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当代形式奴隶制问题自愿信托基金——基金的作用是什么?


当地社区的儿童,代际卖淫群体的受害者 © Bernard Henin, APNE AAP组织,印度
当地社区的儿童,代际卖淫群体的受害者
© Bernard Henin, APNE AAP组织,印度

根据大会第46/122号决议,基金的赠款应通过援助、人道主义、法律和经济救助等成熟渠道,用于因当代形式奴隶制而人权遭到严重侵害的个人。

董事会制定了如下做法与指导原则:

  • 符合项目赠款条件的当代形式奴隶制涉及如下做法,例如:传统奴隶制、农奴制、强迫劳动、债役、最恶劣形式的童工(包括在武装冲突中招募儿童)、强迫婚姻或早婚、买卖妻子、过继寡妇、贩运人口、性奴役、买卖儿童。
  • 关注其他违反人权行为(主要特征包括占有、控制和暴力胁迫)、且相关国际标准正在制定之中的项目,也可符合项目赠款要求,但受理的优先级通常较低。
  • 一般而言,仅允许通过非政府组织的申请。
  • 赠款的优先分配对象是:为当代形式奴隶制受害者提供医疗、心理、社会、法律、人道主义、教育或其他形式直接援助的项目。
  • 项目的受赠者必须是当代形式奴隶制的受害者或其家人。
  • 鼓励提交申请的组织将能力建设活动融入其申请内容,这可以包括人权和项目管理培训。
  • 每个组织最高可以向基金申请15000美元/每人的赠款,除非董事会在特殊情况之下同意赠款超出限额。作为一般性规定,项目不能仅由基金赠款支持。向基金申请的数额一般不应超过项目所提交预算的三分之二。
  • 为使预算具备可操作性,预算应基于当地实际成本和薪资。申请基金资助的预算内支出项目应重点为当代形式奴隶制的受害者提供直接援助。行政成本一般不应超过总预算的13%。
  • 若某组织未能准时提供关于之前基金赠款的情况说明和财务报告,董事会将不会考虑它的申请。
  • 申请必须以英文、法文或西班牙文提交。申请者应对基金申请表提出的所有条件予以回应,并遵循基金的指导原则。
  • 申请的基金赠款时长最多可达12个月。

援助类别

充分而完全地恢复奴隶的名誉是漫长的征途,解放奴隶只是第一步。重建受害者的生活意味着赋予他们权力,帮助他们发现自己的能力,在他们开始新生活前加强、促进其恢复力。协助受害者开始自由生活的程序包括:提供保护性的环境;协助受害者克服精神创伤;提供各种服务(包括住房、健康保健)以减轻许多受害者遭到排挤和污名的感受;为受害者提供法律代理;为他们提供并/或协助其获得教育、职业培训和可持续的收入资源(例如金融援助和就业机会),从而给予他们避免再度受害的工具。

在基金支持下,各组织制定了突破性的项目,以协助武装冲突中的童军和性奴役受害者。组织为从农场解救的债役和强迫劳动的受害者提供法律援助,为在采石场和地毯业工作的儿童提供医疗保健、食物和教育,并为强迫婚姻、家庭奴役和人口贩运的受害者提供紧急庇护所、免费热线、基本医疗保健和法律援助。

© La Colombe

另外还为受害者提供精神——社会援助,以帮助其克服精神创伤。个别化治疗可以帮助受害者逐渐重新融入社会。社会援助补充精神——社会援助,确保受害者获得基本服务,包括住房、医疗保健、教育、语言课程和职业培训。

Insan Dost协会

医疗援助用于治疗受害者身体经受的创伤后症状。首先由专业医疗人员进行诊断,随后提供传统治疗方法以及传统恢复及辅助药物。

倡导人权

教育援助和职业培训使受害者及其子女能够重新融入社会,为他们提供避免再次受害的工具。教育援助以多种形式提供。非正规教育的目的是:弥补因奴役而无法入学者、以及因无法入学而遭奴役者的教育差距。提供正规教育的方式为:将儿童招入公立学校,支付其学费,并提供校服、餐食和文具。职业培训增加了受害者重新融入就业机制的机会。

捍卫生活和人权中心 - Carmen Bascarán de Açailandia

法律援助可以通过一系列方式提供,包括分担律师、法庭、翻译和法律诉讼的费用。基金还用于对抗有罪不罚,其中赠款用来为受害者寻求来自相关国家、区域和国际机构的补救和赔偿。

通过经济一体化服务促进弱势社群的发展 (DUTIES) 经济援助使受害者能够满足自身的基本需求,并获得其他形式的援助,例如医疗保健等。在某些情况下,常规援助用于未就业的当代形式奴隶制受害者,特别是当他们因为经受严重的身心创伤而无法工作的时候。
© 乌干达青年发展伙伴 (UYDEL) 受赠者的能力建设通过组织技术培训课程(例如人权教育和项目管理培训)等方式,旨在增强接受赠款的组织的职能。

查看基金资助的项目实例,请点击此处(英文)

^返回顶部

 

受赠者

根据大会第46/122号决议设立的基金任务,基金援助受赠者应为因当代形式奴隶制而人权受到严重侵犯的个人。基金准则中列出了项目的申请标准。

在现代背景下,被奴役者的环境对发现构成奴隶制的做法至关重要。通常伴有暴力威胁的控制和占有等要素是发现当代奴隶制的关键。被雇主没收护照的移徙工人、遭拐卖的童妓或被迫成为性奴的“慰安妇女”都有相同的特征:他们生活中的选择和掌控权落入第三方之手,不论其为个人或国家。

联合国各人权机构收到的大量证据——特别是当代形式奴役问题工作组的报告——准确描绘了目前类似奴隶制的做法,此外,信息主要来自以下特别报告员和其他来源的研究与调查结果:当代形式奴隶制包括其因果问题特别报告员;贩运人口、特别是妇女和儿童问题特别报告员;买卖儿童、儿童卖淫和儿童色情制品问题特别报告员;当代形式的种族主义、种族歧视、仇外心理和相关的不容忍现象问题特别报告员;暴力侵害妇女、其原因及后果问题特别报告员;负责儿童与武装冲突问题的秘书长特别代表;移民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世界范围内每年向联合国当代形式奴隶制问题信托基金和非政府组织提出的申请。

关于消除奴隶制及其当代形式的国际标准,请点击此处

^返回顶部

 

2011年-2012年活动

在2012年2月的第16次会议上,董事会审查并评估了超过318项赠款申请,它们来自77个国家,申请款额超过418.3万美元。

董事会为52个项目提供赠款,总额达49.7万美元,用于直接援助全世界五大地区41个国家的当代形式奴隶制的受害者及其家人。

下表对获批的52项赠款按照地理位置和所涉当代形式奴隶制的类别进行了划分:

2012年赠款(按地区)

2012年赠款(按地区)

2012年赠款(按当代形式奴隶制的类别)

2012年赠款(按当代形式奴隶制的类别)

^返回顶部

基金的监督和管理

联合国奴隶制问题基金秘书处制定了一套复杂的监督和评估方法,以确保对赠款的使用问责,与其他联合国信托基金相比十分独特。

一般而言,所有新的申请者需在向董事会提交申请之前接受访问,以便其进行审议;随后准备一份访问报告,提供关于援助类型的细节,与工作人员和受害者的会谈记录,以及关于现有的内部财务程序和管理的说明。

先前收到过赠款的组织必须在当年年末提交一份情况说明,包括受赠受害者人数以及十名接受援助的匿名受害者案例研究信息。受害者信息应按照性别、年龄、国籍、法律地位和提供的援助类别分类。

此外要求受赠者每年提供关于赠款使用的财务报告。最后,组织必须安排独立审计方进行审计。

如果秘书处在董事会年度会议之间收到信息称项目管理不当,按照基金准则,秘书处可以决定暂停赠款发放,或要求受赠组织在澄清状况前不得使用收到的赠款。

在某些情形下,若赠款的使用方式未经董事会批准,后续报告未予提交或不令人满意,或秘书处提出其他理由,秘书处或董事会可以要求组织退还赠款。

2012年,基金秘书处、董事会和联合国外地工作人员监督了受资助的项目,包括开展访问,评估以下国家34个项目的落实情况:阿塞拜疆、孟加拉国、柬埔寨、喀麦隆、哥伦比亚、科特迪瓦、刚果民主共和国、厄瓜多尔、法国、海地、爱尔兰、以色列、吉尔吉斯斯坦、黎巴嫩、利比里亚、毛里塔尼亚、墨西哥、尼泊尔、罗马尼亚、俄罗斯联邦、塞内加尔、南苏丹、瑞士、泰国、多哥、越南、乌干达和英国。

实地访问由联合国奴隶制问题信托基金秘书处的职员、董事会成员、人权高专办外勤工作人员和其他联合国工作人员负责开展。秘书处已制定了一份监督与评估手册与外勤工作人员分享,详细说明了如何开展评估。

访问结果的信息可酌情与联合国当代形式奴隶制问题信托基金资助项目的其他捐赠机构分享。

关于奴隶制问题基金

概览(首页)

一般信息

下载该基金的宣传活页:
| | 西


当代形式奴隶制面面观:


如何申请/如何向基金报告
如何向基金捐赠?
与奴隶制问题相关的文件
与奴隶制问题相关的活动
实用链接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