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权理事会主席约阿希姆·卢埃克大使:人权理事会组织会议(告别演讲;任命2016年主席团)

返回

2015年12月7日

人权理事会主席约阿希姆·卢埃克大使:人权理事会组织会议(告别演讲;任命2016年主席团)

2015年12月7日

各位阁下,女士们,先生们,

能够担任人权理事会第九周期主席并致力于这一庄严的机构,对于我和我的祖国德国来讲,是一个巨大的荣幸。人权理事会履行其义务,促进和保护我们的人权和基本自由。这些价值是不可分割、不可剥夺、相互依存且相互作用的。

对于我个人而言,能够为人权事业效力已经是一个莫大的荣誉。

来自各国、国际组织和民间团体、新闻媒体的代表——我们一同走过了一段漫长的道路。可以说,在这一年里,我们已坚持到底,即便是在时而波涛汹涌的水域里。感谢你们一年来的支持。

最后,我要感谢大家一如既往地致力于促进和保护人权,并致力于那些需要我们支持的人们,以及遭受虐待和人权侵犯行为的已知和未知的受害者。他们正是我们存在的理由。在这方面,我们仍然有很多工作要做。

各位阁下,女士们,先生们,

回顾这一年来作为理事会主席的经历,我必须说它确实让我从1月1日开始变得忙碌,并似乎要持续到12月31日。

在我一年前当选人权理事会主席时发表的致辞中,我承诺将延续我的前任们出色的工作,继续解决人权理事会所面临的挑战。我明确了我将与各位一道本着对话与合作的精神在今年致力于开展工作的三大首要优先任务:

  • 加强纽约、日内瓦和外地的联合国人权支柱并强化纽约-日内瓦的合作;
  • 加强人权理事会的效率和职能,包括民间社会的空间和在理事会及其机制与程序中的参与;
  • 加强人权理事会及其机制和程序的有效性。

关于成就、经验教训以及仍然存在的挑战,我想总结一下我的一些思考和想法:

加强联合国人权支柱

人权理事会是联合国人权支柱的核心,它的倡议引起的回响远远超出第二十号会议室。理事会审议议题和国家访问的范围都证明了这一点。在这一背景下,重要的是理事会继续发声并提出自己对关键全球性问题以及动摇当今世界的危机和冲突的独特看法,也要提出对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和有望在几天后的第21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出台的新气候协议的意见。

本着同样的精神,我们都参加了联合国七十周年的纪念并提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七十周年和通过国际人权公约五十周年等问题,这也是很好的。

理事会的工作正在联合国系统及其之外被看到、被听到。这对全世界人民的生活都有帮助。换句话说,理事会毫无疑问已经成为了促进和保护人权的主要政治论坛。

因此,再看看理事会的章程,我认为如今它已经有所超越,在政治上超越了它作为联合国大会附属机构的作用。我想这个话题将在下一次审议的背景下讨论。

这一进程重要且实际的一个步骤是,纽约的代表团们不事后批评我们的决议和决定并注意理事会向联合国大会所作报告的整体情况。

在这方面,我注意到关于我们第24/24号决议的项目被第69届联合国大会关闭了。因此,我要响应我的前任们以及各个地区的缔约国的呼吁,表达我对立即落实第24/24号决议的支持。

此外,一个强大、独立且资源充足的高级专员和人权高专办将继续符合我们共同的利益。作为人权理事会的主席,我从年初就获悉,人权理事会秘书处和普遍定期审议工作组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自愿捐款。情况不应该是这样的,特别是当我们——代表团和民间社会代表们对联合国秘书处的需求越来越多的情况下更不应该是这样。我们必须承认,经常预算无法满足日益增长的促进和保护人权方面的需求。因此,我们都应该致力于用建设性和创新的方式解决资金缺口问题。

加强效率和职能

在人权理事会的效率和职能方面,请允许我向在过去几个月内开诚布公地参与非正式讨论和关于“加强人权理事会效率”主席声明的磋商的代表团和民间社会代表们表示感谢。我相信,我们通过安全理事会主席的声明取得了重要进展:改善后的自愿日程表今天发送给了代表团们,磋商小组的日程表正在修订中。遗憾的是,因为还处于开发阶段,我目前还无法向各位提供新的人权理事会网站的模板。不过主席声明预计该项目将在几周后的第三十一届会议期间完成。

虽然取得了进展,但我也必须承认,“我们议程的通胀”仍然存在。人权理事会第三十一届会议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将是一次十分繁忙的会议,截至目前就已安排了11个小组讨论和5场晚间会议。当然,这本身就是理事会的成功故事的一部分。然而,理事会由于某些原因也成为了这种成功的受害者。我还要促请各位——不论是作为个人还是集体——继续反思如何在时间和资源紧缺的情况下提高我们的效率。这方面的流行语是“少即是多”,多方年度化、聚集合并、日落条款以及与第三委员会更好的协调。我们大概也必须学会勇敢,可能要在一些情况下终止倡议、机制和政府间工作组。

不过理事会的效率——或者说职能——并不止于此。我们坚持2006年的精神,关注我们的核心职能和独特特征——包括与民间社会密切合作,这些都是绝对重要的。民间社会是人权的核心,是我们工作的核心。因此,我坚信,不论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推动一种氛围,确保寻求与理事会、理事会机制和程序进行配合与合作的民间社会、人权维护者和个人不受报复且免于威胁恐惧,符合我们的共同利益。我今年试图推动这样一种氛围,特别是通过记录和跟进每一件提请我注意的案件的方式。我强烈建议即将上任的主席和主席团以及理事会成员和观察国继续这样做,继续致力于营造不受报复和免于威胁的氛围。

加强有效性

我们不是为了效率而追求效率。日内瓦之外,我们致力于作出实地贡献。我们的工作对很多人都很重要;特别是众多人权侵犯和侵害行为的受害者、被压迫者、穷人以及遭受着冲突、危机和恐惧摧残的人们。就此,我要响应高级专员的话,他表达了我们的共同信念:“没有任何借口能为贬损、贬低或剥削其他人类辩解——不论是基于什么理由:国籍、种族、族裔、宗教、性别、性取向、残疾、年龄或种姓。”我们的任务就是促进和保护人权并解决人权侵犯行为。正如高级专员在理事会六月届会的开幕式有力地提出的那样,理事会的任务就是“指出可耻的行为”。

我们各个国家在这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特别是成员国,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的人权理事会成员国,都发挥着决定性的作用。在创立理事会的决议中,联合国大会决定,理事会当选成员应在促进和保护人权方面维护最高标准并与理事会充分合作。

毫无疑问,这就给各国带来了义务,比如特别程序任务负责人的重要作用。特别程序是我们国际社会的眼睛和耳朵,它们监督和报告全球的人权问题并提出建议。它们有助于能力建设和提供技术援助。截至2015年11月,114个成员国和1个非成员观察国对专题特别程序发出长期邀请。根据第60/251号决议,我促请尚未这么做的所有国家向特别程序任务负责人发出长期邀请并与理事会机制充分合作,包括落实他们的建议。

下面请允许我谈谈普遍定期审议。我们目前正处于该独特而又珍贵的同伴审议机制的第二周期末,普遍定期审议继续获得所有相关行为者的积极反馈。虽然如此,还有一些挑战需要我们关注并共同行动。同样是得益于人权高专办,进程的普遍性原则得到了维护,但我也获悉到,在日内瓦无人任职或任职人数很少的缔约国很难参与和接触。此外,我们必须更加关注建议的落实。政府、议会、民间社会和国家人权机构在实地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在理事会,我认为我们应该再次聚焦于国家报告和呈报内容,更多地提及落实上一个审议周期建议的情况——这也将允许我们衡量进展。

最后我要强调一下技术援助在实地有效性方面的重要作用。

各位阁下,女士们,先生们,

我的发言即将结束,我认为,信任是我们人权理事会内最重要的商品。正所谓,得之如徒步般迟缓,失之却如赛马般飞逝。作为人权理事会的主席,我希望我能够根据透明、司法、客观、公正和程序清晰的基本原则,帮助建立所有行为者之间以及之外的信任。

在这一背景下,我首先要对第九周期主席团的成员们表示深深的谢意——他们是阿尔巴尼亚的大使菲洛蕾塔·科德拉(Filloreta Kodra)女士、博茨瓦纳的大使莫图斯·巴莱(Mothusi Palai)先生、哈萨克斯坦的大使穆赫塔·提留贝蒂(Mukhtar Tileuberdi)先生以及巴拉圭的大使胡安·阿奎瑞(Juan Aguirre)先生,感谢他们在我整个任期内坚定的支持、鼓励和帮助。我们进行了这么多有趣的讨论,我又从主席团内的工作和与主席团的合作中学到了那么多。对此,我只能希望下一任主席也能享受同样的合作精神、积极的氛围并与他的主席团有良好的个人关系。

我还要感谢区域协调员和在情况工作组以及磋商小组任职的成员。我们所有人都十分感谢你们在这一年的工作、参与和奉献。

我还要感谢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和人权高专办的专业性及其对我们工作持续的大力支持。我尤其要感谢人权理事会秘书处以及普遍定期审议司和特别程序司为理事会高效运行提供的帮助并以极大的奉献精神开展工作。

此外,我要感谢总干事和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会议事务处,它们的工作人员,不论是口译员、笔译或编辑,经常要加倍努力来维持理事会正常运行。

我还要感谢所有安保人员的重要工作,他们总是最早到达庄严的会场,又最后离开。

我还非常感谢主席办事处的工作人员,她们是埃莉莎(Elisa)、伊瑟(Esther)和克里斯蒂娜(Christina),感谢她们坚定的奉献、职业精神和这几个月内超额的工作时间。我们需要铭记,随着理事会影响力的提高,主席办事处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不像理事会第17/118号决定所预见的那样,当前的安排并不可持续。因此,我与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和人权高专办正在一道撰写共同谅解,以允许充分落实第17/118号决定。

各位阁下,亲爱的同事们,

下面谈谈我的继任,我相信在他的领导下,理事会将进一步推进人权的促进和保护。我祝愿下一任主席在履行人权理事会主席这项极其有意义的任务上取得圆满成功。这将是令人激动的一年,它将是我们的第十周年。

最后,我希望各位都与我今天的感受一样;经过我们在人权理事会这一年的工作,我们并非只是原地踏步。我们努力帮助那些最需要我们的人。我认为我们做到了。

非常感谢各位。

返回

返回

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