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叙利亚阿拉伯共和国独立国际调查委员会主席保罗·塞尔吉奥·皮涅罗(Paulo Sérgio Pinheiro)的声明

返回

2015年3月17日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日内瓦,2015年3月17日

主席先生,
各位阁下,

随着叙利亚的暴力由内乱变为内战,其情况已变得越发残酷。人们在四年前的2011年3月聚集的公共广场现在已成为破坏的纪念碑,成为一个曾充满活力的社会的残骸。而叙利亚人敢于表达和呼吁其公民权利的周围街道已被夷为遍布瓦砾的平地。世界遗产遗址已变为战场和考古场所并被劫掠一空。随着叙利亚的暴力进入第五年,该国已陷入黑暗之中。

平民始终是叙利亚暴力的主要受害者。妇女和儿童、男人和男孩、老年人和残疾人都被政府军、反政府武装团体、极端主义者和恐怖组织视为合法的袭击目标。儿童被大规模灌输意识形态和当成工具。帮助亟需人道主义援助的伤者的人们遭到系统性逮捕、监禁、酷刑和杀害。红新月会的标志已经不再是保护盾。

该国的社会基础已经遭到蓄意攻击。律师、记者和人权捍卫者经常遭到绑架和压制。包括阿卜杜勒·阿齐兹·海尔哈纳(Abdul Aziz Al-Khair)在内的国家民主改革协调机构成员,以及拉赞·扎伊多纳(Razan Zeitouneh)和她的三名人权维护者同行都已失踪。虽然联合国大会在2013年的一份决议中要求予以释放,来自叙利亚媒体和言论自由中心的马赞·达维希(Mazen Darwish)、哈尼·扎伊塔尼(Hani Al-Zaitani)和侯赛因·格热尔(Hussein Ghrer)——目前已经以恐怖主义罪被拘押长达三年。委员会对这些活动家的安危表示关切,并同样呼吁尽快释放。

叙利亚境内仍有令人震惊的大量性暴力案件。在伊拉克被绑架的雅兹迪妇女和女童在叙利亚境内遭到贩卖、转卖和性奴役。恐怖主义团体将被指认为同性恋的男性以扔出高楼的方式实施残酷处决。伊斯兰国和胜利阵线(Jabhat al-Nusra)都曾以“通奸”指控对妇女施以石刑。男性和男童,妇女和女童在政府拘留设施中遭到强奸和性侵,尤其是在军事情报局调查机构和位于大马士革的总安全局管理的监狱中。

幸存者将这些拘留设施描述为过度拥挤且肮脏的多层地下牢房。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中,疾病横行。无辜的男女老少遭到残酷折磨,常常因无法医治其伤口而被迫等死。

包括炸弹、火箭和导弹在内的常规和简易地面和空中武器已经被不加区别地滥用,杀害了成千上万名平民。今年二月,阿勒颇仍持续遭到桶装炸药的袭击。一名正在叙利亚之外的医院中接受重症监护的受害者描述称,他家附近有超过90%的居民已经逃走或被无差别轰炸杀死。3月5日,一架政府战斗机向伊德利卜省的一所小学发射了两枚导弹,造成多名儿童死亡。武装团体也将屠刀伸向平民。一个名为伊斯兰军(Jaysh Al-Islam)的武装团体在二月初定点袭击了大马士革的一所医院。伊斯兰国在对艾因阿拉伯/科巴尼地区的军事打击中无差别地轰炸平民居住区,并在库尔德平民逃离时将其杀害。

这场战争中在城市地区使用破坏性爆炸武器的方式引发了许多问题。即使是传统的爆炸武器也是专为开放的战场而非城市地区设计。目前迫切需要遏制小型武器的扩散,以及已经摧毁了叙利亚多座城镇的高度破坏性武器的使用。

禁止空投炸弹、迫击炮、炮弹和弹道导弹进入叙利亚至关重要。同样的,用于支持包括被安理会2170号决议中定为恐怖组织的交战双方的资金流动也应被切断。国际社会同意这场冲突不能通过军事途径来解决。但是,对交战各方的武装和注资,加之外国士兵的流入却助长了有可能取得军事胜利的错觉。有罪不罚和武器使得肇事者在犯下暴行时有恃无恐。

叙利亚境内有罪不罚的现象十分猖獗。那些不断犯下侵犯国际法行为的人似乎已经不怕其行为在未来受到问责。受害者拥有获得真相的权利。正如高级专员在上周所言,即使肇事者未能立刻被问责,“正义终究会被伸张,”并且为了“向受害者及其亲属表示尊重”,正义必将得以伸张。虽然冲突仍在继续,委员会不仅致力于听取受害者的声音,还努力寻求为其伸张正义的方法。

叙利亚亟需协调的问责战略和予以有效落实的意愿。正如我们在最近一份报告中提到的,我们将以最利于保护冲突受害者的方式解读我们的任务。

我们的目标始终是大力提倡和支持对受害者提供有效补救。对被指肇事者问责对此至关重要。我们现在暂时不会公开名单。我们目前可以通过针对性的披露来最好地协助伸张正义。我们将与正在准备将案件提交给有力且公正的司法机关审议的国家检查机关分享有关特定被指肇事者的姓名和信息。这将是一项尊重被告人权、公平审判权和受害者获得真相权的过程。

我们将继续向这些国家的检查和司法当局提供来自我们广泛数据库中受访者同意公布的信息,以协助它们的国内调查和起诉。我们鼓励这些机构与我们联系以索取信息。

我们将继续倡导安理会将该国情况移交国际刑事法院或特设法庭。除了确保暴行肇事者被绳之以法,安理会还应通过针对性措施。遏制武器的流动和对我们报告中提到的犯下严重侵犯人权行为的实体(武装团体、军队和安全部队等)问责是至关重要的。

各位阁下,

叙利亚动乱目前已超过1400多天,并且各方明显仍在完全无视法律或人类尊严地对平民和失去战斗力的士兵实施侵犯行为。

目前有近390万叙利亚人沦为难民,主要在叙利亚邻国。虽然顾忌到对其人民和内部稳定的影响,这些东道国仍收留了成百上千的叙利亚人,并尽其所能地为其提供给养。然而,许多叙利亚人目前仍在边境滞留,无法进入相对安全的难民营。而其他已经逃离战争魔掌的人们却正在前往欧洲的不幸尝试中在地中海溺亡。叙利亚邻国之外的其他国家必须采取更多努力来承担对叙利亚难民的责任。

联合国机构和非政府组织正在向需要者提供食品、医疗、培训和教育方面发挥重要作用。由2191号决议授权的跨境援助运动已延长了身处叙利亚的人们的生命线。不幸的是,提供跨境援助的努力不甚成功。成员国已承诺为不断增加的人道主义需求提供资金,但这种承诺只有一半得以兑现。

委员会支持特使斯特凡·德米斯图拉重新启动政治进程的努力。包括莫斯科和开罗举措在内的寻求促进各方共同对话的其他努力也值得支持和花时间制订。

这场战争是具有政治影响力的国家和更广泛的国际社会错失良机的编年史。虽然死亡人数不断攀升,该国始终面临着同样的障碍,而现在便是为其寻求解决措施的时候。我们有义务终结这场战争。人权理事会必须要求国际社会团结起来寻求一项能够终结暴力并将肇事者绳之以法的紧急外交解决方法。

谢谢大家。

返回

返回

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