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的工作方法1

1. 特别报告员的工作方法以人权委员会第1985/33号决议最初规定的并经委员会后来的许多决议加以发展的职权范围为基础。他的工作范围载于国际人权宪章和载有确保不受酷刑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的权利的规定的其他联合国文书。

2. 特别报告员进行下列主要类型的活动:

(a) 向各国政府、专门机构和政府间和非政府组织索要和从它们那里接受可信和可靠的资料;
(b) 向政府发出紧急呼吁,要求澄清有关其处境,使人有理由担心属于特别报告员职权范围的待遇问题可能发生或正在发生的个人的情况;
(c) 向政府转交上面侧中提到的那类资料,表明属于特别报告员职权范围的行为可能已经先生,或者需要采取法律或行政措施防止这类行为的发生;和
(d) 经有关政府的同意到原地进行查访。

3. 特别报告员依据他收到的材料发出紧急呼吁,对某人可能受到酷刑的事实表示关注。这些关注的主要依据可能是:证人对被拘留者在拘留中的身体情况的叙述或此人被单独禁闭的事实,这是一种可能招致酷刑的情况。特别报告员在判断是否有充分理由相信存在明显的酷刑危险时,考虑到若干因素,其中任何一个都可以是充分的,尽管一般说来可有不止个因素存在。这些因素包括:(a)消息来源过去的可靠性;(b)消息本身的一致性;(c)消息与特别报告员掌握的该国其他案件的材料之间的一致性;(d)是否有来自该国的权威性酷刑行为的报告,如官方调查委员会;(e)其他国际机构的调查结果,如联合国人权机构内设立的组织;(f)国家立法的存在,如允许长时间单独监禁的立法,这种立法可起有利于施酷刑的作用;和(g)有可能直接或间接被引渡或驱逐到存在有上述一种或多种情况的某个国家或领土。

4. 紧急呼吁程序本身并不是指责性的,其基本性质和目的是预防性的。有关政府仅被要求根据国际人权标准调查问题,采取措施,保护有关人员身心健全的权利。

5. 鉴于紧急呼吁所载消息时间性极强,该呼吁直接发给有关国家的外交部或司。

6. 特别报告员酌情与联合国人权机构的其他组织联合发出紧急呼吁。

7. 特别报告员向各国政府转交他收到的有关个人案件以及酷刑做法的指控的所有可靠和可信材料的摘要。与此同时,他要求各国政府调查这些指控,向他提供有关这些指控的材料。此外,特别报告员敦促各国政府采取措施,对指控进行调查;对凡是在酷刑问题上有罪的任何人无论其级别、职务或职位如何,进行起诉和实施适当制裁;采取有效措施防止这种行为的再发生;和根据有关国际标准对受害者或 其亲属进行赔偿。

8. 特别报告员对政府的答复进行分析并将内容转发指控提交人,请他酌情提出评论。如有必要则与政府进一步进行对话。

9. 只要提请他注意,特别报告员的确酌情确认武装集团一再犯下暴力行为,包括酷刑。 然而,在转交酷刑指控时,他仅与各国政府联系,因为当局受人权国际法律保护制度的约束。

10. 特别报告员与联合国人权机制的有关组织和机构,如禁止酷刑委员会和人权委员会的其他组织、联合国酷刑受害者自愿基金董事会和预防犯罪和刑事司法委员会保持联系并酌情与它们进行协商。

11. 如果联合国针对某国设立了具体国别机制,如关于该国问题的特别报告员,他通常不谋求访问该国,除非两人都认为需要进行一次联合访问。如果是其他主题机制的职权范围也可能受到影响的国家,他谋求与这些机制进行磋商,以便与有关政府探讨是否有可能让他们联合或同时进行一次访问。同样,当禁止酷刑委员会正根据《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 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公约》第20条审议某国的情况时,特别是如果这项审议涉及到对该国进行访问或可能进行访问,特别报告员就不谋求对该国进行访问。

12. 特别报告员通常应邀请才对有关国家进行访问,但也主动与他收到的材料表明存在重大酷刑事件的国家政府联系,以便进行访问。这种访问使特别报告员更直接掌握属于他的职权范围内的案件和情况;其目的是加强特别报告员与最直接有关的当局以及与指称的受害者、其家属及其代表和有关非政府组织之间的对话。这些访问也有助于特别报告员向有关政府提出详细的建议。

13. 对于已经访问过的国家,特别报告员定期提请有关政府注意在各有关报告中提出的意见和建议,要求它们提供考虑这些意见和建议的情况以及为落实它们采取的步骤或可能阻碍其执行的限制因素的材料。

14. 特别报告员每年就他在人权委员会上届会议召开以来进行的活动向委员会提交报告。他还就具体情况发表意见并酌情提出结论和建议。


[1] 摘自E/CN.4/1997/7号文件的附件部分, 委员会在第2001/62号决议(E/CN.4/RES/2001,第30段)对其核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