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投诉和紧急呼吁

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采用一系列标准来确定某一剥夺自由行为是否具有任意性(详见第26号概况介绍)。若有被指控任意拘留的案件提交至工作组,工作组则发送紧急呼吁或函请有关国家政府澄清案件并/或提请其关注案件。工作组也考虑个人投诉。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是授权中明确规定审议个人申诉的唯一的不以条约为基础的机制。这就意味着工作组的行动以世界任何地方个人请愿的权利为基础。工作组主要遵循以下程序:

I.调查个人案件

工作组的介入一般是由直接有关个人、其家属、其代表或保护人权的非政府组织、各国政府和政府间组织提交的、涉嫌任意拘留的案件的来文引起的。

工作组通过外交渠道向有关政府转交来文,并请其在60天内就有关指称的事实和适用法律及可能下令进行的任何调查的进展情况和结果向工作组提出其评论和意见。

向来文提交人转交政府提交工作组的答复,以便其做出最后评论。

根据工作组的工作方法,凡属于下列三类之一的案件均为任意剥夺自由案件:

(a)完全不可能援引任何法律根据来证明剥夺自由有理(如当一个人在刑期满后或尽管大赦法对其适用,但却仍被拘留)(第一类);

(b)剥夺自由是由于行使《世界人权宣言》第 7、13、14、18、19、20 和第 21 条所保证的权利和自由所致,就缔约国而言,则为《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 12、18、19、21、22、25、26 和第 27 条所保证的权利和自由(第二类);

(c)完全或部分不遵守《世界人权宣言》和有关缔约国所接受的相应国际文书所确立的有关公平审判的国际准则,其严重程度使剥夺自由具有任意性(第三类)。

(d)当寻求庇护者、移徙者或难民遭到长期行政拘留,且不可能获得行政或司法审议或补救时(第四类);

(e)当剥夺自由因基于出生、民族、种族或社会出身、语言、宗教、经济状况、政治或其他见解、性别、性取向、残疾或其他状况的歧视而违反国际法时,且旨在或可能导致忽视人权平等时(第五类)。

根据在这种对抗程序之下收集的资料,工作组在不公开会议上采取下列措施中的其中一项:

(a)若在案件提交工作组以后,有关人士无论由于何种原因已经获释,则案件存档;但工作组保留在逐案基础上就有关剥夺自由是否为任意剥夺自由提出意见的权利,尽管有关人员已经获释;

(b)如果工作组认为有关案件不是任意剥夺自由案件,则应提出这样的意见;

(c)如果工作组认为需要从有关政府或来文提交人处得到进一步的资料,可以暂缓审理该案,直至收到有关资料;

(d)如果工作组认为其无法取得关于该案的充分资料,可以将该案临时或永久存档;

(e)如果工作组认为,剥夺自由的任意性质已经确定,则应提出这样的意见,并向有关政府作出建议。

工作组的意见和建议转交有关政府。在这一通知三周以后,工作组的意见还转交来文提交人。

工作组的意见发表在年度报告的增编中,由工作组在其定期的报告会上提交给人权理事会。[详见经修订的工作方法(英文)]。

示范调查表: - - - 西

II.紧急呼吁

工作组为那些有充分可靠的指控证明某人被剥夺了自由、而且这种剥夺自由的延续对此人的健康甚至生命构成了严重威胁的案件制定了一种“紧急行动”程序。在其他情况下,若工作组认为有关情势需要发出此种呼吁,工作组也可诉诸紧急行动程序。在这种情况下,紧急呼吁通过外交渠道被发至缔约国,要求该国政府应采取适当措施,确保被拘留者的权利不遭到任意剥夺,使其在独立和公正的法庭接受公平的诉讼程序,确保其生命权及其肉体与心理健康。工作组强调,此种呼吁纯为人道主义性质,不以任何方式对工作组以后在必须确定有关剥夺自由是否为任意剥夺自由之时可能提出的任何意见预作判断,但工作组业已确定此种剥夺自由的任意性质的案件除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