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simg



囚禁、拘留和不安全:保加利亚境内移徙者的人权接受审查


当炸弹开始落到苏莱曼(Suleiman)*的家乡,他知道自己和家人必须逃离。他所在的城市就位于伊拉克摩苏尔(Mosul)的外围。苏莱曼和他的家人属于耶西迪人,这个社区一直受到进入该地区的所谓“伊斯兰国”恐怖组织的迫害。

苏莱曼一家两次试图逃向德国,第一次,他们卖掉了所有家产并向人借钱。他们在第一次尝试中抵达了保加利亚,在越境进入该国时被捕,这是刑事犯罪。他们被遣返伊拉克。

第二次,苏莱曼一家成功穿过保加利亚抵达了和塞尔维亚接壤的边境。但他们在越境进入塞尔维亚时遭到逮捕。一家人被分开,在两个月的时间里,他联系不上妻子和两个孩子。苏莱曼首先被带去保加利亚东部斯维林格勒(Svilengrad)的一个移徙者拘留中心,随后转到监狱。

苏莱曼讲述故事的时候,正坐在索菲亚中央监狱一个简陋的会客室中。当时是2016年7月,他已在这里度过了十个月。他不止一次非法越境,正在狱中度过13个月的刑事监禁期,被关在偷运毒品者和谋杀未遂者的旁边。这名耶西迪农民说,他十分焦虑,并对这一切感到困惑。

“像这样和家人分开让我很难受。”他说,“这种状况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我该怎么办?我身上没有文件,它们在我妻子那里。如果我试图转移,可能再次被抓,被送回监狱。我该怎么办?”他四处看看,叹着气。“我只想回到孩子们身边。”

苏莱曼的妻子和儿童已成功抵达德国。

苏莱曼和另一些像他这样的人的命运和未来引起了联合国人权高专办的关切。根据保加利亚政府提供的数据,2015年有123人因为“非法越境”而正在服刑,多数人刑期一年左右。

在最近对保加利亚的一次访问中,联合国人权官员们对试图非法进入或离开该国的移徙者不断受到刑事定罪表示关切。由此,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将这种情况称为“令人嫌恶的第22条军规”。

“那些人正身陷囹圄,不知道今后自己的命运如何。”参与本次访问的联合国人权顾问克劳德·卡恩(Claude Cahn)说,“我们见到了一些人,他们在原籍国遭遇了恐怖的创伤,付出了巨大的牺牲来为自己和子女寻求更美好的生活——或者是过得下去的生活,他们现在身陷囹圄,处于极其不确定的状态——往往对之后可能发生的情况充满惊恐和愤怒。在带着尊严进入社会的路线和途径方面,他们没有得到任何支持。   这从任何视角来看都是严重的问题……包括最重要的一点,即我们确保人格尊严的承诺。”

这是办事处第二次访问保加利亚审查移徙者和难民的人权状况。本次访问属于对移徙者和难民穿行欧洲所经过巴尔干陆路国家的一系列访问。对保加利亚的访问提供了一次良机,用以观察2015年11月首次访问之后的建议是否得到贯彻。

访问小组注意到一些进展,包括某些类别的移徙者和难民的拘留时长变短,该国的新生儿监护系统最近也拓展至移徙儿童。

但人权干事迪马·雅莱德(Dima Yared)表示,该国仍通过安保视角关注对移徙者和难民的处理。“安保方针——首先倾向于采用威慑、拘留和监禁手段的方针——直接与人权方针相冲突。”

在拘留中心和监狱中与移徙者和难民开展的访谈中充满了不确定的情绪。许多人疑惑的是,一旦结束刑期或从拘留中获释后会面对什么情况。

32岁的伊朗妇女法蒂玛(Fatima)就是其中之一。她和家人在皈依基督教并面对骚扰之后离开伊朗。全家人抵达了保加利亚/塞尔维亚边境,随后被警察拘留。当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小组见到法蒂玛一家时,他们已在柳比梅兹(Lyubimets)拘留中心被拘17天。

和许多其他人一样,法蒂玛也被判“非法越境”罪。和许多其他人一样,她也对自己和家人的未来充满深深的不确定感。

卡恩说,通过提供一定程度的确定性、实现合法化的法律途径,保加利亚或许能帮助承认在欧洲关于移徙和难民讨论中丢失的一点:共同的人性。

“他们都是人。他们拥有权利。他们的尊严需得到保障。”他说,“这就是为何我们提倡将人权融入这些政策。”

2016年8月24日

另见
分享该页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