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菲律宾:联合国报告详细描述普遍侵犯人权和持续有罪不罚的现象

返回

2020年6月4日

English | Tagalog(菲律宾文,PDF格式)

曼谷/日内瓦(2020年6月4日)——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周四发布的一份新的报告称,菲律宾采取过分强硬手段集中打击威胁国家安全行为和非法毒品,导致国内出现严重的侵犯人权行为,包括杀害与任意拘留现象,以及诋毁持不同意见者。报告称,持续的有罪不罚现象以及诉诸司法过程中的巨大障碍均亟需得到解决。

这份由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决议授权的报告指出,其中记录的许多人权关切由来已久,但近年来变得更加严重。菲律宾大规模和有系统地杀害了数千名遭到指控的毒品嫌疑人,更是明确体现出这一问题。在过去五年中,许多人权维护者也遭到杀害。

报告指出:“近年来,菲律宾虽然在人权方面,特别是在经济和社会权利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但将关注国家安全威胁(无论是切实存在还是夸大的威胁)作为基础工作,导致出现严重的侵犯人权行为,而高层官员的有害言论使得这一现象进一步恶化。这种做法已经渗透到执行现有法律与政策以及采取新措施的过程之中——往往以牺牲人权、正当程序权利、法治和问责制为代价。”

自菲律宾政府于2016年开展打击非法毒品运动以来,官方数据显示至少有8663人遭到杀害,有估计称实际死亡人数是这一数字的三倍多。根据联合国人权高专办记录,2015年至2019年期间,至少有248名人权维护者、法律专业人员、记者和工会成员因其工作而遭到杀害。

报告指出,这些杀害行为,几乎不受任何惩罚,自2016年中以来,唯一一次例外是警方因在行动中杀死一名涉毒嫌疑人而获罪。联合国人权高专办采访过的目击者、家属、记者和律师都表达了对自身安全的担忧,以及对寻求正义的无力感,这一切导致产生“在菲律宾国内诉诸法律存在几乎无法逾越的实际障碍”的状况。

鉴于菲律宾国内机制迄今为止未能确保问责,报告强调指出,必须对所有严重侵犯人权和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的指控进行独立、公正和可信的调查。高级专员随时准备为在国家和国际一级追究责任所做的可信的努力提供协助。

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对与打击非法毒品运动有关的重要政策文件进行审查后发现,其中缺乏正当程序保护,令人担忧,而且使用了要求“缴械”和“中和”毒品嫌疑犯的字眼。

报告指出:“这些文字意思含糊不清、带有恶意暗示,加上最高级别的国家官员一再口头鼓励使用致命武力,警方可能受到怂恿,将这些文件当作了杀人许可。”

警方习惯于在没有搜查令的情况下对私人住户进行突查,经高专办审查的行动后现场报告显示,搜查证据可能是伪造的。高专办对2016年8月至2017年6月在大马尼拉采取的25起行动进行了审查,行动共造成45人死亡,检查后发现,“警方在不同地点、从不同受害者身上重复找到序列号相同的枪支”,这表明一些受害者被杀时并没有携带武器。逮捕毒品犯罪嫌疑人也进一步使菲律宾的监狱拥挤率高达534%,成为全球监狱最拥挤的国家之一。

报告指出,虽然菲律宾长期以来一直有着倡导和践行人权的牢固传统,有6万多个注册非政府组织,但近20年来,人权维护者一直受到口头和肢体攻击、威胁与法律骚扰。报告指出,对持异议者的诋毁和对被认为是批评人士的攻击“正以非常难以逆转的方式日益制度化和正常化。”

“红色标签”现象,即给个人或团体(包括人权维护者和非政府组织)贴上共产主义者或恐怖分子的标签,对民间社会和表达自由构成了严重威胁。报告指出在某些情况下那些被贴上红色标签的人如何因此被杀害。还有一些人告诉联合国人权高专办,他们在私信或社交媒体上收到了死亡威胁或与性有关的评论。

报告表示:“倡导人权经常被等同于叛乱,重点被转移到诋毁宣传人员,而不是检查信息的实质内容。这混淆了辩论、分歧以及挑战国家体制与政策的界限。”

菲律宾政府最高层发表的有害言论使其国内记录在案的侵犯人权行为更加严重,报告将之形容为“无处不在且破坏性极强”。这种言论的范围包括从贬低女性人权维护者的评论,到煽动对民间社会活动者、记者、使用和贩卖毒品者以及土著人民实施极端暴力。报告称,使用此类“煽动性”语言“可能构成违反《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六条中禁止任意剥夺生命的规定。”

在报告中,联合国人权高专办还详述了表达自由持续受到的威胁,对政府提出批评的记者和高级别政治家受到法律指控与起诉,以及关停媒体的行动。

报告还对主要的国家安全法律与政策及其对人权的影响进行了考量,特别是对棉兰老岛南部以及尼格罗斯岛进行了考量,这两个地区通过实施紧急措施而加强了军事化管理。这种军事化——加上武装团体长期存在,以及强大的士绅阶层和大型商业项目带来的压力,对业已处境艰难的土著和农业社群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影响。

报告指出,反叛乱政策导致出现类似“具有打击非法毒品运动特征的模式,最重要的是该模式进行有罪推定并缺乏正当程序或有效监督——这一次是打击涉嫌支持(菲律宾共产党及其新人民军)的人士”,人们对此有所担忧。

报告还记录了非国家行为方践踏人权行为的报告,包括新人民军实施的杀害、绑架、招募儿童和勒索行为的报告。联合国将新人民军列为在武装冲突状况下犯下对儿童造成影响的严重侵犯人权行为的当事方之一。

高级专员对联合国人权高专办与菲律宾政府在编写本报告过程中的实质性参与表示欢迎。

巴切莱特表示:“菲律宾当前面临着重大挑战——结构性贫困、不平等现象、武装冲突、频繁的自然灾害,以及目前的2019冠状病毒病危机。政府必须采取基于人权的做法予以应对,并通过有意义的对话获得指导。对涉嫌侵犯人权的行为追究责任并保持充分透明,对于建立公众信任必不可少。不幸的是,根据报告记录,菲律宾对于严重侵犯人权行为存在根深蒂固的有罪不罚现象,亲人遭到杀害的受害者们被剥夺了诉诸司法的机会。他们的证词令人心碎。”

高级专员表示:“毒品使用者或贩卖者不应失去其人权。对政府政策存在异议并提出批评者,包括在国际场合提出批评者,不应被诋毁为恐怖分子同情者。土著人民不应成为国家、非国家武装团体与商业利益之间拉锯战的受害者。”

巴切莱特表示,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准备以建设性且具体的方式支持菲律宾落实本报告的建议,努力制止该国许多长期普遍存在的侵犯人权行为,预防这些行为的再次发生。

编写本报告所依据的是:893份书面材料,菲律宾政府提供的大量资料,对立法、警方报告、法庭文件、视频、照片和其他开源材料的分析,以及对受害者和目击者的访谈。本报告将在日内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下一届会议上进行讨论。

点击此处阅读报告

点击此处观看视频/辅助画面

更多信息和媒体问询,请联系:曼谷,托德·皮特曼(Todd Pitman)+66 63 216 9080 / todd.pitman@un.org

日内瓦,鲁珀特·科尔维尔(Rupert Colville)+41 22 917 9767 / rcolville@ohchr.org,或莉兹·斯罗塞尔(Liz Throssell)+41 22 917 9296 / ethrossell@ohchr.org,或杰里米·劳伦斯(Jeremy Laurence)+41 22 917 9383 / jlaurence@ohchr.org,或玛塔·乌尔塔多(Marta Hurtado)+41 22 917 9466 / mhurtado@ohchr.org

标记并分享-推特:@UNHumanRights 与脸书:unitednationshumanrights

返回

返回

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