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联合国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人权状况调查委员会主席迈克尔•科比(Michael Kirby)在人权理事会第25届会议上的声明
日内瓦,2014年3月17日

返回

2014年3月17日

主席,
高级专员,
尊敬的人权理事会成员,
各位阁下,
女士们,先生们,

上个世纪,世界所面对的纳粹思想试图将人们贬为劣等人。它采用恐怖、歧视和在集中营中实施灭绝达成这一目的,通过极权统治消灭反对之声。

对此,世界曾说这种情况“决不能再发生”。它随后宣布了《联合国宪章》,承认普遍人权为我们共同的命运。

此后约50年,另一场可怕的人类浩劫统治了南非。这便是将不同种族进行分隔,侵害大部分人权利以维护少数人利益的种族隔离制度。当这一体系彻底崩塌时,世界说这种情况“决不能再发生。”

及至20世纪,世界的良知再次被残忍的红色高棉政权震惊。他们肆意处决和折磨那些被视为颠覆分子的人,以自给自足之名强迫人口遭受饥饿。事实上,几乎人人都受到了波及。当那些杀戮场被发现时,世界说这种情况“决不能再发生。”

于是,我们迈入了21世纪。然而今天,我们仍面对着困扰世界的可耻灾祸。我们不能再承受忽视问题或无力行动的后果。

调查委员会在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发现了系统、广泛且严重的侵犯人权行为,以及令人不安的各种危害人类罪行。这些犯罪行为针对政治和其他拘留营内的犯人,针对饥饿人口,针对宗教信徒、针对任何试图逃离该国者——包括那些被中国强制遣返的人。

这些犯罪由国家最高层制定的政策导致。由于位于其核心的政策、体制和有罪不罚模式依旧存在,这些犯罪行为已经且持续在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中发生。

该国境内出现了难以名状的暴行。这些侵犯行为的严重性、规模、持续性和本质暴露出一个当代世界绝无仅有的国家。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正在发生的危害人类罪必须由我们这一代迅速进行集体应对。世界其余地区忽略这些证据的做法已持续太久。现在,我们对此再也没有任何借口,因为我们确已获悉。在今天的世界中,数十亿人都可直接获取这些骇人的证据。

上个月,当报告被上传至互联网上时,有大量媒体对其进行了报道。然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人民却无法获知委员会的调查结果。

现在,国际社会如何就这份报告采取行动是问题的关键。这其中最为重要的是立即采取行动,改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普通公民的生活并实现其人权。一份引人注目的报告和广泛媒体报道是件好事,但不幸的是,这还远远不够。

通过卫星图像,我们可以看到夜晚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沉浸在一片漆黑之中,与邻国闪耀的灯光形成鲜明对比。这一视觉印象印证了由勇敢的目击者们向委员会讲述的内容。他们的国家是一个黑暗的深渊,在那里,人类的人权、尊严和人性被悉数控制、否认并最终消灭。

人权理事会未经投票即通过决议,同意设立调查委员会。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却将此举称作“根本不值一提的政治诡计”。委员会的调查结果被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称为“绝对的谎言和蓄意炮制无稽之谈”。我们被指“将人权问题政治化”。我们被当做“幕后指使者的提线木偶”。报告的公布被描述为“由政治驱动的挑衅行为,旨在玷污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高贵形象,是以对其施压,希望破坏其社会体系。”

委员会并未要求任何人盲目听信我们的话。

请大家自己去阅读数百名证人向委员会提交的证词,去看看他们谈及的灭绝、谋杀、奴役、酷刑、监禁、强奸、强迫堕胎和其他性暴力。诸位不仅可以从面前的文件中查看他们的证词。所有参与委员会公开听证会的受害者、家庭和专家原声都可由互联网上获得。这个网络为我们星球上数十亿人所用,却唯独被禁止向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普通民众提供服务。请诸位问问自己,为何这个政权禁止其人民访问网络?为何它会因人民观看全然无害的国外肥皂剧而施行惩罚?为何它要通过政府控制的电台对收音机和电视节目进行限制?

请大家自己去倾听、去观看在公开听证会上证人们所谈及的内容:由政府推动的歧视和对人民的等级划分;基于政治、宗教、种族和性别的迫害;强制进行的人口迁移;强迫失踪;贩卖人口;强迫堕胎和谋杀儿童;以及拒绝提供食物和由饥饿造成的不必要死亡。

请大家自己辨别何为事实,何为捏造。思想和良知自由对许多人来说都是理所当然的权利。但在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这皆是禁忌。

如果让受害者发出自己的声音就是将人权问题政治化,那么我们还能如何帮助这些受害者?

如果人权理事会无权说出我们所获悉的暴行,也无权谈论问责,那还有谁能进行这项工作?或者说这项工作根本是否能够得以进行?世界是否仍将继续选择忽视?

如果国际刑事法院无权解决危害人类罪问题,那么我们还能去哪就这些罪孽进行追责?

我们被告知去开展对话、避免对立并进行合作。我们甚至因未能前往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并与其人民互动遭到了各种批评。可我们在发起对话、提供合作方面的所有的努力都受到了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唾弃,即便是这个月,我们还在尝试与该国进行沟通,同意无条件前往该国,并向其驻日内瓦代表团进行了简报。我们主动提出前往平壤并回答问题的要求被无视。所有联络努力都遭到了断然回绝。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声称,建立一种国别机制属于政治对立。那么这是不是说人权理事会的普遍定期审议也要被归类于此,且朝鲜从未接受过哪怕一条普遍定期审议所提出的建议?该国声称载有国别任务的特别程序是一种挑衅。那么对过去20年中从未被邀请,也从未被允许进入该国进行访问的专题任务特别程序来说,是否也要接受同样指责?对于一个号称其人权状况完美的地方来说,这个国家不愿披露其状况是很奇怪的。

各联合国成员国:调查委员会要求诸位毫不迟疑地应对北朝鲜数百万人身处其中的痛苦。在过去一年中,他们一直占据着我们思绪的最前沿。请想想他们的处境,请立刻行动起来。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当局:调查委员会要求你们尊重公民人权。

倘若你们声称,只有通过对话和合作才能解决我们所发现的罪行和我们所揭示的严重侵犯人权现象,那么请立即进行对话,即刻开展合作。

请诸位在本次届会、在今天这个论坛中承诺公开、坦诚地交换意见。人权理事会不应再将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对我们报告及调查结果的驳斥当做对这种骇人侵犯现象和严重犯罪行为指称的合理回应。诸位现已拿到了一份全面报告。通过我们的报告,这些严重错误行为的受害者正向理事会和世界直接发出声音。

请展现良好的意愿,立即无条件释放成千上万因政治原因被定罪的公民。他们未得到公平审判,且遭到了酷刑折磨。请展现合作意愿,允许独立监测员审查并确认在押人员中不存在伤害或酷刑现象,亦或遭到隔离。

请立即全面废除歧视性的“成分(Songbun)”社会阶级划分隔离体系。

请将一切可用资源用在对抗饥饿和营养不良的优先任务上,而不是从事宣传工作和个人崇拜。请将用于建立世界第四大军队上的过度开销用于人民口粮。请尊重人道主义和人权原则,允许人道主义援助的进行。

请参与到对话中来,透露那些强制从日本、大韩民国和其他国家强制绑架而来的人的下落。

请允许离散家庭通过邮件和电话相互交流并永远地团聚——每一天,每个小时,而不是一年内寥寥几天中为数不多的几个小时,那些眼含泪水的朝鲜人必须赢得抽选才可团聚,还得对这一点点恩惠心存感激。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且许多已是风烛残年的老人。他们并非可被用于讨价还价和谈判的政治筹码。

委员会的调查结果很难接受,但确凿无误。

我们的结论十分沉重,但无可避免。

这些建议挑战重重,但不可或缺。

这些建议是我们在过去数月中听取了各种可怕但确凿的描述后可得出的唯一结论。我们的良知要求我们将这些建议摆在诸位面前,以解决由那些深陷水深火热者提供的证据所证明的暴行。他们的苦难要求我直言不讳的表明,国际社会的冷漠也是导致这一处境的原因之一。

这些建议并非轻易得出的,我们完全知晓我们所说每一句话的重量,以及我们的评估结果的重要性。我们所经历的人生中没有任何事能让我们为今天所听到的内容做好准备。我们的任务是向世界报告我们所找到的证据。倘若这份报告还不能够促成行动,很难想象还有什么能实现这一目标。

委员会敦促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立即无条件接受并落实本报告内的所有建议。

委员会敦促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国家将我们所听到并记录的可怕证据纳入考量,尊重不驱回原则,继而杜绝将任何人强制遣返回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在国际人权监测员确认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待遇已大幅改善之前,任何国家都不应向该国实施强制遣返。庇护和其它持久保护应惠及那些逃离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并需要国际保护的人。人口贩卖的受害者理应得到合理补偿。

委员会敦促联合国成员国和国际社会承担起保护的责任,并落实我们报告中向其提出的所有建议,特别是有关问责的建议,包括将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情况移交国际刑事法院。

委员会的建议包括需即刻、在中期、长期予以处理的问题。然而即便是那些需要更多落实时间的建议也要求从现在开始便给予重视和行动。

委员会已按时且忠实地完成了工作。我们已结束了人权理事会赋予我们的任务。我们的工作过程正直、公正且专业。诸位要求我们确认侵犯人权现象和危害人类罪。我们已就此给出了证据。诸位问我们如何对肇事者进行问责。我们已就此提供了选项。我们为与朝鲜重建面对面联系进行了短期和长期努力,已履行了我们的职责。现在,是联合国成员国履行其责任的时候了。世界现已进一步知晓朝鲜的有关情况。它正在密切注视,会对我们的回应作出评判。这个委员会的建议不应被束之高阁。与纳粹主义、种族隔离、红色高棉和其他侮辱行径斗争需要大国和普通人的勇气。现在,解决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侵犯人权现象和危害人类罪的责任已落在了诸位肩上。

返回

返回

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