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她们的身份和她们的工作而受到攻击


有太多的女性人权维护者仅仅是因为她们的身份和她们的工作而成为攻击目标,被跟踪、骚扰,甚至被杀害。

人权维护者处境问题特别报告员米歇尔·福斯特向人权理事会成员表示:“在当前的政治气候中,人权遭到了强烈抨击。女性维权者往往是第一个受攻击的人。” “正如女性人权维护者自身察觉到的,她们因为其身份和工作而受到攻击。”

福斯特是在向日内瓦人权理事会阐释《女性人权维护者的处境》主题报告时发表的这一声明。该报告认识到女性人权维护者面临的特殊挑战,并就如何更好地承认、保护和支持她们提出了若干建议。

阻力的上升

福斯特表示,抵制女性人权维护者工作的现象有所增加。他在发言中提到一些知名政治领导人带有厌恶女性、性别歧视和仇视同性恋性质的言论的增多,以及暴力侵害妇女和侵害性少数人士现象的正常化。

福斯特说:“针对女性维权者的攻击的原因很复杂。” “她们被视为挑战社会中家庭和性别角色的传统观念。这可能会引起国家行为者以及公众、媒体和其他非国家行为者的敌意。但是,对他们的羞辱也来自她们自己的社区、社区领袖、家庭、邻里和信仰团体。”

女性人权维护者面临多重风险

福斯特表示,女性人权维护者所面临的风险也在增加。该报告概述了一系列风险,包括边缘化和系统性排斥、公众羞辱、攻击名誉、人身攻击、性侵犯、酷刑和杀害。

报告指出,针对女性人权维护者的在线骚扰、暴力和袭击事件也在增加。这些攻击包括性暴力、辱骂和“人肉搜索”(一种将他人的私人信息在线共享的做法)。来自印度的独立记者兼作家Rana Ayyub因有人故意在社交媒体帖子中被错误引用她的话而受到在线仇恨活动的影响。Ayyub的工作包括调查公职人员涉嫌犯下的罪行。有些人发出让她被强奸、谋杀和非人化的信息。

在接受联合国人权高专办采访时,她呼吁社交媒体平台以及各国政府对网络巨魔的行为承担更多责任。

她说:“这不单是网骂或是凌辱的问题,这是一种谣言文化问题。正是这种文化导致了我们遭受凌辱。”

优先建议

福斯特在报告中提出了若干建议,鼓励各国为女性人权维护者采取更有力的行动。其中包括:对所有侵犯女性人权维护者权利的国家和非国家行为者采取公开反对的立场;通过法律优先在网络空间保护女性人权维护者的隐私权;并将其部分预算用于加强妇女对人权活动的参与。

福斯特说:“该报告中的调查结果是自我任职开始以来与世界各地女性维护者进行广泛讨论和磋商的结果。” “毫无疑问,女性维护者的经历是多种多样的。”

通过#Istandwithher宣传运动了解更多有关女性人权维护者的信息。

2019年3月11日