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亚洲出版业协会2021年度卓越新闻奖

返回

2021年6月24日

English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的演讲

2021年6月24日

我很高兴能在这重要的活动中发言。

我在联合国人权办事处的一些同事,以前是亚洲区内的记者,多年来跟亚洲出版业协会有不同形式的联系。我想向大家转达他们的问候。

这个颁奖典礼理所当然地将我们的焦点集中在个别记者身上,他们的聪明才智和勇气,特别值得我们的掌声。然而,您们各位都值得嘉许-- 因为您们在过去18个月的极度动荡中,表现出适应力和复原力,也因为您们对观点、信息和言论自由这些基本权利的奉献。我还敏锐地留意到,您们之前的演讲嘉宾中,至少有两位-- 玛丽亚-雷萨 (Maria Ressa)和黎智英 -- 因行使其基本人权而要面对负面后果。

自由和独立的新闻界是使车轮不至于脱离轴心的 "关键",它使政府、机构和政策尽职尽责,不偏不倚地为人民提供和平、发展和人权。新闻界巩固着透明度和问责制这些基本的施政原则,也促进公众对决策的信任和参与。

尽管如此,在亚洲和太平洋地区,记者和新闻自由现正面对普遍而且是致命的攻击。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报告显示,自2019年1月以来,全球至少有137名记者被杀,当中三分之二以上,是在没有经历武装冲突的国家中遇害。许多人在报道示威活动,或在调查有组织犯罪、非法资金流动、贪污腐败、环境破坏,或与国家串谋等事件中被杀。

这种情况,因肇事者可以逍遥法外而长期存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估计,杀害记者的案件,十居其九,不了了之。

许多记者经常受到暴力和暴力威胁、抹黑和恶毒的网络嘲弄。对于女记者、土著人民和少数族裔、宗教或语言共同体的记者,以及男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和间性者 (LGBTI)来说,这些攻击可能尤为猖獗。在某些案件中,政府官员似乎还是同谋。但要公正地调查此类串通共谋事件,往往非常困难。

今天另外一位杰出的演讲嘉宾Rana Ayyub,就是众多忍受这种暴行的人之一。 去年,我的办事处就保护整个地区的女记者举行了研讨和培训,这是她们最紧迫的担忧之一。我们重点讨论了在巴基斯坦,社交媒体群起攻击一些批评政府政策的女记者,受害者当中包括记者和人权维护者Marvi Sirmed,她遭到极度低贬和暴力言语的攻击,包括基于性别的诽谤、亵渎的指控和死亡威胁。

对于揭露土地掠夺、滥用自然资源和腐败问题的环境记者,他们遭遇到的法律骚扰和攻击也越来越普遍,而且经常是由国家行为方所为。其中某些事件已经夺去了一些记者的生命。

尽管现在的大流行病加剧了许多挑战,但早在COVID-19之前,我们就看到许多政府,包括亚洲的政府,以国家安全、诽谤、煽动、假新闻或网络安全为由,运用定义模糊的法律来压制印刷和网络媒体的批评--包括新闻界的独立声音。在某些情况下,这些法律是殖民时代的旧法律,被重新利用。

这地区有太多的例子是关于记者、公民记者和媒体组织受到暴力威胁、法律骚扰和任意拘留--往往是在不可接受的条件下被长期拘留。

在缅甸,自2月1日以来,至少有8家独立媒体组织的执照被吊销,记者们受到骚扰、威吓、逮捕和任意拘留。截至5月27日,至少有56名记者仍被拘留,22名记者还在躲藏,当局对他们发出的逮捕令依然有效。

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新的《国家安全法》导致记者越来越多地进行自我审查,以避免触犯此法例中含糊不清的罪行。香港警方以国家安全为由,对一些独立新闻机构的办公室和财务状况进行了调查。更广泛地在中国,许多博主和记者被拘留,还有一些人受到威吓,包括因为他们对大流行病的记录。外国记者也面临着各种限制,包括被拒发签证或被拒入境,或被驱逐。

在孟加拉国,我的办事处一直在与政府接触,以审查该国的《数字安全法》,该法被用来拘留记者、活动家和其他人士,包括在COVID-19的背景下。我的办事处最近跟进了Rozina Islam的案件,她是一名记者,因为就政府应对大流行病的措施作了批评性报道,而被当局根据殖民时代的《官方保密法》逮捕。她后来被保释,我希望她的案件能够迅速解决。

在柬埔寨,当局再三地利用刑法威吓和监禁记者,而新的COVID-19法案对媒体自由施加了进一步限制。上个月发布了一份通知,禁止记者在被指定为红区、有30多万人居住的地区进行报道。 在过去的12个月里,本办公室记录了6名记者被逮捕的情况,同时至少有6家网络媒体的执照被新闻部吊销或正在被吊销。

对大流行病处理措施的独立报道,也使记者在印度受到了进一步的压力。一些邦政府甚至威胁要打击在网络上对政府的批评讨论--包括关于医疗短缺的事实性报道。

在一些国家,记者被视为从事"反国家"活动而成为攻击目标。

在菲律宾,有四名记者在2020年被杀害,我的办事处也记录了许多批评当局的所谓 "红色标签 "的案例。他们被指控与共产党和新人民军有联系,使他们面临法律骚扰、任意拘留和杀害的风险。

在越南,自1月以来,至少有6名在独立和官方媒体工作的记者,被令人怀疑的理由逮捕;另外5人被判处7至15年的监禁。

让我清楚表明:联合国坚决支持媒体自由,这对我们的宗旨至关重要。我们的宗旨是在以尊重和保护人民人权为核心的和谐社会中,建立健全的可持续发展和缔造有包容性的和平。

这场大流行病使媒体自由变得更加必要。只有通过独立的消息来源才能清楚地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包括公共卫生政策的影响。自由的媒体能有效地打击虚假信息,这些虚假信息包括蓄意造假,旨在推进政治野心或商业利益,从而加剧社会分化,破坏公众对重要机构的信任。

促进和保护意见和表达自由权特别报告员最近的报告说:"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在人权受到限制、公共信息制度不健全以及媒体质量、多样性和独立性薄弱的地方,虚假信息往往会大行其道。"

我们需要一种新的施政,使社会重新走上正轨,因为我们的目标是在大流行病之后进行更好的重建。要达到目标,我们必须提供有利的环境,让目光清晰、直言不讳、独立的记者们坚守岗位。

感谢您们所做的工作:感谢您们的勇气、您们的洞察力以及您们对每个人的人权的支持。

返回

返回

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