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人权理事会高级别部分的开场发言

返回

2015年3月2日

主席先生,
尊敬的代表,

我很荣幸首次在人权理事会高级别部分发言。

当我上一次向理事会发言时,我详细谈到了暴力极端分子的残忍和道德破产。唉!他们犯下的恐怖罪行仍在每一天持续,我们也每天谴责着他们的无情行径。不过,如果我们不够细心,如果我们未能恪守原则、不善于齐心协力拔掉他们的獠牙,我们就会不经意且不可原谅地增进他们的利益。我们如何定义这个动荡世纪的开端,很大程度上要取决于我们不能成为他们那样的人。对我们而言,国际人道主义法和国际人权法不容遭到轻视或回避,而是应该被充分遵守。因此,我要在此次讲话中关注会员国在其维护人权之义务方面的广泛行为,同时也不会减弱我们对恐怖主义的持续驳斥。

距离伟大的《联合国宪章》起草已有70年,自那以来,各国也已制定并协定了一系列强有力的国际条约,用于确立约束性法律和合法的人权准则。它们是对所有人类经验、我们共同人类历史中所有警告和疾呼的提炼。 

今天在这个会场中有许多国家的尊敬代表,这些国家分别为人类做出了特别而宝贵的贡献。所有国家已通过签署《联合国宪章》做出了明确的承诺,我想在此引用几句:“重申基本人权,人格尊严与价值,以及男女与大小各国平等权利之信念;创造适当环境,俾克维持正义,尊重由条约与国际法其他渊源而起之义务,久而弗懈;促成大自由中之社会进步及较善之民生。”

然而,人权正受到无视或侵犯,有时可达到惊人的程度,这种现象的频繁性令人警惕。 

各国声称情况特殊。他们对各项权利挑挑拣拣。某国政府可以完全支持妇女人权和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者社群的人权,却对将这些权利延伸至非正规移民的建议踟蹰不决。另一个国家则可能小心地遵守教育权,却残暴地践踏反对政治意见。还有国家全面侵犯人民的政治、公民、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却在其他国家面前全力捍卫人权的理念。

近几个月,我对几个国家向各位任命的本理事会独立专家表现出轻蔑或无视深感不安——我也对经常针对民间社会代表的报复和污蔑运动深感不安,其中包括与本理事会及其各机构互动的代表。我再次呼吁你们所有人关注投诉的实质,而不是抨击批评者——不论这是各国委任的人员,我办事处的成员还是人权维护者。

主席先生,

全世界绝大多数人权侵犯受害者有两大特征:剥夺和歧视——不论这是基于种族或族裔、性别、信仰、性取向、种姓或阶级。从饥饿到屠杀、性暴力和奴隶,人权侵犯扎根于这些隐秘的,但有时又不那么隐秘的因素。

它们并非自发产生。大多数人权侵犯来自政策选择——它们限制了自由和参与,并为公平分享资源和机会制造了障碍。

主席先生,

在我们的“军火库”中,用于打击贫困和冲突的最强大工具是“大规模指令性武器”。尊重所有人的人权、正义、教育、平等——这些是彼此紧密联系的元素,能够建立公平、自信而有恢复力的社会;实现真正的发展和持久和平。

只有作为代表的各个国家采纳理事会的建议、普遍定期审议和本会场之外的专家机制并使它们在至关重要的地方——也就是你们的国家——发挥真正影响,我们本次会议的讨论才有所价值。

我本人作为曾经的外交官,充分意识到各国代表为了争取理事会席位和关键峰会上重要发言机会而对议事程序的重视,并认为这是让世界尊重自己国家的重要标志。但光有这种激动是无意义的,因为当人民被噤声、害怕任意逮捕或遇到更恶劣的情况,人人都会知晓。

当警察使用暴力,网络信息遭到严酷镇压,人人都会知晓。当歧视意味着贫困,腐败司法支持下的腐败精英阶层则侵吞着公共资产,人人都会知晓。当妇女受到财产一般的待遇,儿童忍受饥饿、无法就学并生活在肮脏的社区中,人人都会知晓。

其中一些证据可能是隐蔽的。但实际上,在太多的国家——其境内存在屠杀和性暴力;严重贫困;富人和有关系的人独享医疗保健与其他关键资源;无权无势的被拘者受到酷刑;剥夺人类尊严——这些事情都是为人所知的。各位阁下,它们是真正构成国家声誉的内容;除此之外还有各国是否采取切实的措施,预防侵害并解决社会不平等,各国是否尊重人民的尊严。

真正衡量政府价值的唯一标准并不是它在重大外交活动中进行庄严投票的地位。它取决于国家对国民、对其管辖或实际控制之下的其他群体需求的敏感程度——及其对人权的保护。

一些政策制定者这样说服自己:他们面对着特殊情况,这造成了法律完全未能预见的全新现实。这种逻辑在当今的世界上十分常见:我实行任意逮捕和酷刑是因为一种新的战争为它正名。我监视自己的公民是因为打击恐怖主义的要求。我之所以不想要新的移民或歧视少数群体,是因为我们的社区认同正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胁。我不通过任何形式的正当程序就进行处决,是因为如果不这样做,别人就会杀害我。这种情况不断发生,我们正在失控地进入严重危机。

我必须提醒各位注意你们国家起草并批准的国际人权条约的普遍正当性。实际上,恐怖主义、全球化或移徙都没有构成实质上的新威胁,不能成为推翻地球上生命的法律基础的理由。它们并不是新现象。

我相信,我们一同在人权理事会开展工作是十分关键的。我也要促请各位以及各位所代表的国家,让你们的行动与理事会及其机制的建议一致——真正地让这些工作走出庄严的会场,把它们带到你们国家的街头和家庭中。

主席先生,

我十分关注对我办事处越来越多的需求和它承担的责任,以及确保我们更有效服务世界人民的需求——尤其是人权侵犯受害者。

周四,我会介绍我办事处重要的重组情况,这是依据一项广泛的功能审议成果开展的。总部会有一些改组,不过关键的动作是增强我们在区域和外地办事处的派驻,从而更加直接地协助各位和各会员国,让我们代表诸位开展的工作尽可能有效。

最后,我要向所有人权高专办职员致敬,尤其是每天都在严重危险面前开展工作的人。那些男男女女往往冒着生命危险,维护我们的原则,为我们提供关键的信息。我很失望地了解到,由于各会员国缺少意愿,联合国无法向在高危任务中受伤的职员,向在这类环境中遇难职员的家属提供充分的支持。坦白地说,这令人震惊,我呼吁你们所有人改变这一现状。 

主席先生,

在全球焦虑感日益增大的时期,我相信世界人民正在大声疾呼,要求足以应对我们面前挑战的深刻而振奋人心的领导。因此,我们必须通过最有力的行动,重新投入于不可分割且普世的人权现实,投入于终结歧视、剥削和看似无休无止的一系列冲突与危机——正是它们造成了这类恐怖而不必要的痛苦。

如果我们无视我们的条约和原则,我们和我们的世界会变得怎样?我们难道如此愚蠢,要重复二十世纪惨无人道的那些场景?你们不能让它发生。这主要是你们,也是我们的责任。如果我们共同成功转过这个弯道,成功改善我们的全球状况,我们就能说,历史的疾呼和数百万受害者的声音最终得以被倾听。让我们将它变成现实。

谢谢        

返回

返回

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