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克莱尔•哈雷尔(Claire Harel)画室,Mana组织,法国
© 克莱尔•哈雷尔(Claire Harel)画室,Mana组织,法国

联合国援助酷刑受害者自愿基金——该基金的用途

联合国援助酷刑受害者基金所支持的工作的首要目的是援助酷刑受害者及其家庭成员重建生活,并为其提供直接可用的补救。基金通过向民间社会组织、受害者及其家庭成员协会、私立和公立医院、法律诊所、公益律所和律师个人等多种渠道发放赠款的方式落实这项目的。

援助形式

基金在以下领域提供直接人道主义援助

包括住院治疗在内的医疗援助,转诊至专科医生和流动医疗诊所。医疗援助包括对酷刑后遗症的治疗。在全科医生诊断之后,由骨科、神经科、理疗科、儿科、性健康科、泌尿科等专科医生进行治疗,并辅以传统治疗和补充药物。

因此,赠款可被用作医生薪金、实验室检查、诊断、救护车和运送受害者、法庭的医疗专家费、药物和手术费用等。

包括个人、夫妻、群体和家庭治疗辅导,艺术治疗(戏剧、绘画和雕塑),职业治疗,冥想/针灸和其他具有文化敏感性和适当的技术,以及为出席审判做准备的心理支持等在内的心理援助。提供心理援助有利于酷刑受害者克服其所遭受的心理创伤。而基于临床、精神分析、行为或其他疗法的个人治疗则旨在协助受害者逐步重新融入社会。精神治疗可与药物相结合以减轻生理和心理症状。

因此,应将赠款用于支付精神病学家、心理学家和其他类型的精神卫生专业人员薪金,药费,转诊费,口译费,撰写和提交给法院的专家报告费。

社会援助包括职业培训和根据需要和脆弱性提供衣食住行等基本需求方面的物质援助。各组织需建立提供社会援助和有效监督程序的透明机制。

社会援助通过提供各种能减少很多受害者体会到的被边缘化感觉的服务为以上各种形式的援助作补充。由于酷刑幸存者群体中具有身体和/或精神残疾的人数不成比例,社会援助可确保受害者获得包括住房、医疗、教育、语言班和就业培训在内的最低基本服务。

应以多种方式提供法律援助。对寻求庇护的酷刑受害者而言,法律援助对准备和跟进东道国中申请庇护的情况十分关键。基金还有助于打击有罪不罚现象。赠款可用于通过主管国家、地区和国际机构寻求补救和赔偿。

获得基金资助的法律援助尤其包括:

  • 酷刑案件的诉讼、针对犯罪嫌疑人立案投诉以寻求起诉和/或取得赔偿,包括对酷刑受害者的赔偿;
  • 在对涉及酷刑受害者的刑事案件中为其辩护(例如在与酷刑相关的供认导致自证其罪);
  • 有关医疗、社会、经济和家庭问题的法律援助和咨询。例如家庭团聚申请,获得住房,获得医疗或社会利益,获取工作和拘留许可;
  • 对属于寻求庇护者或国内流离失所者的酷刑受害者提供庇护和/或不驱回程序方面的法律援助;
  • 对被强迫或非自愿失踪者家庭成员的法律援助(人身保护令的案件,获得遗体或要求尸检,记录失踪,诉讼获得死亡证明以解决继承问题。)
  • 以及转介到无偿律师等间接法律援助;
  • 记录酷刑以便将来起诉肇事者。

因此,赠款还可以用于缴纳律师费,律师、受害者和专家交通费,法医和弹道专家费,口译费,文件打印费,额外调查费,法院和法律费用以及探监费用。

财政援助能够满足受害者的基本需求并获得医疗保健等其他形式的援助。在某些情况下还可对失业受害者提供名义援助,当他们因为酷刑造成的严重生理和心理后果而无法工作时尤应如此。财政援助还可用于冲抵其子女的教育费用。

查看受资助的项目例子(英文)

^返回页首

受益者

其受理性导则规定,联合国援助酷刑受害者自愿基金应根据1975年通过的《保护人人不受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宣言(禁止酷刑宣言)》第一条规定为惠及酷刑受害者(或其直系亲属)的组织提供资金。

自从联合国大会通过第36/151号决议以来,国际社会进一步阐释了酷刑的具体定义,包括在1984年的禁止酷刑公约中。在考虑援助请求时,董事会认识到国际法的动态特性,并在事实上接受有利于受害者的对酷刑的更广泛解读,其中包括人权事务委员会、儿童权利委员会和任何主管国际机构所应用的解读。

欲了解更多信息,请参考文件“在实践和国际机构判例中对酷刑的解读(英文)

^返回页首

2011年至2012年的活动

董事会会在2012年2月召开的第三十五届会议上审查并评估了超过309份赠款申请,总金额超过1900万美元。

董事会为其中245个项目发放赠款,直接援助酷刑受害者及其家人的活动以及为援助受害者的专业人士参与培训和组织研讨会提供资金共计700万美元。相比之下,董事会在2011年发放了共计1130万美元的280份赠款,2011年支持了316个项目,共计1050万美元。

董事会2012年发放的赠款直接援助了非洲、美洲、亚洲和欧洲等70多个国家的酷刑受害者。赠款还在国际和国内法庭上支持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案件,世界各地成千上万的受害者正获得持续援助。

获得支持组织的地域代表性

2005年,绝大多数的赠款被分配给位于西欧和北美(63.1%)的项目,而位于非洲的项目获得的赠款总数最低(7.4%)。

这些数字部分反映出世界上许多酷刑受害者在抵达感到安全和可以寻求帮助的庇护国之前并不会寻求援助。这还反映出西欧和北美之外的赠款申请较少的事实。

2012年,大多数赠款仍发放给位于西欧和北美的项目(42%),其次是非洲(16%),亚洲、拉丁美洲和东欧赠款发放比例最低(均为14%)。

然而,正如上述数据显示,由于董事会试图平衡为受害者来源国、过境国和庇护国提供援助的比例,西欧和其他国家集团地区赠款发放率已从2005年的63.1%降低到2012年的42%。

^返回页首

2012年各地区发放赠款的情况

应急基金

在常规赠款周期外,各组织可就已获得基金支持的项目要求紧急援助。这些请求将由董事会二至三名成员审议。在特殊情况下,酷刑受害者可在国内没有相关项目的情况下申请应急基金。这些应用应辅之以能证明受害者正遭受酷刑后遗症伤害的医疗和其他支持文件。并应在可能时纳入有关酷刑发生背景、施刑者身份、遭受的酷刑种类及其后遗症、需要援助的种类以及大致援助费用。如果需要医疗援助,还应提交一份包含受害者应酷刑所受伤害的程度、受害者的医疗需求和预估治疗费用等信息的详细医疗报告。

例如,2011年的紧急援助被发放给位于萨尔瓦多、吉尔吉斯斯坦和墨西哥的项目,而往年的应急程序则用于援助刚果民主共和国、几内亚、洪都拉斯、肯尼亚、俄罗斯联邦和塞内加尔的受害者。

基金的监督和管理

联合国援助酷刑受害者自愿基金秘书处还制订了复杂的监督和评估方法,以确保赠款使用过程中的问责问题,这在联合国自愿基金中十分普遍。

一般来说,秘书处会在将任何申请呈交董事会审议前对所有新申请者进行查访。随后将撰写一份任务报告,具体列出需提供的援助种类,工作人员和受害者会议记录和对现有内部财政程序和管理情况的描述。

收到赠款的组织必须在年底提交一份叙述报告,其中列出有关接受援助的受害者数量的信息,以及十个受到援助的匿名受害者案例研究。受害者信息应按照性别、年龄、国际、法律状态和援助种类提供。这些研究旨在帮助董事会和秘书处了解组织提供的援助类型。

受资助者每年还应提供有关赠款使用情况的财政报告。最后,各组织必须安排独立审计员进行审计。

如果秘书处在董事会年度会议之间收到信息表明某项目经营不善,基金导则规定秘书处可以决定暂缓支付赠款或要求受资助的组织在说明情况前不能使用赠款。

在某些情况下,若赠款被用于董事会未批准的方面,受资助方尚未提交后续报告或报告不令人满意,或者秘书处指出的其他原因,董事会秘书处可能会要求某组织退还款项。

如果情况允许,所有受资助者都会在首次赠款发放后一年受到后续察访,之后每三至五年一次。2002年以来,基金已开展了800多次实地察访。仅在过去两年中,基金秘书处、董事会和监督受资助项目的联合国实地工作人员已对位于阿尔巴尼亚、孟加拉国、比利时、布隆迪、加拿大、喀麦隆、格鲁比亚、刚果民主共和国、厄瓜多尔、埃及、德国、匈牙利、印度、意大利、肯尼亚、韩国、墨西哥、尼泊尔、巴基斯坦、巴拉圭、卢旺达、塞内加尔、南非、斯里兰卡、坦桑尼亚、土耳其、英国、美国和津巴布韦等24国的项目落实情况进行了评估访问。

如有需要,基金还将与联合国内部监督事务厅共同进行特别审计。过去两年中在孟加拉国、黎巴嫩和墨西哥开展了六次这种特别审计。

实地访问由联合国酷刑基金会秘书处工作人员、董事会成员、人权高专办外地办事处工作人员和联合国工作人员共同开展,秘书处已编写了一份载有如何开展评估的细节的监督和评估手册并分享给实地同事。

有关访问结果的信息可酌情分享给与基金共同资助项目的其他机构捐助方,即欧盟委员会,美国国际开发署,橡树基金会,难民安置办公室,芬兰人权非政府组织基金会,国家基金和其他捐助方。此外,基金董事会通常每年二月与其他机构捐助方会面一次,以分享最佳做法和学到的经验,并讨论优先事宜和共同关注的问题。

秘书处还与人权高专办南部非洲地区办事处一道,对安哥拉和莫桑比克等几个葡语非洲国家进行了首次外联访问。

得益于高效的财政资源和人力资源管理,并利用联合国庞大的实地办事处,基金得以将监督和评估费用控制在每年可用资金的2%以下。

^返回页首

有关酷刑基金的信息

概览

一般信息

下载基金宣传活页:英文 | 法文 | 西班牙文

如何申请/如何向基金提交报告
如何向基金提供捐助
酷刑相关的文件
过去与酷刑相关的事件
实用链接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