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simg



意大利移徙者热点中心引起法律问题


约15人排起长队,将为数不多的几件随身物品搭在肩上。他们被告知,必须顶着午后的暑热步出室内,搭乘客车。旅程的下一阶段才刚刚开始。

但对于西西里波扎洛(Pozzallo)封闭注册中心内的其他人来说,要想知道意大利当局接下来会把他们送往移徙接收系统中的何处,这一天可能又要在等待中度过。

“官员告诉我们,他们已经在高速工作,确保在48小时内对成年人进行转移,但许多人早已等了远远超过48小时,等待转移对无人陪伴的儿童来说更为困难,因为可接纳儿童的适当场所并不足够。”联合国人权高专办驻意大利监察团成员伊玛•格拉斯-德尔加多(Imma Guerras-Delgado)表示,该监察团旨在评估该国难民和移徙者的人权状况。

波扎洛中心是意大利南部四座所谓的“热点”之一,是海上获救者的首个停留地,欧盟和意大利官员将在那里建立有关其年龄、国籍、身份和移徙原因的档案,并将此作为评估对其的处置方式的一部分。

格拉斯-德尔加多和其他七位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同事访问的中心内目前共有207名移徙者,官员们将他们称为“客人”。

这处中心位于一座类似飞机库的大型建筑内,一排排双层床和地面上的床垫占据了近一半空间,且并未明确划分男性、女性和无人陪伴儿童的休息区域。墙上高高地挂着一台电视,但观众寥寥无几,他们更倾向于在自己的床上休息或成群结队地站在一起。几名年轻的孟加拉国人围坐成一圈,一边唱歌一边拍手,以此消磨时间。

波扎洛的一些移徙者可申请日间通行走出中心。相反,兰佩杜萨岛(island of Lampedusa)的移徙者却不得离开热点中心——该中心由几座建筑构成,为男性、女性、女童和男童分别设立了住所。兰佩杜萨岛的成年移徙者平均需等待八日才可转移。

热点在条件上的差异和有关运作的清晰法律框架的缺乏问题曾在6月27日至7月1日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对意大利的访问中被多次提及。

联合国小队了解到,热点目前的运作方式更像是羁留中心而非登记中心。羁押移徙者应该只被用作最后手段,但目前尚无有效机制以评估羁押抵达国内的移徙者的必要性。如今尚缺乏明确信息以说明移徙者停留时长以及当移徙者拒绝提供指纹时应采取何种程度的措施,联合国小组从意大利的国际和国家非政府组织处了解到这些情况尤为令人担忧。

“意大利目前无法确保整体移徙者接收系统中施行保护人权的同等标准。这是由于多种因素共同造成的,包括欧盟对意大利施加的移徙政策以及意大利政府在没有明确规则的情况下不提供一些服务,”联合国人权高专办移徙顾问皮亚•欧波罗伊(Pia Oberoi)表示。

截至目前,意大利今年已接收了超过90000名从海上而来的移徙者,这将移徙者接待系统中的名额从2013年已知的约22118人增加至2015年末的120000人。尽管组织和协调整个系统的主要责任由内政部承担,但中心的运作则外包至私营公司和慈善机构等。由此,如何使用政府资金或将其用于何处则由中心的营运方自行决定。

“我们知道意大利内政部及其国际伙伴正开展工作,以此提升并协调热点的运作方式。我们认为这是良好的一步。我们促请其与联合国机构和民间社会进行更密切的合作并达成更多协议,以此提供额外的医疗和社会心理服务以及娱乐活动,并允许其对热点进行监控,旨在确保对保护移徙儿童在内的移徙者权利的更密切关注。”欧波罗伊表示。

在波扎洛,一名16岁的尼日利亚女孩通过为一名男孩编头发打发时间,她将一把塑料叉子当作梳子,娴熟地编着男孩的头发。这位来自几内亚的男孩同样年仅16岁,他的头发被女孩扯得很疼,他正努力使自己不叫出声来。两人似乎都不愿交谈。

当联合国小队正准备离开波扎洛时,一名年轻男子走近格拉斯-德尔加多,并询问其可否将手表送给自己。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想要那块十分廉价的表。后来我才意识到。尽管联合国难民署的一名同事曾努力要求,但中心内并没有钟表。人们很难知道确切的时间,对他们来说一定很难熬,”格拉斯-德尔加多表示,“现在我真希望自己当时把手表给他。”

这是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关于6月27日至7月1日意大利访问的四篇系列文章中的第三篇。

2016年8月2日

另见
分享该页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