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健康和生殖健康和权利

妇女的性健康和生殖健康关乎多种人权,包括生命权、免受酷刑权、健康权、隐私权、教育权和禁止歧视权。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委员会和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都明确指出,妇女的健康权包括她们的性健康和生殖健康。这意味着,各国有义务尊重、保护和落实关于妇女性健康和生殖健康的权利。联合国人人有权享有最佳身心健康问题特别报告员认为,妇女有权享有符合下列条件的生殖健康护理服务、物品和设施:(a)数量充足的;(b)实际上和经济上可以利用的;(c)可以不受歧视地获得的;(d)高质量的(见报告A/61/338)。

尽管有这些义务,侵犯妇女性健康和生殖健康的现象依然频繁。这会以许多形式出现,包括:不提供只有女性需要的服务,或服务质量低下,让妇女在第三方授权后才能获得服务,在未经女性同意的情况下执行有关妇女性健康和生殖健康的程序,包括强制节育、强迫贞操检查和强迫流产。当妇女遭受切割女性生殖器官和早婚行为时,她们的性健康和生殖健康也受到了威胁。

侵犯妇女的性健康和生殖健康的现象通常源自根深蒂固的妇女性问题社会价值观。有关妇女在家庭中角色的父权观念意味着,妇女往往会基于其生殖能力接受价值评估。早婚和怀孕或短时间内反复怀孕往往是为了生育男性后代,因为存在男重女轻的观念,这损害了妇女健康,有时会造成致命后果。妇女往往要为不孕不育背负责任,受到排斥,并由此遭到各种人权侵犯。

《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第16条)保障妇女拥有平等权利,以“自由负责地决定子女人数和生育间隔,并有机会获得使她们能够行使这种权利的知识、教育和方法”。《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第10条)还具体指明,妇女的教育权包括“有接受特殊教育性辅导的机会,以保障家庭健康和幸福,包括关于计划生育的知识和辅导在内”。

《北京行动纲要》申明,“妇女人权包括她们掌控和自由负责地决定关于其性问题的事务,包括性健康和生殖健康,并且不受胁迫、歧视和暴力”。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的第24号一般性建议提出,各国应优先应对“通过计划生育和性教育预防意外怀孕”问题。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委员会第14号一般性意见解释称,提供母婴健康服务相当于一项核心义务,不得在任何情况下减损,而各国有义务采取主动、具体而有针对性的措施,旨在落实怀孕和生产背景下的健康权。

专题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