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联合国对厄立特里亚严重人权侵犯行为的调查报告

返回

2015年6月8日

日内瓦(2015年6月8日)——根据周一发布的一份联合国报告,厄立特里亚政府为大量系统性的严重人权侵犯行为负责,它们营造的恐惧氛围扼杀了异见,大量人口遭受着强迫劳动和监禁、数十万难民逃离该国。其中的部分侵犯行为可能构成危害人类罪。

联合国厄立特里亚人权问题调查委员会的报告援引了一系列范围和规模很少在其他地方能见到的人权侵犯行为,并描绘了一个决心通过渗透在社会方方面面的大型安全部门来控制厄立特里亚人的极权主义国家。

“通过普遍的控制系统搜集的信息被绝对任意地使用,以使得人民人口处于永久的焦虑中,”这份500页的报告写道:。“统治厄立特里亚人的不是法律——而是恐惧。”

报告在国际社会,特别是欧洲、北非和中东国家的政府正努力解决越来越多的难民、寻求庇护者和移徙者跨越地中海和沿着其他非正规途径大批离开问题之际被发布。他们中的许多人是厄立特里亚人,其中有极高比例的人在企图到达欧洲时成为了人口贩运的受害者。联合国难民署认为,将2014年年中中厄立特里亚国外身处国外并需要其关注的厄立特里亚人人数定为超过了357400人。

报告强烈促请继续为逃离人权侵犯行为的厄立特里亚难民提供国际保护,并警告不要将他们送回这个惩罚所有在未获准许的情况下企图离开的人们的国家国内的危险之中,厄立特里亚惩罚所有企图未获准离开的人。。

“面对着一个似乎无望的情境,他们感到无力改变,数十万厄立特里亚人正在逃离祖国,”报告指出。“在绝望中,他们寻求了经过沙漠、战乱的邻国以及穿越凶险的海洋的致命逃生路线,以寻求安全。他们可能被抓获、遭受酷刑并死在无情的人口贩运者手中。将他们离开的决定仅仅归因于经济原因即无视了厄立特里亚恶劣的人权状况及其人民遭受的真正苦难。厄立特里亚人正在逃离国内严重的人权侵犯行为,他们需要国际保护。”

调查委员会由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于2014年6月设立,旨在对厄立特里亚所有被指的人权侵犯行为进行调查,包括:法外杀戮杀人;强迫失踪;任意逮捕和拘留;酷刑和不人道的监狱条件;侵犯言论和见解自由;侵犯结社和集会自由;侵犯宗教和信仰自由;侵犯行动自由和强迫的军事征兵。

三人委员会的主席为迈克•史密斯(Mike Smith)先生(澳大利亚),另两名委员为维克多•丹克瓦(Victor Dankwa,加纳)先生(加纳)和希拉•基塔鲁斯(Sheila B. Keetharuth)女士(毛里求斯),基塔鲁斯女士还担任联合国厄立特里亚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

基塔鲁斯女士在周一宣布发表报告时促请国际社会继续承诺帮助厄立特里亚消除恐惧氛围的承诺。

“委员会的调查已经结束,这份发表的报告详细记录了我们关于厄立特里亚人权侵犯行为的调查结果,我希望国际社会继续其解决司法不足问题并支持我们对恢复法治的呼吁的承诺,”她表示。“必须停止用恐惧要进行统治——对无限期不确定的征兵、任意和单独拘留、酷刑以及其他人权侵犯行为的恐惧。”

委员会计划于6月23日在日内瓦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正式提交其报告。

厄立特里亚当局无视委员会多次要直接进入该国并获得信息的要求。委员会走访了其他八个国家,与逃离了这个非洲之角国家的厄立特里亚目击者进行了约550次的保密采访。此外,他们约收到了160份书面提交信息。

报告表示,对报复的恐惧是一大主要挑战害怕报复,即便是目前居住在第三世界国家第三国的目击者也不例外中目击者,都是一大挑战。

“许多居住在厄立特里亚以外地区的潜在目击者不敢出来作证因为害怕测试,即使甚至是在保密的情况下而居住在厄立特里亚以外地区,因为他们认为假定自己仍处于当局仍的秘密监督下着,,因此他们担心自己以及在厄立特里亚的家人的安全问题,”报告指出。

报告表明,厄立特里加1991年独立之初的时的首个民主和法治承诺已被政府以国防的名义取消。

“委员会发现,厄立特里亚政府已经并且仍在犯下和正在犯下犯的大量系统性严重人权侵犯行为,并且并未因此受到不存在问责,”报告表明。“享有的权利和自由在整体缺乏法治的背景下被严重阻碍。委员会还发现,法外处决、酷刑(包括性虐待酷刑)、兵役国民服役和强迫劳动,可能构成危害人类罪。委员会强调,当前的调查结果不应被解读为一个结论,即在其他地区未犯下国际罪行的结论。

报告罗列了这些侵犯行为的主要肇事者,包括厄立特里亚国防部队军,特别是厄立特里亚军队陆军;国家安全办事处;厄立特里亚警察部队警方;信息部;司法部;国防部;人民民主正义前线(PFDJ);总统府和总统。

报告描述了政府控制、压制和分离个人的压制性系统,包括普遍的国内监察网络,在该网络下,邻里互相暗中监视,甚至连家庭成员都互不相信。

“由于大量的监督,厄立特里亚人民一直生活在恐惧中,他们的行为被或可能被安全特工机构监督,搜集到的信息可以用来反击他们,导致其遭到这次行动催生了任意逮捕、拘留、酷刑、失踪或死亡,”报告指出。

该国的司法体系缺少独立性,司法行政“完全不足,”报告指出。任意拘留无所不在,国内巨大的监狱网络的拘留条件极其严苛。单独拘留囚犯是十分常见的做法,许多被拘留者甚至直接消失但许多被拘者称不会消失。此外,许多被拘者没有概念不知道自己为何被监禁被雇佣,也不知道他们要被监禁多久。

“委员会发现,酷刑的规模如此之大,报告只能得出结论总结,,这是一项政府鼓励对被认为是反对其统治者使用并进行逼供的政策对被视为统治的敌人的个人使用更多惩罚的一项政策,”报告指出。“不存在监督拘留中心完全没有受到监督,肇事者也从未被绳之以法。”

报告还描述了政府如何以在捍卫国家同意的诚信和并确保国家自给自足为托辞,已经让多数人口在军队或文职部门中参与不限成员名额的的无限期国民服役兵役,不论是军人或公务员。等他们18岁或甚至更早,所有的厄立特里亚人在18岁或之前就被征募就都能应招。国民服役本兵役应当持续18个月,事实上征兵最后成为了不确定的时间,似乎数年来几十年来都是在严苛非人道的环境下。

数千名应征者都可能遭受强迫劳动,它几年来有效地虐待、剥削和奴役他们。女性应征者极有可能在国民服役兵役期间遭受性暴力的极端风险。

许多人——被拘者、学生、民兵组织成员——也被迫都从事遭受着强迫劳动。“强迫劳动在厄立特里亚被广泛使用,经济中的所有部门都依靠它,所有厄立特里亚人都可能在生命声明中的某一时点经历这些,”报告写道。

“委员会总结称,在这一背景下,强迫劳动这一做法的效果类似于奴役,而这是国际人权法所禁止的。”

完整报告与支持文件

媒体联系:罗恩•雷德蒙德(Ron Redmond):coieritreaconsultant@ohchr.org);罗兰多•戈麦斯(Rolando Gómez):+41 22 917 9711, rgomez@ohchr.org);塞德里奇•沙佩(Cédric Sapey):+41 22 917 9695, csapey@ohchr.org

返回

返回

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