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关于缅甸危机对人权的影响特别会议

返回

2021年2月12日

English

人权事务副高级专员娜达·纳西弗(Nada Al-Nashif)的讲话

人权理事会

2021年2月12日

主席女士、
诸位阁下、
各位同事:

本月初,缅甸军方夺取了政权,该国经过十年民主过渡取得了来之不易的成果,如今陷入严重倒退。

就在不到三周之前,这些成果在理事会在对缅甸的第三次定期审议中刚刚得到审查,而且在2020年11月大选的明确结果中也已得到巩固,但此次政变和宣布进入为期一年的国家紧急状态,已在事实上背离了大选结果。

昂山素季和温敏总统等缅甸民主选举产生的政治领导人,受到出于政治动机的指控并被拘留。我们的办事处对遭到羁押的350多名政治人士、国家官员以及记者、僧侣和学生等活动人士与民间社会成员进行跟踪了解。其中数人因不可信的理由而面临刑事指控。大多数人未经任何形式的正当程序处理,也未获准由律师代理、接受家人探访或与外界通信。一些人仍处于失踪状态,去向和状况不明。

高级专员和我十分钦佩示威群众的坚定信念,他们举行和平游行并参与其他活动,抗议政变和镇压。示威者来自不同族裔,还有许多青年和妇女。正是这些人代表着缅甸的未来:族裔和社区之间关系和睦,人人享有正义并平等分享国家财富。

全世界都在关注缅甸。本周发布了严厉的命令,以阻止和平集会和自由发表言论,几天以来,警方和军方不断逐步加强在各个街道的部署。2月9日与警方发生暴力冲突后,至少有一名妇女现生命垂危。军方拥护者和民族主义分子也走上街头。

我们明确表态:对和平抗议者滥用致命性或低致命性武器的行为不可接受。对缅甸民众进一步实施暴力只会加重政变的非法性质,并让政变领导人错上加错。

主席女士,

这场危机的根本原因是有罪不罚。长期以来,文职政府无力管控军队,在国家的政治经济架构中影响甚微,几十年来安全部队所犯罪行一直没有得到真正追究,以上因素共同作用,影响了缅甸的民主化程度,也真正妨碍到其发展。

20多年以来,历任高级专员和许多知名专家都向本理事会及其前身详细通报过缅甸军方实施的侵犯人权行为,包括国际法规定的一些最为严重的罪行。未能采取行动打击侵权行为助长了军方领导人的气焰,并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当前这场危机。

理事会派遣的实况调查团2018年曾明确警告:“塔玛都(缅甸国防军)是妨碍缅甸发展成为现代化民主国家的最大障碍。必须撤换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Min Aung Hlaing)和所有现任领导层,还必须进行彻底重组,将国防军彻底交由文职政府掌控。缅甸民主化过渡离不开这一点。”

如今,缅甸民众所面临的民主危机,因为大流行病造成了经济灾难而变得更加严重。2019冠状病毒病已经造成深远影响,令脆弱的卫生体系和极其有限的社会安全网不堪重负,让数百万民众陷入经济困境。军方领导层不计后果的行为,让人不禁担忧缅甸会再次遭到广泛制裁,并将威胁到多年来取得的发展成果。

我提请国际社会注意,考虑实施制裁要慎重行事,任何制裁都应针对受到可信的侵犯人权指控的具体个人。政变领导人应作为此类制裁的重点目标。至关重要的是,缅甸最脆弱的民众不应受到任何伤害;同时能够继续为抗击大流行病提供援助,为冲突地区提供人道主义支持。

我们建议理事会,强烈呼吁军事当局尊重选举结果,将权力交还文职政府,并立即释放所有遭到任意拘留的人士。他们应该即刻获得律师代理和医生治疗,撤销不实的刑事指控。必须取消对互联网和电子通信的限制,恢复媒体自由并允许通过互联网获取信息。近年来不断涌现的勇敢人权维护者、民间社会和工会运动,必须得到保护。

此外,绝不能允许缅甸军事当局造成罗兴亚人的状况进一步恶化,他们已经遭受了极端暴力伤害,几十年一直受到歧视。缅甸必须全面遵守国际法院规定的临时措施,着手真正解决若开邦和其他族裔少数群体地区的冲突根源。

遗憾地是,我们的办事处长期以来一直未获准进入缅甸,我们敦促军方立即给予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和缅甸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以全面的准入。

我要告诉缅甸人民,我们支持你们争取获得正义的权利、自由权、民主参与权、个人安全和保障权、以及和平、可持续和包容性发展权。你们的坚定信念令我们深受感动,你们中许多人来自不同族裔群体,自身也面临歧视和暴力侵害,但展现出了令人感动的团结精神。

高级专员和我都心怀希望,经过此次危机,你们能够重建一个民主基础更为稳固的国家,这样的基础能够确保所有人都拥有平等、尊严和人权,确保国家的发展能够惠及所有人。我们坚信,联合国大家庭的所有成员,无论是在实地工作的诸多团队,还是理事会和其他机构,都将继续与你们团结在一起,维护你们争取“自由缅甸”的正当愿望。

谢谢主席女士。

观看相关视频:العربية | English | Français | Español

返回

返回

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