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与联合国日内瓦记者协会举行的新闻发布会,2020年5月14日
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的开幕致辞

返回

2020年5月14日

英文

上午好,

我们正面临地球上数十亿人的生活受到干扰的困难局面,我希望各位在此期间的个人和职业生活一切顺遂。

我们现在更清楚地看到,即使是最富有和最强大的国家,也完全没有准备好应对这样的大流行病,尽管此前医学专家们一贯警告称,严重的大流行病是不可避免的。目前全球2019冠状病毒病感染人数已经超过400万,死亡人数超过25万。经济正遭受重创。这些数字还在不断上升,而且由于2019冠状病毒病在南半球较不发达国家的传播仍处于初期阶段,相关数字几乎肯定还会继续上升。

尽管病毒本身可能会感染所有人,但其不同程度的影响已使人为的社会和经济不平等现象暴露无遗,而这恰恰是疫情不断蔓延的根源。疫情显然对人的生命和经济全面造成灾难性的影响,但可以预见的是,数据已经开始表明,最贫困和最被边缘化的群体,也就是那些遭受最大人权亏空的群体,正在遭受最严重的影响。

不少经验教训正在逐渐清晰,包括忽视部分人口的经济和社会权利的后果最终会反噬到其余所有人身上。吸取这些经验教训将极大地有助于明确此次大流行病的规模和持续时间。这还会帮助我们更好地准备预防或遏制未来的大流行病,包括可能比2019冠状病毒病更致命的大流行病。

作为紧急事项,我们还应该将这些经验教训应用于其他迫在眉睫的、可预见的、需要全球团结应对的危机,例如气候变化。

我们现在正在进入一个更加复杂的阶段,一部分国家在封锁之后开始重新开放,而另一些国家则不幸地看到其感染率和死亡率首次出现飙升。2019冠状病毒病的第二波甚至第三波传播可能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出现,严重性也不尽相同。

而我们对2019冠状病毒病的作用机理、发展方式以及要经过多久病毒才能得到控制都还知之甚少,因此情况变得更加复杂。

每个国家如何处理各自的局面不仅会影响到本国人口,而且也可能影响到其他人。这是对各国领导力的考验,也是对全球领导力与合作的考验。我一会儿会再谈到关于领导力的话题。

我曾做过医生和卫生部长,还担任过国家元首,现在是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我清楚地知道,找到适当的平衡是多么复杂。各国政府必须尽可能有效地应对医疗状况,同时也要努力防止经济崩溃,防止经济崩溃即将或已经对各国人民造成额外的破坏性影响。展望未来,重大的人权挑战将继续与医疗和经济挑战密不可分地交织在一起。

解除封锁

今天,我想重点谈一谈与解除封锁有关的一些具体人权问题,因为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遵循这一做法,其中一些国家在过去几天里采取了初步措施,其他国家则会在今后数周和数月内这样做。

如果一个受影响的国家过早地解除封锁,那么第二波疫情可能会来得更快、更具破坏性,造成更多的生命损失。随着经济和社会逐渐恢复正常运作,我们必须认识到,重新开放工作场所和学校、恢复人口流动的每一项措施,以及恢复社会生活的所有努力都可能带来风险。

如果社会的重新开放处理不当,那么最初封锁期间的所有巨大牺牲都将成为徒劳。然而,此次危机对个人和经济的损害不仅会持续,还将显著增加。

首先,解除封锁的过程中是否遵循了健康标准?

世卫组织已明确阐明,必须控制疫情传播并建立卫生系统的能力,以检测、隔离和治疗每个病例及追踪每个接触者。

一些国家和地区从一开始就采纳了关于检测、追踪、治疗和隔离的建议,它们确实比没有采取措施的国家和地区更好地遏制了疾病传播,这并非巧合。大韩民国、新西兰和德国是三个不同地区的国家,都因在此次大流行病刚开始在其领土内出现时就采取了勇敢、迅速和有效的处理措施而受到赞扬。我们还可以从其中两个国家身上吸取教训:自从开始放松封锁和紧急措施,这两国已经面临2019冠状病毒病二次暴发,希望是在可控范围内。

是否已采取特别措施来解决脆弱场所的问题?

有充分证据表明,在某些场所一起生活的人面临着更高的感染风险。解除封锁的计划需要特别注意这些场所。

例如,在解除封锁之前,是否已制定措施,安排对养老院、精神病院和戒毒中心的居住者和工作人员进行检测,并监测和报告这些场所的健康数据?是否有计划确保对所有在未来可能接触2019冠状病毒病的人们进行隔离和专门治疗?在这场大流行病的第一波传播中,一些国家忽视了养老院内的老年人,这令人震惊。

是否也对被拘留者采取了类似的措施?是否对移民、生活在营地或定居点的境内流离失所者和难民采取了相关措施?解除封锁的计划中还应该包括减少此类场所过度拥挤问题的措施。

在城市贫民窟等人口密度大的居住区和其他缺乏足够的水、卫生设施或医疗保健设施的地区,也需要采取特别措施。这些地区需要配备移动检测设施,以及提供免费的水、肥皂或消毒液的移动装置。还必须收集和监测这些地区的健康数据,以确保及早发现新的疫情暴发。

当然,采取某些措施的能力在某种程度上取决于相关国家的富裕程度。但是,无论是在一国之内还是国家之间,帮助最贫穷的人也符合最富有者的利益,因为如果2019冠状病毒病在最贫穷的地区蔓延肆虐,终将不可避免地在较富裕的地区卷土重来。

是否有针对高风险人群的措施?

似乎有利于总体人口的社会和经济福利的事物,可能会使同一人口中某些群体的风险显著增加。例如,一些国家已有大量数据表明,此次大流行病对种族和族裔少数群体和移民工人造成尤其严重的影响。由于普遍存在其他风险因素,残疾人和基础病患者也面临更高的风险。一些土著人民面临着极端风险。

解除封锁的计划应包括针对此类群体的具体措施。同样,使用分类数据进行监测和报告将是查明特定群体所受严重影响的关键。保护高危人群需要采取的其他具体措施包括:优先考虑对其检测以及提供无障碍的医护服务,在某些情况下还包括专门护理。

这一信息从未如此清晰:不让任何人处于社会保障计划之外,对于我们每个人都至关重要。然而,一些国家几乎不存在这样的计划。

贫困国家迫切需要国际社会提供包括债务减免在内的支持,以帮助它们将支出用于关键领域,如提供饮用水和食物、医护服务、就业和对受危机影响极其严重者的社会保障。

尽管如此,许多非洲国家已经凭借现有资源做了很多工作。一些国家,特别是曾经历过艾滋病毒/艾滋病和埃博拉等大流行病的国家,已经迅速采取措施预防2019冠状病毒病的传播。许多国家至少已经向脆弱群体提供了一些经济和粮食援助,或提供了现金资助。一些国家还制定了经济刺激措施,使私营部门能够继续运作。采取其中一项或多项措施的国家包括:刚果民主共和国、埃塞俄比亚、几内亚比绍、肯尼亚、尼日尔、塞内加尔、南非、苏丹、冈比亚和津巴布韦。

对于世界不同地区的某些脆弱群体,需要采取的做法迥异。例如,在全球南方国家,老年人往往由家人照顾,而不是被安置在养老院。这样做既有优点也有缺点,但需要相应地调整对老年人的保护措施。

越来越多的数据显示,家庭性别暴力在惊人地增加。在一些国家,这一问题的严重程度尚不明确。但是,包括西班牙、葡萄牙和法国在内的其他国家采取了具体的创新措施,使妇女和女童能够向当局通报她们的困境。

这场危机也暴露出了许多根深蒂固的偏见,以及针对包括移民、少数民族和性少数群体在内的不同群体的错误信息和仇恨言论。我们的应对措施需要保护面临此类攻击的人们,包括在部署数字追踪技术时应该确保对其隐私的保护。

是否已采取措施确保对工人的保护?

如果解除封锁,那些没有稳定收入、不能远程办公及所有从事必需工作的人(不仅仅指卫生工作者),都将面临最高的风险。人们终于开始注意到,从事必需工作的人中绝大部分是移民,而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尽管是从事“必需的”工作,但工资却往往很低。
保护这些工作者的措施应包括,确保在工作中需要与多人接触的人有适当的防护设备,如口罩、消毒液和防护材料。需要制定明确的规则为工作者和公众提供保护。必须保证所有公共交通方式尽可能安全。

各国正在采取这些措施。这些国家是否也制定了机制,以从他国的成功和失败中汲取经验教训,并在必要时改变做法?在第一波疫情期间,一些国家的确似乎对其他国家的经验作出了反应,而其他国家要么没有反应,要么等待时间太长,某些情况下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

对于解除封锁的国家以及那些尚未受到此次大流行病全面冲击的国家来说,必须具备灵活性和回应能力,包括有能力迅速调整政策,以应对地方传染人数激增或其他不利的连锁反应。

民众是否参与制定前进的道路?

人们有权获得关于此次大流行病的准确信息。他们也有权参与会对其生活产生影响的决策,包括如何解除紧急措施。在制定解除封锁的计划时,各国应与受影响严重的社群和团体,以及在抗击疫情第一线的人们协商,如卫生工作者、公共交通工作者以及在食品制造和分销部门工作的人。

参与可以加强民众对当局的信任并使控制传染的措施得到更好的遵守,还必须认识到,表达自由同其他人权一样,是公共卫生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曾经从政,因此知道国家领导人和执政党多么难以不将政治因素纳入考量。但依靠政治或意识形态,或纯粹以经济为重点,无法遏制此次大流行病。只有凭借谨慎、敏感、以科学为指导的决策和负责任且充满关怀的领导力才能做到这一点。

采取应对措施时只考虑政治或经济目的,以牺牲健康和人权为代价,这在短期和长期内都会造成生命损失甚至更大的损害。这种做法根本不可持续,而且在未来也依然如此。此次大流行病结束后,我们将无法简单地恢复“正常的”经济,其他方面也无法回到2019冠状病毒病暴发前的状况。这应该是我们从这次危机中吸取的最重要的教训。

在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期间,如何平衡经济要务以及健康和人权要务,将是所有领导人和各国政府面临的最慎重、最艰巨和最具决定意义的经历之一。对各国政府及领导人日后的历史评价将取决于其在未来几个月中表现的优劣。如果其应对措施是基于某一特定精英阶层的利益,从而导致冠状病毒病在其他脆弱或被边缘化的社群中再次暴发,所造成的灾难影响将反噬每个人。

谢谢。

返回

返回

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