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布隆迪:联合国调查团敦促对严重、普遍而系统性的人权侵犯采取强力行动

返回

2016年9月20日

法文

日内瓦(2016年9月20日)——联合国布隆迪独立调查团*周二发布的最后一份报告描述了“严重人权侵犯的充分证据”,这可能构成危害人类罪,实施这些行为的是布隆迪政府及其相关人员。

鉴于其调查结果“表明了普遍而系统性的侵犯模式”、该国国内族裔间暴力和有罪不罚的历史、大规模暴力升级的危险,专家们敦促布隆迪政府、非洲联盟、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安全理事会和其他国际行为者采取一系列强有力措施,维护《阿鲁沙协议》和2005年宪法取得的成果,它们为布隆迪带来了独立以来最长的和平期。

这包括立即成立一个国际调查委员会,让其他独立国际司法进程参与,重新考虑布隆迪在人权理事会的成员席位,如果侵犯行为继续且政府仍无法遵守2016年7月29日授权部署一支联合国警察部队的安理会决议**,那么可能要援引《联合国宪章》第七章。

专家们表示,因为侵犯模式清晰表明这些行为是蓄意的,也是有意识的决策后果,所以应该由政府加以制止。调查团指出布隆迪政府“全面否认”几乎所有被指人权侵犯,也很难在“布隆迪这样封闭而压迫的状况下”准确量化已发生或可能继续发生的侵犯行为,它同时记录了几百起即审即决、定点暗杀、任意拘留、酷刑和性暴力的案件。

报告称,安全部队大规模使用处决,这往往得到执政党青年分支 远望者(Imbonerakure)的支持,报告还补充道,大多数受害者是反对或被认为反对恩库伦齐扎总统第三个任期的人。报告引用了国家防务部队一名前高级官员的证词,此人证实存在几个清剿名单,上面都是安全部队有意消灭的人,报告还提到了关于集体坟坑的普遍报道。

报告称,强迫失踪是危机的另一种普遍特征,多名证人提供了关于12名政府高级成员以及 国家情报局 (SNR)、警察和军队成员的信息和姓名,称其“据指为许多强迫失踪案负责,他们也直接向行政部门的内部小圈子报告。”

报告称,尤其包括人权维护者和记者在内的民间社会成员成为了当局系统性压迫的主要对象,但政府圈子或执政党内部也没有异见立场的容身之地。报告还补充道,“存在着一些关于打造总统个人崇拜的担忧迹象。”

调查团采访的证人和受害者指明了许多非官方拘留场所的地点,包括在高级政府官员的住宅内、秘密的国家情报局驻地、位于恩加加拉(Ngagara)的执政党保卫民主全国委员会-保卫民主力量的“永久居所”以及大量其他地点,包括两个酒吧和一栋属于某供水公司的大楼。

调查团的报告还记录了普遍使用酷刑和虐待的现象。情报局成员、警察、 远望者组织以及参与较少的军方都“不断被指认为施害者,包括安全机关高级人员在内的一些个人被反复提及。”报告称。它详述了17种向联合国独立调查员报告的酷刑和虐待形式,包括将重物附着在受害者的睾丸上,用板挤压手指和脚趾,用喷灯灼烧,强迫受害者坐在酸液、碎玻璃或钉子上。

联合国调查团还发现了一种性和性别暴力模式,包括针对试图逃离本国的妇女和女童实施性暴力的大量报告。另一些人明显受到针对是因为她们“与反对第三任期或被视为政治异见者的男性有亲属关系”。调查团还记录了涉及极端性残伤的案例,以及对男性实施性暴力的指控,特别是在拘留期间。

“任何反对政府的疑似表现都会受到无情对待,且似乎不存在对问责的担忧。”报告指出,“问责机制太过薄弱,有罪不罚十分普遍”。当局成立的三个负责调查人权侵犯的国家调查委员会毫无成果:“调查团遗憾的是,成立调查委员会的做法似乎只是布隆迪当局规避问责的一种手段。”它补充道,当前的危机“进一步稳固了行政部门对司法部门已有的系统性、制度性统治力”。

“鉴于政府成立的各个问责机构没有效力,独立国际司法进程必须审议是否犯下了国际罪行。”报告称。

“我们极其担心政府和其他各方使用民族分裂话语的总体趋势,这很有可能让局势失控发展,包括蔓延至布隆迪边境之外。”专家们表示。报告还列述了包含近40万难民和境内流离失所者的大规模流离失所现象,以及危机对该国经济社会制度造成的破坏性影响。

独立专家们表达了他们对“大湖区潜在的和平与安全威胁的警惕”,并呼吁“联合国,尤其是安理会,按照《联合国宪章》第七章,有效履行职责,确保和平与安全,并保护……平民免受人身暴力”。

如果国内普遍的情况不出现巨大改变,已经发生的暴力得不到有效解决,他们还建议人权理事会“考虑布隆迪是否能继续担任理事会成员”。



联合国布隆迪独立调查团专家们将于2016年9月27日(周二)提交给人权理事会的完整报告请见这里: http://www.ohchr.org/EN/HRBodies/HRC/RegularSessions/Session33/Pages/ListReports.aspx

*联合国布隆迪独立调查团由人权理事会在2015年12月17日设立(决议A/HRC/S-24/1),负责“对侵犯和践踏人权的情况开展调查,旨在预防人权状况进一步恶化”。受任领导调查团的三名独立专家是:联合国前任法外处决、即审即决或任意处决问题特别报告员克里斯托夫·海恩斯先生(Christof Heyns,主席);非洲人权和人民权利委员会难民、寻求庇护者、移民和境内流离失所者问题特别报告员玛雅·莎莉-法德尔女士(Maya Sahli-Fadel);联合国寻求真相、司法、赔偿和保证不再发生问题特别报告员巴勃罗·德格列夫先生(Pablo de Greiff)。.

**安理会根据第七章可以采取的行动包括:制裁委员会和其他监测强制措施的委员会,包括武器禁运,旅行禁令,财政或外交关系的限制(第41条);授权维和行动使用武力、多国部队、区域组织的干预或成立国际公民与安全驻地代表处,并配有适当的装备和所需的人员,以及军事观察员(第42条),以及“防止情势恶化”的措施,包括撤出武装部队,停止敌对行动,停止战斗或遵守停火协议,或为人道主义援助无障碍地输送创造必要条件(第40条)。

根据第七章可采取的完整行动请见:http://www.un.org/en/sc/repertoire/actions.shtml

关于调查团的更多信息,请访问:http://www.ohchr.org/CH/HRBodies/HRC/UNIIB/Pages/UNIIB.aspx

媒体请求请联系:: 罗兰多·戈麦斯(Rolando Gómez, + 41 22 917 9711
/ + 41 79 477 44 11 / rgomez@ohchr.org) 或塞德里奇·沙佩 (Cédric Sapey,+ 41 22 917 97 51 / +41 79 201 01 25 / csapey@ohchr.org)

 

返回

返回

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