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厄立特里亚人权调查委员会主席迈克·史密斯先生在人权理事会第28届会议上的口头更新报告

返回

2015年3月16日

厄立特里亚人权调查委员会

日内瓦,2015年3月16日


主席,
高级专员,
尊敬的人权理事会成员,
各位阁下,
女士们,先生们

2014年6月27日,人权理事会“对厄立特里亚当局严重侵犯其本国人民人权的持续报告深感关切”,因而成立了厄立特里亚人权问题国际调查委员会。

在2014年9月接受人权理事会主席任命后,丹克瓦先生,基塔鲁斯女士和我于11月齐聚日内瓦。我们决定在开展调查时力求明确系统性人权侵犯的可能形式,并为如何改善该国总体人权状况和确保未来问责提出建议。通过我们的工作,我们还希望提高公众对该国人权状况的意识并提供人权侵犯方面的历史记录。我们同意重点关注厄立特里亚独立以来犯下的侵犯行为。

我们还通过了职权范围和规则程序、方法、初步工作方案,并始终以独立、公正、客观、透明、完整、保密和“不伤害”原则为指导。参考其他调查委员会的做法,我们决定将研究成果基于“有合理理由相信”的证明标准之上。

厄立特里亚政府至今未与委员会进行合作,并未对我们不断提出的访问该国和获取更多与调查相关的信息的请求作出回应。

根据其他国际调查委员会采用的既定做法,委员会因此力求通过其他途径,以透明、独立和公正的方式获取直接和第一手信息。

女士们,先生们,

迄今为止,我们已对厄立特里亚人权状况进行了四个月的调查,并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深入程度。我们采访了来自五个国家的400多人,并收到140份书面意见。我们征询了专家意见,并与来自政府间和非政府组织的多方代表进行交谈。

虽然我们还在继续访问、收集证词和分析为证实将写入我们六月提交人权理事会的最终报告的个案和事件而收集的信息,我们目前已经可以对明显的人权侵犯模式和我们对它们的全面理解作出报告。

厄立特里亚局势的主导方面似乎是该国政府所谓的“非战非和”状态。这已成为该国实行和侵犯人权行动的托辞。我们之所以使用“托辞”一词是因为所谓的“非战非和”状态并非国际法承认的状态。这是厄立特里亚当局为使该国在法律上陷入模糊地带,无视国际人权法的滥用行为,而其他国家在经历这种国际冲突方面的不确定性时并不需要诉诸这种严重侵犯自由和权利的方法。

在这种借口下,整个社会都被军事化,国民服役成为无限期的普遍义务。大多厄立特里亚人对未来毫无希望:无论是在军事部队还是民事单位中进行的国民服役是他们从十七岁开始唯一可以预料的事情——每天只有不到一美元、最多两美元的收入。依靠这样的薪资,他们很难满足其基本需求,更不用说养家糊口。

 在这种借口下,宪法从未落实,国民议会也形同虚设,该国没有法治,也没有人因侵犯个人或团体权利而被问责。

在这种借口下,政府已削减了从行动、表达、宗教到结社的大多数自由。它使人们感到他们在自身生活中的主要决定中几乎没有选择:包括在哪里生活,从事怎样的职业,与谁结婚和崇拜谁。

为了确保这种系统的执行和维系,无所不在的国家控制和对所谓的越轨行为的无情镇压(尤其是在国民服役中)至关重要。因此,其所创立的间谍网络在社会生活结构中的渗透如此之深,以至于一名国家安全部门雇员可能不知道他的女儿也在从事同样的工作。因此,该国对所有被认为是批评家的人进行法外处决、强迫失踪和单独监禁,以求教训他们和其他人——因为你被拘留时绝不会被告知,而被拘留后也不会被告知拘留时长和地点。

在厄立特里亚,拘留已成为许多男女老少都经历过的家常便饭,其中包括正式和非正式、秘密和公开的拘留中心,酷热难忍的金属屋和仅有围栏的寒冷场所,一旦身处其中,你便很有可能遭到严刑逼供或处罚。

而什么会引发这些惩罚呢?我想在此引用一些接受访问的受害者的话语:

“当你用批判的目光看他们时就会受到惩罚。”

“军医完全不听我的话。我第一次跟他说话时他便打我。当我再次抱怨时,他告诉我去洗个澡,因为没有药。”

“卫兵曾尝试与在场的妇女发生性行为。当我们拒绝他们时便会受到惩罚,仅仅是拒绝。我们被迫在热沙中打滚和躺在烈日下。”

“如果我们在军训中不快速行进便会被打或被反绑手脚,脸朝地在正午的烈日下呆上三个小时。我曾经因未经允许喝水受到过这种惩罚。有人向官兵告发了我,作为回报,他被允许休息一会儿。”

女士们,先生们,

面临这些挑战,每天都有数百名厄立特里亚人背井离乡,这是不是令人惊讶?他们冒死穿越边境、沙漠和海洋——而很多人永远也没有到达“彼岸”。

最近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国际社会和联合国都在努力用多种方式解决问题。

我们对厄立特里亚最近与一些人权机制的 合作表示认可。我们注意到厄立特里亚最近批准了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我们还注意到该国政府最近宣布对新招募者实行18个月的国民服役。我们重申获取有关这项最新进展的进一步信息的兴趣。我们想鼓励厄立特里亚政府继续在实地作出真正的变革。委员会随时愿意访问厄立特里亚并与该国进行对话。

委员会还注意到成员国、联合国实体和合作机构最近对厄立特里亚的访问。考虑到本次口头更新报告中列出的最新成果,我们想提醒各方在与厄立特里亚政府进行对话和合作时将人权置于核心位置。我们都应该特别谨记,厄立特里亚人的大量外流不应该且不能在不考虑该国人权状况的情况下予以处理。

谢谢大家的关注。我已准备好在回答问题时提供更多信息。

返回

返回

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