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白化病人的权利


坦桑尼亚的白化病人正在为自己的生存抗争。他们不仅面对着歧视和家庭与社会的公然排斥,还承受着极端的暴力。他们会受到追捕,身体的各部分被用在巫术仪式中。在当地,白化病人身体上各个部分据称可以卖到数千美元。

姆维古鲁·马坦安格(Mwigulu Matanange)在他尚处于幼稚时期的十岁那年被迫离家生活。他回忆了自己如何在坦桑尼亚西部鲁夸地区的自家村子附近受到袭击,当时他刚刚和一位朋友一起离开学校。

“我的朋友也叫姆维古鲁,当时我正在放牛的田里步行。我们看到两个男人快速地走着。我跟我朋友说,我们快点绕过他们。但他们拦下我们,希望我们帮忙寻找一头走丢的深棕色奶牛。”他说,“很快,他们开始拿石头丢向我的朋友。然后其中一人摘下自己的红帽子,蒙住我的脸。我什么也看不见。就在这时他砍下了我的手臂,然后逃跑了。”

不过姆维古鲁在生命中获得了第二次机会。非政府组织同一片天空下基金(Under The Same Sun Fund)正在赞助姆维古鲁接受教育。他现在被前首都城市达累斯萨拉姆近郊的一所私立寄宿学校录取。

2000年至2014年间,该国发生了一系列袭击,共有151名受害者被记录在案。

“在杀害白化病人事件爆发后,区域专员决定指定一个地点,用于安置保护白化病人,这就是布罕吉加(Buhangija),我们把白化病儿童安置在那里,他们尤其害怕遭遇危险。”姆万扎区专员秘书伯尼菲斯·查姆比(Boniface Chambi)说道。

联合国人权高专办欢迎坦桑尼亚当局采取措施打击这些犯罪,但其也对这些中心收容儿童的机构化和隔离问题表示担忧。

联合国人权高专办人权顾问奇特拉莱卡·梅西(Chitralekha Massey)走访了该中心,对儿童的生活条件表示谴责。“他们在成长中没有任何互动,也没有与其家庭和文化背景的联系。”

“由于完全不存在这类要素,很可能这些儿童一生下来就会被认为是属于收容机构的人。”梅西说。

坦桑尼亚政府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来解决这个问题,例如公开谴责袭击和杀人行为,任命白化病人担任议员和内阁成员。

同样,该国也展示了政治意愿——司法当局正在与各方伙伴合作调查近期的袭击事件,例如民间社会和人权与善治委员会。

不过,人权高专办呼吁坦桑尼亚当局进一步加强该国的法律体系,回应这些犯罪行为。

联合国人权高专办白化病人专家艾丽西亚·隆多诺(Alicia Londono)表达关切称,白化病人也无法及时就其遭受的犯罪获得司法救助,因为目击者往往因为害怕受到伤害而不愿作证。

“我们敦促当局采取紧急的切实措施来保护白化病人,并采用更加积极的办法来打击与白化病相关的成见。”隆多诺说。

联合国人权高专办自2000年起从15个非洲国家收到了关于200多次巫术仪式袭击的信息。由于这种做法较为隐秘,一般认为还有许多袭击未被记录或未被上报。

同时,像姆维古鲁这样生活在反复遭受袭击的恐惧之中的幸存者仍在寻求正义。

2013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了两项决议,呼吁各国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保护白化病人,并通过公正、快速而有效的犯罪调查来确保问责。

2014年12月4日

另见

分享该页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