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simg



从小开始为社区出力


米尔卡•谢克利尔•库托从小就有意成为一名人权活动家。

“我们一直面临着大量的人权侵犯行为,被迫迁离我们的林中家园……这使我们无法拥有一个可以安心坐下并‘称之为家’的地方,”她说,“因此,从高中开始我就成为了一名活动人士。”

这位年仅26岁的土著人权活动家是森沃土著人民中的一员,他们原本居住在肯尼亚东非大裂谷切兰加尼山(Cherang’any hills)的安博波特和卡波莱特森林(Embobut and Kabolet Forest)。库托的活动主要集中于女童权利问题,同时也涉及妇女和所有森林中的土著居民。正是她对此事业的付出将她带至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并参与了2016年的土著研究金方案。

人权高专办于1997年启动了该方案,为参与者提供了解更多联合国人权机构相关内容的机会,并学习如何帮助促进和保护土著人民的权利。土著研究金方案协调员埃斯特尔•萨拉文(Estelle Salavin)表示,研究员返回社区后,可采用这些知识帮助促进自身及其社区的人权。

“通过这项独一无二的安排,来自全球各地的土著研究员能够共享经验、建立同盟并互相激励,”她说,“此培训方案的附加价值即通过观察和直接参与人权机制会议,使参与者有可能对相关机制的运作方式获得实际理解。方案也为研究员提供了与联合国及其专门机构、各国政府以及位于日内瓦的人权非政府组织的代表们沟通的机会。”

库托表示,森沃人面临的挑战对妇女产生了尤为剧烈的影响。森沃人被逐出家园,他们的房屋被焚毁,财产遭到大规模破坏。她表示,遇到驱逐时,男人们都要躲藏起来,因为负责驱逐的官员很可能会逮捕他们。而妇女和儿童则会留下,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家园以及拥有的一切化为灰烬。

“一位妇女告诉我,她永远忘不了自己的房子及房中一切付诸一炬的景象,”库托说,“除了身上穿着的衣服和她的孩子们,她已经一无所有。”

库托表示,她在日内瓦期间已经取得收获。培训时,她学习了如何更好地联系国际金融机构并向其进行宣传。2013年,库托所在的森沃土著人民方案组织在社区长者的帮助下向世界银行调查小组提交了一份申诉,希望世界银行审议其在肯尼亚方面的政策,他们称该政策鼓励肯尼亚政府将森沃人非法逐出其祖先的土地。“我在这里学到了确保有效跟进调查小组报告的不同方式。” 她立即将信息传达至肯尼亚的同事。

库托的确是一名重要的妇女和女童权利活动家,但在参与培训之前,她并不知道《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CEDAW)的存在。如今,她了解到存在专门为监督各国义务履行情况所设立的联合国人权条约和机制,联合国人员和非政府组织也会帮助她和她的族人争取并享有应得的人权。

库托表示,万事开头难。

“我想我获得的信息太多了,”她笑着说,“我感到有些困惑,但那是一种积极的困惑。我了解了大量的信息,手中也积聚了更多的力量,我回国后就能立即开展工作。”她表示。

本文是庆祝2016年8月9日世界土著人民国际日的系列文章之一。今年的庆祝主题是受多项国际人权文书保护的教育权。

2016年8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