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在人权理事会第二十九届会议上的开幕致辞

返回

2015年6月15日

2015年6月15日

主席先生,
各位阁下和同事,

联合国已成立70周年,我们如何总结在保护和促进人权上取得的成绩?我们现在有条约、国家立法及其执行这类保护,所有这些都得到了尚沉寂人类良知的广泛觉醒的支持,举例来说,不论是妇女和儿童权利的实现或是粮食安全权或健康权;所有这些都是一个标志,一个不容争辩地表明世界将变得更好的标志。如果将其与我们周围其他一切所见所闻分开来看——我们身边的战争和贫困——我们可以也应该庆祝,因为我们取得了巨大成就。

但“其他的一切”一直令人难忍地存在着,正是这个问题让我们深感担忧。这是越来越多国家放弃的明显迹象,是太多国家轻率撤退的迹象,它们似乎正在推卸其各自对遵守这些义务的承诺。我们生活在一个矛盾或背道而驰的时代,进展和倒退彼此冲撞,模糊了确定性,让未来晦暗不明,引起了我们当下的担忧。简单说来,我们中有太多人生活在残忍的冲突之中或受着贪婪、野心以及对人类生活的轻视的威胁。有太多人仍无法获得其经济和社会权利,这导致了巨大规模的苦难。歧视仍是如此严重且普遍,它让太多人无法获得基本的生存方式。扼杀人类声音并摧毁精神的压迫仍太过常见。

所以,这个世界上的人们迫切地渴望着你们的领袖以和国家果断的道德领导:基于原则、法律和谦卑的领导。不单单是你们的领袖。我们联合国也必须那么做。我自己以及人权高专办的行为必须始终遵循与那些受难者相关的最高标准的专业正义。我们必须始终保持敏感并灵敏地对其权利受到侵犯的状况作出应对。最近几周,一些观察者对联合国颇有微词,具体说来他们对人权高专办及其领导层对去年中非共和国骇人听闻的虐童指控的处理提出了批评。招来了批评的行为有待判断,我支持秘书长关于设立一个外部检查机制来审查和评判这些批评和行为的决定。当然,我将接受结果并支持其调查发现,不论是与人权高专办或是与我的行为相关。我们必须无一例外地受到问责。我们必须始终在思想和实践中遵循受害者的需求。那些遭受着歧视、贫困和暴力的人们的权利必须在我们各方面的工作中处于核心地位,不论是在这一会场或是其他地方。他们遭受的越多,我们必须更多地关注他们。

成员国也必须表现出这种领导力。国际刑事法院在下达对苏丹政府在任首脑的法院命令时,罗马规约成员国公开嘲笑这些命令,这令我以及人权高专办深表关切。就此,我们正在等待比勒陀利亚高等法院今早审议国际刑事法院所提交申请的裁定结果。

主席先生,

我经常在这个会场、在我们的辩论中提到,我不应该对成员国进行“点名和辱名”。点名本身是或已经成为一种耻辱。这是对真理的一种扭曲,我们必须立即重新纠正。耻辱并不来自于点名:它来自行动本身,据称有证据支持或已经证明的行为或侵犯行为。耻辱的最大来源是对人权的全面否定。否定生命权是最彻底的耻辱。大规模杀戮是令人震惊且无穷无尽的耻辱。否定发展权也是一种耻辱。否定人类尊严是一种耻辱。酷刑是一种耻辱。   任意逮捕是一种耻辱。强奸是一种耻辱。我们点名;但如果情况属实,国家的耻辱就是自己早早造成的。受影响国家颜面的受损在人权高专办独立发声之前就早已发生。我们代表受害者表达我们所相信的真相。我们不垄断真相,但我们认为我们的主张可以得到事实的支持。

主席先生,

政治动荡、压迫、暴力和战争如此普遍,它们迫使全球数百万人口冒着生命危险去寻找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移徙只是标,本是一再发生的人权侵犯行为让个人对正义和尊严不再抱有任何幻想之后的绝望。令我高兴的是,今天晚些时候,本届理事会将讨论移徙者的人权问题。你们在这一问题上的领导将至关重要,特别是与移徙者去往欧洲、东南亚和澳大利亚的路途上的多重危机相关的问题。

主席先生,

叙利亚冲突是本时代最让人难熬的人道主义危机,其人权侵犯行为的程度和本质给我们通常所称的国际社会出了一个决定性的测验。在政府对其人民开展了四年多不断的恐怖行动后,以及能开展最令人震惊的恐怖行径的非国家行为者的崛起,叙利亚冲突已至少导致22万妇女、男子和儿童丧生,更破坏了无数人的生活。这导致了二战以来最大规模的人口流动,700多万境内流离失所者,400多万人逃离叙利亚。如果“国际社会”这个词要意味着什么,它必然意味着我们要集体为叙利亚人民提供援助和保护。

整个国家成了战区。四分之三的叙利亚人目前生活在贫困之中。一半的学龄儿童无法获得教育或足够的营养和温暖。请允许我引用一名生活在阿勒颇的15岁儿童的话:“我们生活在一部恐怖电影之中——袭击、酷刑、暗杀、绑架、围困、难民、爆炸、导弹和狙击手,最后还有房顶上和道路上的残骸……最恐怖的是没有推土机清理残骸:人们在碎石里死去,没有人去救他们。”“我们生活在一部恐怖电影中”:可能无法想象叙利亚儿童的痛苦和恐惧。

秘书长在最近提交至安理会的月度报告中写道:“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内的屠杀和毁灭程度应震惊全球的集体良知。特使斯塔凡•德•米斯图拉(Staffan de Mistura)继续与叙利亚、区域和国际行为者磋商,我十分希望他们能为和平铺路。任何协议都必须聚焦全体叙利亚人民的人权以及弥合危机之前数十年来都互相尊重的族裔和宗教团体之间的裂缝。

在座各位是许多具有地区影响力国家的代表,包括区域和全球大国。我促请你们单独或集体发挥这一影响力,让叙利亚人民摆脱这活生生的噩梦,并鼓励所有行为者更具建设性的选择。我对近日俄罗斯联邦呼吁对使用了填充着氯气的桶爆弹的指控进行问责的呼吁尤其表示欢迎。各方都必须为侵犯行为受到问责。若有罪不罚盛行,绝不会有可持续的和平。

我还对伊拉克人权和人道主义状况不断恶化深表关切。塔克菲里组织伊斯兰国继续对其控制下的伊拉克人民施以最可鄙的虐待,特别是妇女、儿童和少数群体,这些罪行还伴着对纪念物的蓄意破坏,这些纪念物象征着许多社群深深扎下的根和文化与宗教认同。伊拉克政府承诺将对所有犯下人权侵犯行为者进行问责——包括但不仅限于所谓的伊斯兰国,对此我们表示欢迎。反极端主义和解决教派暴力需要的不单单是军事行动。我们随时准备协助政府促进法治和善治,增加问责;鼓励社群和解;并确保对少数群体和妇女权利的尊重。

同时,联合国行动为800多万伊拉克人民提供的一半以上人道主义援助可能很快被中断,因为各国将不再为它提供资金。这是一种耻辱。

主席先生,

利比亚,武装组织继续使用重型武器参与暴力冲突,对住宅区不加区分地进行炮轰并攻击受保护地区,这导致了无数平民死亡。大量平民因为其实际的或以为的族裔或宗教出身、意见、家庭关系或政治隶属而被各方绑架或遭受酷刑,许多人在拘留中死亡——可能是即审即决或酷刑致死。对移徙者、寻求庇护者和难民的拘留大量存在且时间较长,涉及对其权利的多重侵犯。我对他们的灾难性状况以及其他包括被拘者和境内流离失所者在内的弱势群体十分关切。理事会要求我派遣一支调查队,我们将在3月报告其调查结果。

也门,我对平民死亡人士高企深表关切。人权高专办收到的信息指出,在人口密集地区进行了不加区分且不成比例的攻击,包括对艾迈扎营地(Al Mazraq Camp)的攻击。必须对这类进攻进行彻查,各方必须确保对平民更强的保护。截至目前,2000多万人需要援助,人道事务协调厅形容也门的状况是灾难性的。各方确保人道主义机构能够安全地进入受影响地区十分迫切,应立即解除对食物、药品和燃料的进口封锁。

主席先生,

中东的大部分地区目前都处在暴力之中,且这种暴行正在蔓延。该地区的一些政府畏惧极端主义者的威胁。向外至索马里、尼日利亚和马里,我们也看到了塔克菲里组织犯下的恐怖人权侵犯行为。但压制人权并不是对这些冲突的解决方案:这是一个促因。

打压和压制将适得其反。我提醒各位,2011年3月,我的前任曾警告称,用枪炮攻击叙利亚的和平抗议者“可能导致愤怒、暴力、杀戮和混乱的恶性循环。”当局选择无视这一建议,结果是令人痛苦的。

当政府攻击民间社会,他们动摇了稳定和繁荣的根基。牢牢控制言论自由、打击和平抗议、大规模拘留甚至是酷刑和对经济及社会权利的剥夺——这些都是滋生极端主义组织的土壤。它们给了极端主义者或教派运动人士介入并煽动愤怒火焰的可乘之机。

特别是,警方和安全部队必须代表法治——否则就是失败。他们经常会被视为政府的形象。当安全部队行动时带着对人民权利的不屑并把他们作为敌人,那么他们自己就可能成为敌人。每一个酷刑行为都助长了极端主义;每一次任意逮捕和打击虐待——每一个打压民间社会以及合理异见的行为——都是迈向进一步暴力的一步。

对人权的尊重为各国政府提供了通往更大而非更小的稳定的道路。对话和对包括少数群体的权利在内的人权的尊重梳塑造了信心和忠诚,并打造了繁荣的政治和经济机构。

主席先生,

让我关切的是,埃及存在大量在没有适当程序保障的情况下进行草率审判并自2014年3月以来对数百人判处死刑;且至今已有7人被施以死刑。是时候暂停死刑了。我们收到了审讯中心存在酷刑的报告,我促请当局通过适当的行动彻查这些指控。埃及应停止大规模逮捕和起诉的做法,释放与和平抗议有关的、目前被拘留的人。重要的是要理解,除非还采取措施来解决经济-社会苦难、加强善治并促进法治和人权,否则反恐怖主义行动不会成功,。当民间社会和人权维护者受到攻击,埃及丰富的文化受到了威胁。

巴林,据报道数十名被拘者遭受了酷刑和虐待,包括在Jou监狱,我促请立即开展对这些指控的调查。所有与和平活动有关的被拘者都应被释放。确保所有巴林人走向和平、稳定和繁荣的道路是在没有前提条件的情况下在政府和反对派之间进行真正的对话。

我还对巴勒斯坦被占领土的人权状况表示关切。今年恰逢近东救济工程处65周年,但悲伤的是,我们仍需要它的工作。在加沙地区,长期的封锁以及缓慢的重建创造了更多的贫困,并进一步损害了经济和社会权利。我担心这可能为暴力重燃创造条件。加沙地区需要的不仅是物理意义上的重建,而是希望的重建;发展、问责和对人权的尊重都是对暴力和极端主义的制衡。加沙问题调查委员会将在本届会议上发表其报告以供理事会审议。我希望,该报告可以通过对那些据称施行了恶劣和其他严重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的肇事者进行问责并通过调查和在需要的情况下通过起诉的方式,为去年冲突的平民受害者伸张正义奠定基础。

我还对所有影响巴勒斯坦被占领土(包括东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的待执行拆迁命令表示担忧。以色列定居点持续存在和扩张及其相关活动,以及定居者的暴力,仍是包括东耶路撒冷在内的巴勒斯坦被占领土上大多数人权侵犯行为的核心,我再次呼吁以色列立即停止定居点的扩张并解决定居者相关的暴力问题。

我最近向理事会做简报称,我对布隆迪的状况感到越来越震惊,布隆迪推迟了总统、地方和议会选举。远望者民兵组织日益暴力的行动突出了我的关切,我促请当局采取紧急措施。我最近向理事会作了关于南苏丹的简报,我对南苏丹的关切并未减轻。毁灭性的18个月冲突满是针对平民的残忍暴力行为,儿童被双方杀害、强奸或征召为武装力量的报道令人担忧——最近有报道称95名儿童在近期的暴力事件中被杀害。我促请理事会和整个国际社会不要忽视这一持续进行着的悲剧,并寻找决定性的步骤来终结冲突。

今天下午我们将更深入地审议让数百万人背井离乡的因素。我对缅甸罗兴亚社群被迫害的事件尤为关切。我认为,人权理事会是时候深入调查一下这类侵犯行为的本质和范围,并讨论可以如何更有效地予以解决。

在本次届会的晚些时候,我们将讨论受到博科圣地影响的国家的人权状况。尼日利亚东北部和乍得湖流域周边国家的平民经历着该组织令人震惊的残忍和暴力行径,特别是针对妇女和女童的行为。他们的困境因为关于恰恰应该保护他们的武装组织违反国际人权和人道主义法极其令人担忧的报道而变得复杂。

厄立特里亚问题调查委员会将在本届会议上提交其调查结果和建议。我促请你们仔细审议这些以及厄立特里亚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将在本届会议上提交的建议,以确保其落实并促进和保护所有厄立特里亚人的人权。

我对乌克兰东部继续发生严重的人权侵犯和虐待行为表示谴责,特别是在武装组织控制的地区。持续有报道指出,武器和战机不断从俄罗斯联邦流入,不符合明斯克协定的平行结构的设立、乌克兰宪法或国际法也促成了当前的状况。境内流离失所者和难民庞大且不断增长着的数量证实,整个乌克兰境内数百万人的人权已经受到了巨大影响。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的状况同样如此,大会第68/262号决议规定了它的地位。

俄罗斯联邦,新的第129-FZ号联邦法将允许当局宣布外国和国际组织是“不受欢迎的”,若它们被认为对宪法秩序、国家安全或防务构成威胁,就会被关停。我注意到,俄罗斯联邦人权专员已经对这项法律可能造成的负面影响提出了她自己的关切。对我们而言,我们担心,按照当前的措辞,该法律可能会被任意解读,因为它未能就如何确定这类威胁提供清晰的法律定义或标准。这也可能会对民间社会(尤其是人权维护者)造成严重影响。

在中亚的若干国家,包括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立法草案针对的是接收外国资助的非政府组织。这些法律一旦获得通过,也可能会进一步促使民主空间的缩减。

阿塞拜疆,我依然担忧侵犯公平审判权和过度使用审前拘留的报告。我呼吁当局基于人道主义理由释放那些健康状况脆弱并急剧恶化的人,还要赦免那些仅因为行使权利就被剥夺自由者并撤销对他们的指控。

令我不安的,是对废弃英国人权法案的计划的讨论,以及欧洲人权法院所扮演关键角色受到的挑战。我对这项倡议对英国和其他国家造成的影响感到担忧,包括英国在当地致力于促进和保护人权的许多国家。作为一个拥有长久历史的民主国家,英国应该在国内树立榜样,确保人权保护一旦引入后就不能再被削弱。

尼泊尔,人权高专办长期参与该国活动,这意味着我们得以派遣具有高度相关经验的职员,致力于近期地震的人道主义对策中的保护问题。我要欢迎上周做出的一项声明,即各政党最终对一项新宪法的大纲达成一致,这给国内坚韧的人民翻开了充满希望的新篇章。

斯里兰卡的新政府已经通过了一项宪法修正案,如果被适当地执行,它就能给民主和法治带来新希望。在我向9月的届会提交报告前,人权高专办将继续积极参与和斯里兰卡当局的讨论,商讨通过透明的包容性进程来制定问责与和解的可靠机制。我鼓励政府广泛征集所有政党、民间社会,最重要的是所有受害者及其家人的意见,以确保对这些进程充分的国家支持和掌控。

我还对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上个月释放5名巴布亚政治犯所展现的领导力表示欢迎。我希望这将是印度尼西亚政府解决巴布亚长期的苦难并促进政治对话与和解具有远见的新行动的开始。我仍对印度尼西亚决定恢复死刑表示担忧,我呼吁印度尼西亚以及其他已经这样做的国家重新暂缓死刑。

哥伦比亚虽然最近暴力频发,政府和哥伦比亚武装革命军仍致力于能恢复哥伦比亚人民人权的和平谈判。上周已达成了关于设立阐释真相、共存和保证不再发生委员会的协议,这可能成为半个世纪的武装冲突之后的可持续和平基础的一大关键因素。

委内瑞拉,我对因为和平行使言论和集会自由而被关押者的合法性和状况深表关切。一些人截至目前已绝食数周,这使得我们更为担忧。他们应立即被无条件释放。我们还对骚扰、威胁以及公开取消人权维护者的资格表示关切,特别是那些出国向联合国和区域性人权机制作证的个人。我和人权高专办仍可以与当局和其他利益攸关方一道来确保所有委内瑞拉人的人权都得到尊重并定义一条积极的前行之路。

我还对玻利维亚的童工立法问题表示关切,该立法允许雇佣12岁的儿童。

主席先生,

在所有这些背景下,妇女都明显、通常是以不成比例的方式遭受着折磨。在冲突以及其他情况下,妇女和女童通常都是特定积累性侵犯和虐待行为的受害者,包括大规模绑架、强奸、越来越多可耻的性奴役做法以及强迫怀孕。

极端主义者将妇女的从属地位和对其权利的残忍剥夺视为其战略的核心;妇女的权利应是我们的核心。政府和国际社会必须在其对暴力极端主义的应对方式中聚焦性别平等和妇女权利的推动。他们还应该采取措施确保在冲突区域附近国家寻求庇护的妇女免于暴力和剥削。

主席先生,

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者权利的保护方面最近取得了许多进展,包括引入了新的反歧视和仇恨罪法;承认同性关系合法;保护双性幼儿;以及让跨性别者更容易在法律上获得性别认同承认方面的变革。即使这样,各个区域的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者和双性者仍面临持续而普遍的暴力虐待、骚扰和歧视,正如我们在已送交本理事会审议的关于这一话题的专题报告所指出的那样。要结束这种破坏性的歧视,还有太多必须要做的事情。

主席先生,

我们当前的背景令人想起20世纪之交全球的状况,当时同时存在人类进步和巨大的破坏性暴力。今年存在大量发展机会,七月将在亚的斯亚贝巴举行重要的筹资发展问题会议,九月将在纽约举行2015年后发展议程峰会

将人权纳入这一议程可能成为一个转折点。可持续发展目标就是让所有人都能免于恐惧和匮乏。从南非的健康权运动、印度食品权方面的诉讼到希腊拒绝紧缩,当前对美国国内更高种族平等的需求以及对基于人权的发展的实证证据的需求正在增加。秘书长曾说,我们是可以终结贫困的第一代人:有了可持续发展目标,这是能够带来真正希望的前景。

尊敬的代表,我们还要记得我们对于发展权的责任。我们今天开会之际,一系列重大多边贸易和投资协议正在进行磋商,覆盖全球。毋庸置疑,在灾难性的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经济领域加快的国际合作对重新启动全球贸易和投资至关重要。但我们必须保持警惕:回避民主进程或可能遭受私营部门行为者的政治或监管约束的磋商可能与影响全球范围内确保的人权的条款一致,并可能与民主政治参与的义务不一致。所有协议都必须尊重且不能破坏对经济及社会权利的保障,包括劳动权以及食物权、水权、健康权和社会保障权。

不幸的是,我们生活在一个存在大量人权侵犯行为的时代。这些行为来自也发生于富国和穷国,来自国家行为者和私营企业、仇恨团体和地方流氓、犯罪集团和武装民兵。它们通过有组织暴力、歧视性法律、恶劣的经济政策、严重的不平等以及危险的权力和财富集中显露出来。支撑它们的进攻性议程和意识形态反映在了政客们的声明、主流媒体机构的栏目以及互联网虚拟世界中。它们用许多语言发表,有很多所谓的理由。但它们共同的讯息就是:并非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

主席先生,尊敬的代表,本届理事会的使命是铿锵有力、始终如一且不加掩饰地传达相反的讯息。让这一讯息散播出去,我们将捍卫受害者和发不出声音的人、少数群体和移徙者、博主和人权维护者。要让全世界知道,我们将无所畏惧或偏好地这么做,不论受害者是谁,肇事者又是什么背景。

今年是大宪章颁布800周年——该文件改变了历史的进程,因为它限制了国王的绝对权力。几百年来,社会都是在统治者必须遵守法律的前提下建造起来的,直到我们有了如今所知的以人权为核心的法治概念。然而,800年后,并非所有领导人都遵循人权法,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悲剧。因为人权是有效的。人权打造了强健且成功的社会。

最近我获悉,《世界人权宣言》已经被翻译成了444种语言和方言。来自444个不同语言社群的人们都渴望探索该文件的内容,为了更好地理解,他们认真地翻译该文件。这样一份民选的文件是真正普适的。它的讯息十分明确:各国都应在法治下实现其人民的正义、平等和尊严。如果它们并未确保这一点,而且通过管理政府组织而使其只服务于有限的少数人利益并压迫了所有其他人,人们可能——像《世界人权宣言》所说的——“迫不得已铤而走险对暴政和压迫进行反叛”。

返回

返回

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