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问题独立国际调查委员会主席保罗·塞尔吉奥·皮涅罗先生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25届特别会议的发言

返回

2016年10月21日

2016年10月21日

主席先生,
各位阁下,

每一天,阿勒颇东部数十万平民——在地下室拥挤和在医院里工作的平民——都在思考下一刻生存的机会。每一天,全世界都在旁观和等待,听闻更多的死亡,听闻恐怖事件突然变得难以承受、稀松平常。

召集这场特别会议显然是代表着那些死去和幸存的平民。每一个受害者都没有从直接针对他们的压迫性武力炫耀中得到保护。

在9月10日敌对停火协议破裂后,暴力急剧升级伴随的特征是重型武器的使用,包括地堡炸弹,这移平了阿勒颇东部许多地区,给普通平民造成了难以容忍的后果。今年9月底的三天时间里,据报有300人死亡,现在死亡人数中还包括100多名儿童。

超过25万人遭到围困,一个多月以来一直受到破坏性的日常空袭。一些人选择逃跑,另一些人则据报被交战方阻止离开。他们无处可去,过着没有足够食物的日子,往往也没有足够的水。距离他们接收上一次人道主义援助已经过去了两个月。临时的人道主义停火并不足以提供适足的救援。若要使援助抵达有需求的平民,就需要持续的、无条件的长期努力。

医院、集市、烘焙店和水站都受到空袭飞机的针对;许多遭到了破坏,这扩大了围困的影响。留下来的救护车无法将所有伤者送往仅存的医院,这些医院始终严重不足,无法应对人们的需求。包括儿童和孕妇在内的无数人死于医疗服务的缺乏。随着医院受到针对,医生的人数不断减少,另一些人也会面对同样的命运。

多个非国家武装团体目前构成了阿勒颇市的反叛力量,包括叙利亚自由军(Ahrar al-Sham)、 Nour al-Din al-Zinki运动和沙姆旅(Faylaq al-Sham)。诸如此类的团体与恐怖主义团体征服沙姆阵线(Jabhat Fateh al-Sham,此前称为叙利亚人民胜利阵线)结盟,如有行动必要,就会形成名为征服军(Jaish al-Fatah)的伞式联盟。其中一些团体已经在阿勒颇西部用不加区分的迫击炮轰击杀害了平民,这些武器往往是自制的。仅在上周,这样的迫击炮就在苏莱马尼社区(Suleimaneih)的一所学校杀害了两名儿童,造成另外五人受伤。其中一些武器本身就是不精确的。但就算了解情况——或者甚至可能无视这种情况——武装团体仍然将这些迫击炮弹射向平民居住区。

没有人能够免受交战方的袭击。在最新这轮暴力期间一起十分醒目的事件中,上个月在阿勒颇省对一支人道主义车队的袭击造成了二十名平民死亡,包括人道主义工作者。十八辆载着急需的食物、药物和过冬衣物的卡车被破坏。该地区所有相关方都已被提前告知车队的路线和目的地。

关于战时法律的国际法律标准反映了之前很多代人传下来的神圣智慧。它们构成了国际审查和集体行动的基础,旨在防止这类状况和无意义的杀害无辜者行为。这些保护平民的原则被本次冲突的各方蓄意无视,它们更倾向于获取任何可能的军事进展。所有交战方都拒绝采取保护无辜着生命的措施。他们也拒绝对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这种责任不仅属于现场的各方,也属于支持他们的外部行为者。阿勒颇省已经成为了大面积叙利亚冲突的缩影,彼此利益不同的大量行为者清算着积怨,而不是协商取得和平的政治解决办法。

至关重要的是,理事会各国绝不能支持无情地蔑视无辜者生命、蔑视维护着国际和平与安全乃至人类存亡的法律。对冲突所有各方的问责至关重要。只有清楚自己何时会被问责,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的犯罪者才会停止违反战时法律。因此,将叙利亚冲突问题移交国际刑事法院或临时国际司法机制对于解决这场冲突至关重要。

旨在终结战争的紧急措施务必要以诚恳的政治协商为基础,抛弃“仍有可能取得军事胜利”这种不切实际的信念。在一场胜利重于国人生命的战争中,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回到政治进程。尽管如此,还是会有数以千计的人死去。我一再强调叙利亚德米斯图拉特使传达的信息,若不采取行动,到了年底,“阿勒颇将不复存在”。

委员会多年来一直在对阿勒颇发生的侵犯行为开展调查,我们将继续以非政治、独立而公正的方式继续在这些问题上工作,聚焦于受害者的关切,而不是冲突各方。不论这场特别会议的结果如何,我们将继续努力记录发生在阿勒颇的犯罪。

为了让我们尽己所能做到最好,我再次呼吁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政府与委员会分享其掌握的关于被指侵犯的一切相关信息,并允许我们实地开展调查。同时,我们再次强调,同样重要的是,接待叙利亚难民的欧洲和区域各国要批准我们进入其国内。我们的报告质量取决于我们的消息来源,因此,我们一直优先关注受害者和证人提供的信息。现在有数百万受害者和证人身处叙利亚国外,我们需要接待国将他们支持委员会工作的言论转化成行动,让我们在其领地内接触受害者和证人。

谢谢。

返回

返回

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