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simg



身处意大利的移徙儿童的未来“绝不能依靠运气”


文化之家(House of Cultures)位于西西里岛东南部的巴洛克小镇希克利(Scicli),充满了缤纷的色彩,引人注目的大型壁画,绿色、橙色、蓝色和紫色的不同语言的活动时间表,还有少年们在足球冠军传奇人物前神采飞扬的照片。

今年六月联合国人权高专办的一个小组到访时,“地中海希望组织”(Mediterranean Hope)运作的中心正在照顾大约24名无人陪伴且与父母分离的移徙儿童,该组织由意大利新教联合会发起。

中心负责人乔瓦娜•希福(Giovanna Scifo)表示:“我们的‘家’主要是为最弱势的移徙者建立安全场所,也是为他们提供至多三个月的临时停留场所。我们的首要事项是为儿童寻找良好、更加长久的居住场所,或帮助他们与欧洲的家人团聚,这充满挑战。”

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儿童权利顾问伊玛•格拉斯-德尔加多(Imma Guerras-Delgado)表示,意大利为儿童设立了良好的立法。未达到法定年龄的移徙者可以居住在意大利,并拥有与意大利儿童相同的权利。

然而,意大利仍然面临着一个持续的挑战,无人陪伴移徙儿童的数量不断增加,绝大多数儿童都是15至17岁的男孩。2015年,约12000名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进入了意大利。根据联合国难民署的数字,今年到目前为止,约15000名无人陪伴的儿童已经抵达意大利,占抵达意大利海岸总移徙人数的15%。

意大利政府表示,其已将护理无人陪伴儿童的财政支持由2015年的九千万欧元增加至2016年的一亿七千万欧元。但是,长期缺乏安置这些儿童的适当场所意味着他们只能在专为短期停留而设的各类场所停留数周甚至数月,很少甚至无法获得教育、辅导或适合儿童的活动。

“在巴勒莫,我访问了一家优秀的由政府运作的中心,现居住着约15名女孩,一些女孩还非常小,只有12或13岁,”格拉斯-德尔加多说,“但是,我们担心一些儿童中心过于拥挤,而且并未得到适当的监管。我们听到儿童再三抱怨,表示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律师帮助他们的法律程序,他们对于未来一无所知,在一些中心,他们也无事可做。”

格拉斯-德尔加多强调道,不同的中心有着不同的标准,而这些需要协调统一。她说:“儿童,所有儿童的权利,不能依靠运气。他们享有权利,不能仅凭运气而已。好像幸运的孩子就能来到最好的中心,而没有那么幸运的孩子就只能去其他的中心,然后预示着他们的未来就如出一辙。”

对于一名16岁的男孩而言,未来似乎仍不明朗,他告诉联合国小组,自己已经在兰佩杜萨岛的“热点”中心里呆了一个多月。

“我曾在利比亚的监狱里呆了两个月,我遭到拷打,被强迫工作以支付船的费用,”这名男孩说道,他在描述自己从西非偷渡路上的遭遇时,声音只比耳语时高了少许。他说:“一切都还过得去,但是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离开。” 

他是否得知自己接下来的命运将如何? “我忘记了。”他说,脸上明显地表现出讲述自己故事的精疲力尽。

对格拉斯-德尔加多而言,她在接待中心遇见的儿童身上的巨大潜力将成为其脑海中长久挥之不去的深刻印象。

她说:“他们可以为意大利社会各处做出巨大贡献。这正是为何必须确保儿童不用依靠运气决定自己将被分配的中心。”

乔瓦娜•希福和她在文化之家的同事重申了这一点,强调十分有必要为离开祖国和家庭而且通常因为经历的创伤而被抑郁和噩梦困扰的儿童提供正确护理,包括社会心理支持。为了帮助移徙儿童融入社会,文化之家为他们提供学习意大利语和就读当地学校的机会。

显然,一些男孩已经在文化之家的日常意大利语课程上学到了许多,也准备好一展所学。

联合国小组向大家问好,男孩们停顿了几秒钟。

“用餐愉快!” 他们用意大利语说道,脸上充满了笑容。

这是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小组关于6月27日至7月1日意大利访问的四篇系列文章中的最后一篇。阅读其他文章:

2016年8月9日

另见
分享该页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