责人权在联合国系统的主流化工作。理事会不断改善其做法,并寻找创新的方法来应对人权挑战,包括通过设立新的调查委员会和实况调查团的任务授权、交换意见并加强与其附属机构和机制的联系、以及确保加强包括民间社会和国家人权机构在内的所有利益攸关者的参与。

成功完成193个成员国全体参与的第一轮为期四年的普遍定期审议周期牢牢巩固了所有人权的普遍性、不可分割性、相互依赖性和相互关联性的理念。目前的普遍定期审议第二轮周期正在审议国家层面新的进展和采取的措施,重点是落实各国在第一周期内所作的承诺。普遍定期审议进程大大增加了所有国家利益攸关方参与对话、审议进程和挑战的切入点,为促进和保护人权开辟了道路。

理事会特别程序的继续扩张也是强化的联合国人权框架的另一关键元素,截至2013年12月,共有51个任务授权,其中13个为国别任务授权。2013年,这些任务授权对66个国家和领土开展了79次访问,向117个国家和其他实体发送了528份关于被指人权侵犯行为的来文,其中84%由两个或更多的任务负责人联合发表。他们的专题工作涵盖大量议题并为国际人权标准的进一步发展作出了贡献。他们还参与宣传,并为立法改革和技术合作提供建议。特别程序任务负责人的独立性和客观性对于其可靠性和有效性至关重要。为此,选拔进程得到了加强,以确保被任命者的专业性。 

人权条约机构和特别程序提供落实方面的指导并充当各国和国际社会的早期预警机制。它们还是倡导国家人权机构和民间社会参与的平台,为普遍定期审议和人权在联合国系统工作中的主流化奠定坚实的实质性基础。人权机制的工作说明了实现人权的主要挑战仍然是弥合落实方面的差距。需要更为系统和创新的方式来进一步加强联合国人权机制提出建议的质量和一致性,并确保将其传播至所有国家并予以落实。 

关注领域

  • 加强机制的可见性和无障碍性
  • 机制间的一致性和协同性
分享该页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